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的父爱/吴建

我蓦然明白,父亲是我的园丁,他满心希望我这棵树绿意盎然,开满花朵,他比任何人都更期盼我成功,可我却误解了他……

Adolescent Health (Family Culture) - - Contents - ■ 文 吴建 (编辑 赵曼)

父亲打来电话,嘱咐我一定要回老家一趟。我不敢不从,但父亲以前在电话里是不会这样强硬要求我回去的。

说实话,我是不太愿意回家的。父亲原来是民办教师,教初中语文,他文学功底扎实,可理科欠佳,在后来的“民转公”考试中名落孙山。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经这一打击,情绪抑郁,心结难解,脾气变得更加暴躁,我们姐弟几个稍有不慎,他就大发雷霆。即使我取得了好成绩,他也只是淡淡地甩来一句:“这算什么,比你强的人多的是。”父亲这般“薄情寡义”,让我误以为他不疼爱我,于是在感情上与他渐 渐疏远,长大后在外地工作,家成了我想回又不愿回的地方。

坐车回到老家时已近中午,父亲正伫立院中,翘首望着。“爸!”我叫了一声。“回来了!”父亲仿佛舒了一口气,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妈呢?”我问,“在厨房做饭呢。”父亲答。

“累了吧。”父亲口气柔柔的,充满关爱,从前父亲不会这样。“不累!”我答。“吃饭吧!”母亲在厨房喊。饭桌上,一碟牛肉丝,一盘清蒸鲤鱼,一碗糖醋里脊,都是我爱吃的。父亲用筷子点点这,指指那,不停地叫我夹菜,我觉得他变了。

饭后,母亲在洗碗,我和父亲坐在桌边。我正想问父亲因为什么事叫我回家,父亲却先开口了:“你今年怎么没有文章发表了?”“发了,还不少呢。”见父亲说起写作,我来了兴致,得意地回答。“那你怎么不告诉你爸呢?”母亲嗔怪道, “你爸今年订了好几份报纸,报纸一来,你爸就在上面寻找你的名字,可总是失望。”听了母亲的话,我心中一颤。父亲订的这些报纸曾经发表过我的文章,可今年我主攻中、短篇小说,大多向文学杂志投稿,父亲怎么可能会看到我的作品呢。而我不告诉父亲我有作品发表也是有缘由的,记得我刚发表处女作,就将样报拿给父亲看,可盼来的回音不是赞美,而是像往常一样先是一句“这算什么——”然后是一长串的批评,说我语言不简练,感情虚假等。我初学写作,满心希望的 是能够得到肯定,父亲的批评动摇了我写作的信心,如此三番五次之后,一赌气,发了作品再不给他看。

现在听母亲这么一说,我感到很愧疚,忙拿来手提包,从里面抽出一本杂志给父亲。父亲戴起老花镜,翻开扉页,我指着目录中的一篇题目告诉父亲这就是我的文章。父亲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一边读一边还用笔画圈。读完后,父亲问我还有没有,我又拿出两本杂志给他。父亲读着读着,脸上满是阳光灿烂,便开始点评,“你的这几篇作品有的意境深远,有的视角独特,说明你的文章大有长进。不过,这算什么?你看。这些地方的细节描述还不够,这一处文采还不丰盈,仍需努力……”

这一次,父亲有意加重了口头禅的话使我深受教益,我蓦然明白,父亲是我的园丁,他满心希望我这棵树绿意盎然,开满花朵,他比任何人都更期盼我成功,可我却误解了他的用心和他的“口头禅”,拒绝了他的修剪,拒绝了他深不可测的父爱啊。想着想着,我的眼睛湿润了。

夕阳西下,我要回单位值夜班了,父母送我到院外。“有作品发表了就告诉我一声,免得我再特意打电话叫你回来。”父亲朝我挥挥手,我心里一酸,眼泪差点落下来。

走了一段路,回头望去,父母仍伫立在院中,朝我张望。夕阳下,父亲的头发已经花白,背也有些佝偻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