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湘潭最後一傑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人物 - 林東

早幾天才執筆悼吳兆南大師,我說今年隕落的影劇圈好友很多,希望那是今年最後一篇。誰知道,又一位相知相交超過半個世紀的良師益友—中美影藝界名人黎錦揚大師於11月8日在洛杉磯寓所安詳去世。北美洛杉磯華文作家協會會長彭南林博士說,他本來想寫一篇悼文,因黎錦揚是北美洛杉機華文作家協會的顧問,因此他授命我寫一篇向黎大師致敬。說起我與黎錦揚相識,要回溯到1961年,我剛和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簽約,有一天邵氏大員何冠昌打電話給我,說派給我一個任務,要我和著名影星于倩一起去接待好萊塢來的一位貴賓,華裔作家黎錦揚。他的歌舞劇《花鼓歌》在紐約百老匯和倫敦舞台演得很火,經好萊塢改編拍成電影,舉世聞名。要我去接待這樣一位重量級人物,我當然受寵若驚。當我見到黎錦揚本人,發覺是一位文質彬彬,溫文爾雅,具學者風範,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紳士。我問他想看香港什麼地方,他說最想是去羅湖邊境,遙望神州大陸。在60年代初,中美還沒有建交,持美國護照的美籍人士進中國比較麻煩。於是第一時間,帶他去香港的邊界羅湖,站在山坡上,遙望深圳,那時深圳還沒開發,一片荒涼。黎錦揚去國多年,心懷故國,思念親人。如今來到香港,咫尺天涯 ,近鄉情怯,卻無法回去,萬般無奈,感慨萬千。他佇立山頭良久,一言不發,凝望著神州大陸。為了緩和一下黎錦揚的思鄉情緒,我們帶他去夜總會消遣,五、六十年代是香港夜總會最篷勃的時候,有高水準的歌舞表演,有大樂隊伴舞。黎錦揚很喜歡跳舞,那時候他才40多歲,精力充沛,剛好于倩也是舞林高手,一起玩得很痛快。後來我離開邵氏,來美留學,就此定居美國,我們一直有往來。我家有面積頗大的舞池,他是我家常客,即使是到了90高齡,還是照樣翩翩起舞,意興盎然。黎錦揚常和我聊起他的幾位兄長,我也樂於聆聽。眾所周知,黎氏昆仲合稱為「黎氏八傑」,也有稱之謂「湘潭八駿」。因為我曾有一隻腳跨進過影劇界,所以最有興趣的是他二位與影劇界有關係的著名兄長。二哥黎錦暉被譽為「中國流行曲之父」,他在30年代創辦明月歌舞團,培養出好幾位日後紅遍中國的大明星,如周璇、王人美、黎莉莉等。他作曲的《桃花江》紅遍了中港台數十年,至今還有許多歌星傳唱。七哥黎錦光是著名的作曲家,他的《夜來香》不只是在中國家喻戶曉,在國際上也很知名。有一次我和幾個朋友在法國去夜總會,樂隊看一群中國人走進來,立即奏起《夜來香》,令我們既驚訝,又感動。他的七嫂白虹是著名的歌星和電 影明星,她的《郎如春日風》、《蘇州夜曲》、《人生何處不相逢》、《醉人的口紅》等名曲傳唱數十年,曾與周璇在上海灘分庭抗禮。白虹也拍過許多部電影。黎老年紀大了,跌過幾次跤,後來搬去與女兒同住。我們去看望他時,不敢帶他出去太遠的地方,怕他跌跤,只能去他家附近的餐廳吃飯。他喜歡吃炸雞,每次都是叫同樣的餐點。後來也不敢帶他出去吃,於是買了外賣帶上門,他的胃口倒是很不錯。他100歲時,我們幾個好朋友準備為他擺大壽宴,誰知他忽然身體不舒服,只好臨時取消,實乃遺憾。黎老的記憶力特別好,他對人名和過去的事都記得住,連50多年前 我陪他在香港羅湖遙望神州,他仍然記得,還不時跟我提起。他最後的一部音樂劇《中國姑娘》裡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我女兒林樂怡作曲,每次見到黎老,總問起我女兒。他晚年有三個願望,他希望能將《中國姑娘》搬上百老匯舞台演出,同時也將它和《花鼓歌》搬到中國表演,可惜一直找不到投資者。另一個心願是想去雲南看看,因為在抗戰時期,他就讀的西南聯大就在雲南。後來當地的土著人士幫他逃離雲南,他才有機會來美國,改寫了他一生的命運。他很想回去看看這個第二故鄉,可惜一直未能如願。黎老,您的其他的兩個心願,希望能找到投資者,幫您完成這兩個心願,願您安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