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缘何会成为非法传销的“俘虏”/闻之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闻之

近日,一条新闻刷爆了朋友圈:来自山东的 23岁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求职,却疑似陷入天津静海的传销组织,在几次向亲友借钱后离奇溺亡。近些年来,频频曝出大学生误入非法传销组织导致悲剧发生,大学生缘何会成为非法传销的“俘虏”呢?

山东的 23岁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求职,却疑似陷入天津静海的传销组织,在几次向亲友借钱后离奇溺亡,这则悲剧新闻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但是,李文星不是唯一一个陷入此类传销困境的大学生,李文星的高中同学徐海(化名)介绍,李文星的家人在事发地附近调查时也从当地居民处了解到,在天津静海区的许多传销组织中,被骗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大学生。

据有关人士根据多年的观察经验得出,大多数被骗进传销组织的大学生,其家庭背景都不是太好,读的学校和专业也大都一般,不是什么高等院校和热门专业,比如是一些不知名大学的专科毕业生或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因为这类大学生毕业后会面临找工作困难的问题,所以在急于求成的心态下被骗几率也相对较高,再加上大学生涉世未深,缺乏防范意识,容易轻信他人,稍有不慎就会掉进传销组织的陷阱,成为非法传销的“俘虏”。

大学生已成为传销组织侵害的重点

据媒体报道,今年 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普通家庭,2016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最终,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拿到了一家名为“北京科蓝公司”的Offer(录用通知书)。一开始,家里人是反对李文星一个人去到这么远的地方就职的,但李文星自己坚持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自己应该走到大城市闯一闯。然而,家人和朋友发现,去公司“报到”后的李文星开始变得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根据他的种种反常迹象家里人感觉到事情不妙了。

7 月 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所谓的“北京科蓝公司”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据了解,李文星刚来到北京后,于 2016年7 月至 12月间在北京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学习JAVA(计算机编程),并在北京一家信息公司短暂工作并离职,此后他重新开始求职,曾多次通过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找工作。

2017 年 5 月 19 日,李文星收到“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聘用通知,要求其 5 月 20日到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殊不知,这位刚毕业怀揣梦想的大学生从此便踏上了一条险恶的不归路。据了解,与李文星相似,自身资源有限且社会经验缺乏的大学生,近年来有许多陆续成为传销组织的“板上鱼肉”。据民间反传销人士介绍,天津静海区活跃的传销组织属于“北派传销”。“北派传销”发源于东北一带,起源于上个世纪末,在京津冀地区猖獗。多有描述称“,北派传销”限制人身自由, 常伴随有暴力行为,而“南派传销”重精神控制。

“拉人头”是北派传销的主要任务。最初传销人员主要靠周遭亲友搭建传销网络,陷入传销组织的群体多来源于生意失败者、退伍军人等。因曝光度和公众防范意识的提升,“北派传销”不易再通过“杀熟”发展人员。他们转而将目标转向以大学生为主的年轻人,并开始借用网络手段诱骗其进入传销组织。据介绍,传销组织以招聘为名诱骗大学生的手段,十几年前就出现在了广东东莞等地,后被各地的传销组织“学习”,七八年前开始在天津静海一带盛行。而在北京周边地区的传销组织,易把北漂群体当成靶心,“比如冒充剧组招聘演员”,或者“把急于找到工作的大学生骗去”。

据分析,静海的传销活动显露出典型“北派传销”特点,吃大锅饭、睡地铺,并且“骗 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以大学生为主”。京津冀反传销救助中心

的负责人王明表示,近些年大学生在被解救受害者中“越来越多”。公开资料显示,大学生因身陷传销被殴打至死,失踪、去向不明的情况并不少见,也有大学生身陷传销,执迷不悟;还有一些则通过私下“贿赂”成功逃脱,或被亲人、警方解救。在天津武清区地方政府的留言板上,有网友于2015 年 10 月留言反映,自己曾被带至汊沽港镇“蝶贝蕾”的三个窝点,并指出窝点中每家有20多个男女,并且都是 20岁左右的年轻人和大学生。

