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极简中国史(节选)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精品文苑 Classic Literature - 文 阿尔伯特·克雷格

青铜时代早期:商朝

中国传统史料记载了三个上古王朝:

公元前 2205—前 1766 年,夏公元前 1766—前 1050 年,商公元前 1050—前 256 年,周直到 20世纪早期,现代历史学家都认为其中前两个王朝的存在仅仅是传说。20 世纪 20 年代,在今天安阳附近“殷墟”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一座古城遗址,这座古城有城墙,是商代晚期的一座都城。此后又有其他商代城市遗址被陆续发现。古城遗址中包括商王庭卜筮部门的档案(商王朝负责档案典籍管理的官员称为“作册”),其中出土了大量刻有中国古文字的“甲骨”。甲骨上记载的诸王名字与传统史料所载基本吻合。商王朝实际存在的证据令历史学家相信夏王朝很可能也存在,或许夏是存在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个王国或部落联盟,其文化属于红陶文化。有学者提出假设,认为位于黄河南岸的二里头可能就是夏王朝的都城所在地。也许夏王朝时就已产生了黑陶 工艺、青铜工艺,以及今人所未知的最早的中国文字体系。

青铜时代中国典型的政治机构是以城市为中心的邦国。其中最大的是商朝都城,但由于迁都频繁,很少有像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那样的宏伟的建筑遗存。城中有公共建筑、祭坛和贵族的居所,周围环绕着新石器时代的部落村庄。到商代晚期,中国北部平原上出现了几座这样的城市,由王庭宗族或贵族统治。商王享有政治、经济、社会及宗教权威,去世后由弟弟或儿子继承王位,其他城邦的统治者承认继任者的合法性。

战争爆发时,军事贵族驾驶战 车上阵,指挥从民间征召的步兵作战。军队使用的武器包括长矛和杀伤力强大的复合弓。据记载,一支军队通常由 3000 到 4000 人组成,在某次战斗中甚至达到 13000 人。商主要与蛮夷部落作战,偶尔也镇压反对王庭统治的城邦。战争中的俘虏会沦为奴隶。

商代文明的三个显著特征是文字、青铜器和社会阶层的分化。商朝宫廷史官可能使用竹简做记录,但这些竹简没能留存下来。留存至今的有青铜器和甲骨上的文字记录。一些甲骨上的文字记载了向神提出的问题、回答和事件的结果。有代表性的问题包括:哪位祖先导致王耳痛?如果王到齐地狩猎,是否会有灾难发生?王要出生的孩子会是儿子吗?如果王派兵征伐敌人,上帝是否会帮助他?祖先会接受供奉的祭品吗?

我们对商代宗教信仰的了解建立在甲骨文的基础上。商代的中国人相信一种超自然的“上帝”,具有统治人间的力量。在上帝之下,还有各种次要的自然界的神——日、月、土地、雨、风和六云。商王祭祀祖先而非上帝,因为祖先会代表后代向上帝祈愿。在世的国王并非神明,而是国家的最高神职人员。

在商代,中国的宗教和宇宙论常常紧密相关,这一传统延续到后世。商代人观察星辰运动,记录日食月食,将天象视作上帝的谕示。天官也记载宫廷中的事件。商代的历法每月 30 天,每年 360 天,通过定期增加闰月来调整。历法由商王颁布,用来指导农时,百姓据此按时播种和收获。

青铜器在约公元前 2000 年时

在中国出现,比在美索不达米亚晚约 1000 年,比在印度晚约500 年。关于其起源存在争议。在从中东到中亚的肥沃新月地带的大量考古发现表明,青铜器可能在公元前3 千纪内传到了东方,但商代人很可能独立发展出了青铜技艺:商的铸铜技艺比美索不达米亚的更为先进,青铜器上的花纹则继承了此前的黑陶文化。青铜用于制造武器、盔甲、战车部件和各种精美的礼器。

