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飘过蓝衬衣/张军霞

两年来,每次去镇里送他,母亲总是郑重地穿上蓝衬衣。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张军霞(编辑 王娜)

18 岁那年,他离开农村老家到县城去上高中,学习紧张而忙碌,每个月只能在月末回家一次,每次只能住一天。

在这短暂的一天里,终日忙碌的母亲,总是放下所有的农活,变着花样为他做饭,他安心地享受着母亲做的手擀面。短暂的停留之后,返校的时间到了,他远行的背包里,很快又有了干净的衣衫,从院子里采摘的新鲜水果。母亲会推出自行车,踏着乡间小路,陪着他从村子走到小镇,他再从小镇乘坐客车,驶向50 公里之外的县城,每个月都如此。

高二的那年夏天,学校要组织学生去市里参加一次作文比赛,语文老师选中了文笔优美的他。能去参加比赛当然是好事情,他在激动之余,却发现去参加比赛的日子,正好是学校放假的日子,也就是说,想要参加比赛,就不能回家了。

自己家里没有电话,他跑到学校的小卖部里,打通了邻居家的电话,请他帮忙去叫一下母亲。母亲听他说要去参加比赛,高兴地说:“去吧,好好比赛呀!” 他却犹豫着说:“可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回家了……”

母亲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这孩子从小就恋家,也恋母呢。她想了想,笑着对他说:“你去市里比赛,长途客车不在小镇停留,但总要路过这里呀。那天小镇过集,我正好要去办点儿事,不如顺便在路边等着,你打开汽车的玻璃窗,就能看到我了!”

他感觉这个主意不错,尽管不能回家,却能看到母亲,哪怕只是冲她挥一挥手也好呀。于是,他放心地去参加比赛了。等到返回学校时,他特意挑选了靠窗的位置,车轮滚滚之际,他看着车窗外那些一闪而过的房屋和行人,想象着将和母亲有一次特殊的会面,心里竟有几分激动。

从市区到小镇,需要两个小时,因为准备比赛的事情,他接连好几天没有睡好,不知不觉中,困意袭来,眼皮沉重得睁不开,他想稍微打个盹儿,就特意叮嘱坐在旁边的同学,路过小镇时,一定要叫醒他。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车窗外万家灯火,汽车早已经驶过小镇,就快要到达县城了。

他气急败坏地问同学:“路过小镇时,你怎么不叫我?”

同学十分委屈地回答:“哎呀,你睡着了,我也睡着了呀!”

每天从市区路过小镇的客车,至少有二十多辆,他想象着母亲冲着一辆辆客车摆手的样子,心中追悔莫及,却又无可奈何。回到学校,他立刻跑到小卖部,再次拨通了邻居家的电话,话筒那边传来的居然就是母亲的声音,原来她猜到他要打电话,早就在邻居家等候多时了!

“妈,我……”他不知道如何向母亲解释。

“儿子,看到我了吧?我很早就去小镇了,看着从市区开过来的客车,一辆又一辆地开过去,等到最后一辆也开过,我才回家了。”

母亲开心的笑声,让他果断地决定,要撒一个小小的谎:“我看到你了!可惜那辆车开得太快了,我没来得及挥手,汽车就跑出去老远了……”

“看到了就好,我就没有白跑这一趟。”母亲欣慰地说完,忽然又像个小孩子一样逗他,“你真的看到我了,那你说说,我今天穿的什么衣服?” “蓝衬衣!”他毫不犹豫地说。

“说对了,看来你没说瞎话。”母亲咯咯地笑着。

他却久久地握着话筒,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因为,自从父亲在五年前去世,母亲只能依靠种田来支撑这个家,日子过得非常节俭,她仅仅在他上高中的那年,因为要参加他的开学典礼,特意买了一件蓝衬衣,此后,她再也没有为自己添过一件新衣服。两年来,每次去镇里送他,母亲总是郑重地穿上蓝衬衣。

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