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娛樂 -

年輕的時候,大家都稱呼周迅為「精靈」。直到現在,每年元宵節,《大明宮詞》裡太平公主初見薛紹的動圖還是會在朋友圈、微博這樣的社交媒體上刷屏。但今年,周迅再次高頻地出現在大家眼前時,觀眾和粉絲們都能感覺到,她和從前那個精靈有些不一樣了。閃爍的大眼睛裡仍然好像隨時都能流出眼淚,但不管是「如懿」還是「之華」,周迅的演繹都明顯是隱忍而細膩的。 現在的周迅坦然地談起死亡和衰老,並且絲毫不認為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她也毫不避諱地說,到現在也沒有完全克服關於衰老的焦慮,「不可能說像翻身一樣,一下子我就什麼痛苦都沒有了。」對於這個世界,年過40歲的周迅仍然有許多不能理解的部分,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有的觀眾總是不聽她的解釋,也不能理解人們為什麼執著於用「少女感」這樣的詞來形容自己。曾有人形容周迅說「她有一張未婚妻的臉」,是從周迅的臉上,永遠能看到對於未來的期望和困惑,等著她去征服。

鳳凰網娛樂(以下簡稱為問) :談到衰老,妳是怎麼想的?周迅(以下簡稱為答):前陣

子,因為網上對我的衰老的討論,我就哭了,我坐那兒仔細地想,我為什麼會那麼難過?第一層是因為我是女演員,還有一層是我作為一個人,我第一次面對衰老,我不熟悉這個狀態。靜下來想一下,我無形當中受到了一些框架的約束。

問:這種焦慮現在過去了嗎?答:不可能完全過去了。但是 問:談到衰老、死亡

的話題比較沉重。不過我覺得妳這幾年,雖然也有衰老,但是臉上的那種少女的那種情態一點都沒有減少。

答:我首先糾

正一下,這件事情不沉重,這是一個事實。我也很納悶,為什麼一定要給我扣個少女感。可能我在演《大明宮詞》、《像雲像霧又像風》的時候,大家印象都非常深刻。所以大家也希望,不管是我 我能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就說明我想清楚了。

問:我覺得像妳這樣非常闊達

地去看待一件事情,其實反而就會更容易。

答:我覺得這都是一個過程,

有一天我也會爬滿皺紋,等到60、70歲時候,我希望我能活到那天,還有機會去感受這種感覺。 還是你們自己,都想要在那個時間段。可是,我覺得少女感不止是在這個年齡的,而是看你自己的心裡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態。

問:妳有沒有發現現在中國的

女演員,要麼是青春美少女的那種類型,要麼就突然變成婆婆那個年紀了?答:定義少女感是不是只在18到21歲?還是你可以定義到婆婆的年紀?這是一個定義的問題。30多歲、40多歲,像雯麗姐(蔣雯麗)也都在演,只是她不是在流量的市場,大家都覺得好像看不到。當然也有在我這個年紀去刷流量的,這也是很正常的。很多演員可能只是參加的活動少了、曝光率少了,大家就覺得你沒戲拍了,但是其實大家都在拍。可能是你只看到這一部分,沒有看到另一部分。

現在的周迅,能坦然地談起死亡和衰老。 (取材自微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