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陷入生育恐慌怎么办?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健康咨询 Health Consultation - ■ 文 刘长柏

咨询者自述:

我与徐敏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走向社会后,我选择了竞争激烈的外企,在长沙一家电器集团担任渠道拓展,渠道拓展是企业的关键部门所在,职业机会很好, 而徐敏留在了学校任教。婚后,我们同处在一座城市,每天下班或周末,我们和所有的恩爱夫妻一样,过得温馨甜蜜。

然而好景不长,出身农村,受传统观念影响的父母在我结婚后,就早早盼着抱孙子了,催问什么时候要孩子的电话几乎是每周一个。一开始,有极强事业心的我还找着不同的借口推诿,渐渐地,在父母 越来越严厉的口吻中我就顶不住了。就在我和徐敏商量着打算要个孩子时,自己却来了“官运”——公司打算提拔我并送我去加拿大总部进修。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几番衡量后,事业心特别强的我只得忍痛婉拒了父母和妻子的要求远赴加拿大。

一年后回国,我被赋予区域经理的重任。随后几年,我一直在南方各地的分部奔波忙碌,整个身心全扑在工作上的我,事业上渐渐做得越来越好。因为事业的牵绊,加上长期的分居,我和徐敏的见面和交流就越来越少,每次电话里,不再是以往那种情意绵绵,两情相悦, 转而变成了徐敏喋喋不休地开始做我的思想工作。其实,为了弥补日渐生疏的感情,几年来,我一直挣扎在要事业还是要孩子的艰难抉择当中。

两年过去了,我终于争取到了重回长沙分公司做总经理的机会。工作上尽管得心应手,但我仍然感觉到自己的本科文凭根本压不住激烈的职场竞争,于是,读MBA 的想法又摆上了日程。这时,徐敏趁机对我说,我们正好利用你读书这一两年时间来完成抚养孩子“大业”。我觉得这种一举两得的方法可取,而且想到这几年自己在外奔波,留下徐敏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家也不

像个家,就欣然同意了。我们约定,一等徐敏传来好消息,自己就辞职读书。

然而,第一年,由于各种原因,徐敏却没有如愿怀孕。我心里暗暗发急了,如果再不怀孕,等到失去年龄优势势必会影响自己的二次就业,因为一年半载的“脱轨”完全可导致职业链衔接不顺畅,这是一贯争强好胜的我绝不想面对的状况。

于是,那段时间,盼望怀孕的焦虑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得我们俩喘不过气来,反反复复又繁琐细致的怀孕测试,徐敏做得细致又有条不紊,可那计算好最佳怀孕时间才能亲密接触,每天处在迎来送往的诱惑中,却要时刻回绝别人禁烟禁酒的琐碎搞得我快疯了,精神状态一变,人也变得睡不好,吃不下。

一天,徐敏又很忧虑地问我说,自己是不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呀?一听这话,我又赶忙请假,一起去医院做检查,面对双方的体检报告上的一切正常,迷惘、灰心、绝望再一次萦绕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我甚至想,就是妻子如愿生了孩子,刚服侍她坐完月子,自己又得去积极奔赴“战场”,留下独守空房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小孩要照顾,那不又要徐敏牺牲许多时间,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点?更严重的是,由于内心对抚养孩子的恐慌,我开始变得烦忧起来,以前温馨的两个人在一起常因为我各种形式的拒绝,令徐敏“性”趣大减。于是,心灵间内在的不协调表现在外就成了两个人不休不止的争吵,每次激烈的争吵过后,我的负疚感就更会加重,人也越发显得寂寞又无奈。

那天,我去客户公司找老熟人马宁商量订单的事,没想到却被告知马宁因为要照顾怀孕的妻子而离职了。晚上,朋友们聚会时聊起这事,我叹息道:“马宁是个很有职场潜力的人,没想到因为这而失去了一份很有发展前景的工作。”我的叹息引来了众人的议论纷纷:“我们公司的张勇也是为这个不得不做了全职丈夫。”“是呀,到了这种年龄没有个一男半女,免不了老婆父母会给你脸色。事业孩子难两全呀。”在大家的七嘴八舌中,本来打定主意要个孩子的我,心里一下子成了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我想来想去,还是等事业稳固了 再要孩子吧,这样也能给孩子一个良好的环境。但当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徐敏时,她还是很生气:“李超,什么事我都可以依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面对愤然的妻子,想想父母的殷切期望,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惘之中:孩子和事业,竟上演了自己现实中的“鱼和熊掌”之争。我是该不放弃做父亲的契机,还是继续努力工作?想起以前每天都有停不下来的感觉,每丢掉一个小小的挣钱机会都会有犯罪感,那种日子忙碌却充实。现在却变得婆婆妈妈优柔寡断起来,更让自己害怕的是,成天为生不生孩子的事困扰着,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不思进取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