在商代,和许多其他河谷文明一样,农业和冶金技术的进步增强了人们对自然的掌控能力,社会分层开始出现,大多数人被迫服务于少数人。拥有青铜武器的贵族能凭借武力剥削其他群体。等级制度决定了商代城邦中的生活方式。国王和官员居住在城内,房屋宽大,建造在地面上,用石头作为柱基,屋顶搭在成排的木柱上。他们的生活在古代堪称豪华:衣着华贵,宴饮作乐,用青铜器饮酒。相反,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农民居住在城外狭小的地穴里,生活贫困艰难。在对这种地下栖身之所的考古发掘中,仅发现了一些陶罐。

商代的人殉制度最为明显地体现了王室血统与低微出身之间的巨大鸿沟。在一座约长12 米、宽8米、深 8米的商代墓穴中,发现了大量被斩首的人的遗骸,马、狗的遗骸以及大量作为饰品的骨器、玉器、石器。商王去世时,数以百计的奴隶、战俘和商王生前的仆从会被殉葬。建造宫殿或祭坛时,也会供奉人牲。

青铜时代晚期:西周

商代时,周人生活在黄河支 流渭河以西的河谷地带,在今天的陕西西安附近。周在文化上与新石器时代的黑陶文化较为接近,文明程度比商落后,也比商更好战。商代的甲骨文中记载了商周之间的关系——有时友好,有时敌对。据史料记载,最后一位商王纣昏庸残暴。公元前 1050 年,商在与北方游牧民族和东方叛乱部族的战争中元气大伤,周趁机联合对暴政不满的诸侯国,推翻了商的统治。

周人基本沿袭了商代的生活和统治方式,以城市为中心、以农业为经济基础的诸侯国构成了社会的基本单位。据估计,公元前8 世纪时,这样的诸侯国约有两百个。周代的社会阶层也与商代的类似,最上层是国王和贵族地主,其下是文官武士,农民和奴隶处于社会底层。奴隶一般作为家仆。因为自身在文化上较为落后,周人更多地吸收了商的文化,继续发展了中国的文字体系。周人也保持了铸造青铜礼器的习惯,但他们铸造的器皿在精美程度上无法与商代青铜器相匹敌——商代青铜器的精美程度在青铜时代冠绝世界。

西周的都城仍设在中国西部,但当时又在位于黄河南部拐弯处的洛阳建立了陪都。周王封亲属和其他贵族盟友为诸侯,统治各国。这种非中央集权的贵族统治方式被称为“封建”,有时译成“feudal”。这种译法不无道理,因为这种分封像是周王的恩赐,而诸侯国在必要时要向周王提供军事支援。中国后世的历史学家对周代这种分封制与后来历朝历代所采用的高度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做了很多比较研究。

血缘纽带是周王朝统治模式的 根基。周王是家族中嫡长子一脉的首领,代表整个家族祭祀“上帝”。诸侯国君主的排序反映了他们与周王嫡长子一脉的亲疏关系,他们的称号在英语中经常用英国封建贵族的头衔来翻译——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更准确的翻译术语仍在探索中。

周与商的一个区别在于各自所宣称的政权合法性的性质。商代帝王的祖先是神职统治者,拥有内在的宗教权威,因此无需证明其统治的合法性。而周是取商而代之,必须对当前为什么是周而不再是商作为合法统治者做出合理的解释。周人的说法是上天(在商代早期,这一词语逐渐取代了原先的“上帝”来表示高于一切的存在)因不满最后一位商王纣的昏庸无道,剥夺了其统治的天命,转而赐予了周。这种天命观此后为中国历朝历代所秉持,直到 20 世纪初。汉字“天”的字形与“人”的字形相关联,并且这一概念起初拥有人性或拟人化的特点。而到了东周时代,尽管仍含有道德意味,但天的拟人化意味减弱,更多地成为一种抽象的超自然力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