求职不顺缺少防范 落入传销组织圈套

山东籍两名大学生涉入传销组织后死亡,两起传销案件的受害人都是大学毕业生,均表现出了参与者学历高的特点。据了解,在 2006年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破获的一起全国案值最大、参与人员最多的一起传销案中。以“蝶蓓蕾”化妆品为依托的传销网络组织涉及全国 60 万人、20 个省份,涉案金额高达 20 亿元,仅公安人员掌握直接证据的 A 级头目就有 1000多名,是彼时全国破获的案值最大、参与人员最多的一起传销案。当年的办案民警介绍,这次与 2006年的案件特点一致,当年参与传销人员文化程度高,在校和待业大学生的大量加入是突出特点,也让专案组成员感到痛心。

据不完全统计,该案传销头目中,大学生占 20%。“有些大学生希望通过加入传销组织能够赚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结果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山东聊城东昌府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说,“传销头目正是看中了一些大学生的这一心理,将诱饵抛向大学校园。在有些传销案例中,不少是被同学、校友或学长骗去的案例,当年的案件中,女孩小兰就是被学长以找好工作为名骗 进去的。当年 20岁的小兰在湖南一所大学读大三,暑假开始后便回到家中,并着手准备找工作。当年 8 月 10 日,小兰接到学长小军的电话,说他在聊城工作了,希望小兰也能过来工作,并邀请其到聊城面试,但没想到落入传销组织不能脱身。”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猎物”来到天津静海,他们被传销组织拘禁、洗脑、变相洗劫财物。一些人能够侥幸逃脱,另一些人则选择了加入,用曾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手段,来控制新的“猎物”。一个名叫王弋的大学生,与被骗到静海“蝶贝蕾”传销组织的李文星有颇多相似之处:都是 90后大学生,都想要去IT(计算机)行业工作——王弋学 IOS(移动操作系统)开发,李文星学 JAVA(计算机编程)。他们到北京后干IT,多是没有考上好大学、或是专业不理想的大学生们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根据拉勾网携手 InfoQ(软件正在改变世界:一个在线新闻/社区网站)发布的《IT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 2015年上半年,整个计算机行业的薪酬水平位居全行业之首,而北京的计算机行业平均月薪位居所有城市之首,达到了 1.24万元 / 月——这个数字吸引了众多学习计算机专业的毕业大学生。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 2015 年下半年以来,近千家O2O(新型的网络营销模式,线上推广宣传,线下销售和服务)公司倒闭,“互联网寒冬”悄然来临。到 2016 年,烧钱、补贴、团队扩张、高薪挖人……这些在前一年还算常见的事,开始逐渐销声匿迹了。对于转行做IOS(移动操作系统)开发的王弋、李文星等毕业生来说,最直观的感受是找工作变难了,原来的项目被撤资了,新工作极其难找。互联网的“寒冬”从2015年下半年一直延续到 2017 年,王弋和李文星一样,都在寻找出路。结果, 在他们急切地寻找工作机会过程中,由于经验不足,缺少防范,在传销组织的诱骗下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提高学生防范教育 加强网招信息监管

最近几年,大学生身陷传销泥潭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面对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被非法传销组织所蒙骗的事实,如何保护涉世未深的莘莘学子不受侵害,让学生们逃离“经济邪教”的精神控制,踏踏实实地完成学业,已经成为摆在学校、家庭和社会面前的迫切问题。众所周知,传销的骗术并不高明,只要明白了“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样的简单道理,就能一眼看穿。但大学生屡屡陷入传销组织,暴露出高校求职教育的不足。对此,当前有关部门和高校应未雨绸缪,在高校校园里开设有关传销的法律知识讲座,让大学生认清传销的本质,增强防范意识,学会辨别传销,自觉抵制传销。教育大学生树立正确的就业观和正确的财富获取理念,千方百计挖掘就业岗位,让高校毕业生实现安全就业。

