紐約公爵書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思淵堂語 -

和葛文潮先生認識蠻久了,得於各種因緣。主要者,是他開辦「七堂」,主事高雅茶道、花道,並撫琴吹簫。看過他寫的日本記事,我曾說:他日作一集,頗為可觀。不料突然之間,他就出了一本書,在一個下午送了來。打開,扉頁上用古雅的書法寫了「曄哥雅正」,透出的氣氛,初看是頑皮,其實是親近。文潮小我幾歲,屬於一個時代的人,文革前幾年出生,言語背後的奧妙,可以意會;同為上海人,更添了熟悉度。實際上記不清如何認識他的了,也許是古琴社到圖書館演出,也許是微信朋友結識後,一同在海風詩社,吟詩酬唱。那天,「七堂」正式開張,請我去喝茶、聽琴。七堂租了華埠東百老匯一間 樓上小室,樓下乃肉舖。遂對文潮說:「你是在實踐大雅隱於大俗」。我倆在堂上合影,大家看了大笑。原來文潮是敦實的矮個子,穿一件中式長衫,我則相對高瘦。兩人極像了說相聲的。在這樣的氛圍中,看展出的雕塑、聽琴簫、飲茶做詩,自是一件雅事,並聽不見曼哈頓市聲的。文潮向名家劉麗學古琴、吹簫,老師是陳濤。一次文友聚會後,他說起了家史,我才略為知道,他外公是一個民國時期的軍官,逃過數次運動,文革中終於「被揪了出來」,死於非命;父親是中學老師,母親工程師,閤家低著頭繼續過小民生活。而他本人,留學日本,讀的是經濟管 理。曾有朋友問,文潮是以七堂雅集謀生的嗎?實際上他的營生並不小,是做實業的。以彈古琴能過日子,那紐約就是桃花源了。在這本名為「大愛無痕」的書中,文潮收集的隨筆,大約寫於2006年到2011年間,一些見於博客(網名紐約公爵),少量發表在報刊,大部分是首次面世。大致而言,有中國回憶、東瀛痕跡,以及美國歲月。從書中,我了解到作者的經歷之豐富,遠遠超過平時的閒聊所得。認識文潮的朋友,對於他開朗的性格,由充滿精力的體內迸發的笑容,行走虎虎生風,皆有深刻印象。而談到嚴肅的話題,思考已久的問題,文潮是很認真的,不僅表現 在瞪大雙眼,也在滔滔不絕:他於日本留學時就是一個學生領袖,出色地顯示了組織才能。他的文字有嚴肅的批評,更不乏輕鬆詼諧的記事,似乎很見出他人格、性格的。「大愛無痕」封面設計暗紅色,大氣而沉靜,底部的圖案,中國古山水向右延伸出和風的巨浪,再變為紐約天際線。這是七堂唄寧的設計;名家張宗子作序,論古說今,錦上添花。於我,最感興趣的篇章,是文潮筆下的日本:他是一個東洋風俗通,觀察都是生活出來的,非蜻蜓點水的遊客之淺論可比。短文不能盡引,有興趣按圖索驥的讀者自能體會。若有「批評性意見」,書名流於一般而脫節了,實有負文潮的文字。倘若再版,名之曰「紐約公爵書」,如何?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