非法传销之所以能让大学生深陷其中,因素是诸多方面的。除迎合了部分大学生企图找到一条致富捷径的暴富心理外。更多是由于生活、社会、就业的压力导致大学生的价值观和就业观扭曲;同时相应制裁性法律法规的缺陷和执行力不够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当前正是高校毕业生的求职高峰,一些非法传销组织利用大学生急于求职赚钱的心理,或以“收入高、待遇好”诱骗大学生,或假冒直销经营之名蒙骗大学生,或鼓吹“加盟连锁快速致富”诱惑大学生,一些来自农村、家境不宽裕、求职心切、社会阅历浅的大学毕业生很容易上当受骗。

毋庸讳言,传销组织大多具有一定的煽动力,特别是在当前经济转型期造成的就业困难中,天花乱坠的说教对于

大学生们来说无疑更有蛊惑性。在就业形势短时间内还无法得以根本改善的背景下,保护大学生远离非法传销的侵蚀,离不开工商、公安等执法部门加大联合打击力度。诚然,大学生频频身陷传销泥潭的原因虽是多方面的,但学校教育应承担其重要的责任,在大学生学习期间就应及早抓好防范上当受骗的教育,让大学生们走上社会后具备应有的防范意识。同时,社会也应为大学毕业生提供更多就业岗位,使他们在找工作过程中避免受骗上当。

为了防止李文星的悲剧重演,有关部门打击的矛头应重点指向成规模、成链条的非法传销,而不仅仅对招聘网站追责。要知道,招聘平台只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即便加强监管,也得把重点放到整个领域的规则建立上。而从效果来看,就算网络平台都管好了,也只是扬汤止沸,在网络兴起之前,传销组织靠“拉亲友入伙”不也“风生水起”吗?如果传销毒瘤不除,谁知道他们还会用上哪些更先进的手段?所以,就像人们 所看到的,“魏则西事件”之后,治理重点是民营医疗机构“;徐玉玉案”之后,监管直指有组织的电信诈骗。那么,李文星的悲剧之后,必须痛定思痛,抓紧时间想方设法把漏洞堵起来,为大学生构筑起一道安全防火墙,使他们远离传销组织的骚扰和侵袭,保证他们在找工作中随心安全,不再受到任何非法行为的侵害。

为此,人社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招聘信息管理的通知》,针对部分招聘网站、人力资源服务机构违规发布虚假招聘信息,造成部分求职者上当受骗、严重损害求职者合法权益问题,要求各地进一步规范人力资源市场秩序,加强对招聘活动特别是互联网招聘活动的监管,为广大劳动者创造公平、有序的就业环境,切实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网络招聘监管,所谓难与不难,在于用心几何。类似“BOSS直聘”的惊天漏洞,已然僭越了企业社会责任的基本底线。最近,人社部办公厅印发的《关 于进一步加强招聘信息管理的通知》提出了五项措施:一是完善招聘信息管理制度;二是强化招聘各方责任;三是严厉打击信息发布违法违规行为;四是加强对求职者的教育引导;五是鼓励社会参与监督。

只是这样书面的看着每一条措施,思路是立体而完整的,但要实际操作起来恐怕或难免有些大而无当。问题是明摆着的:第一,“网招”监管的主体,仅仅靠人社部门难以完成,网信、公安等行政机构须协同作战;第二,作奸犯科的招聘单位多如牛毛,眼下的关键是如何杀一儆百、或在具体判决中彰显监管的公平与正义,就此而言,典型个案的问责须雷霆而严苛。此外,部门通知的层级,或难以纾解“网招”乱象之功力。

当然,有人管好过无人问,有制度好过无敬畏。愿李文星之死唤醒“网招”监管自觉,愿惨剧就此终结而不再有续集,更愿中国网络招聘市场换得澄明有序的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