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甜蜜的回忆/安一朗

Adolescent Health - - Contents - 文/安一朗

我也有过许多甜蜜的回忆,我希望在以后自己不开心时,是不是可以多想想,让自己找到快乐的心情。我又不是真的“面瘫”,何必总以一副没有表情的面孔示人呢?青春期应该是朝气蓬勃的,而不应该像一株蔫了的植物,毫无生机。

一韦晓麦是我见过最开心的女孩,她每天都笑脸盈盈,让人如沐春风。

她的笑声悦耳,笑容明媚,就像春天里绽放的花。作为同桌,我觉得她的出现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我生性冷淡,平时话少,脸上更是漠然。曾有同学在背后说我是“面瘫”,我无所谓,觉得喜怒哀乐是自己的事,何必要表现给别人看?

每次韦晓麦笑得停不下来时,我却是毫无反应,根本没什么好笑的话,她怎么就会笑得一发不可收拾呢?就像是被人点了笑穴,而我的过分冷静也让韦 晓麦诧异。

记得有次学校组织看电影时,她一会哈哈大笑,一会止不住地抹泪,而坐在旁边的我,却是全程平静。看见她突然又哭得稀里哗啦时,我疑惑地凑过去问:“你怎么了?”她连吸了两次鼻子,然后泪眼婆娑地指着屏幕,正想跟我说什么时,又“扑哧”一声笑了。

电影散场,我正想问她,你怎么看个电影都一会哭一会笑时,没想到,她先问我 :“懿灿,你怎么看电影都没反应呀?”“反应什么?”我不明白。“哭呀,或是笑呀,那情节真是跌宕起伏,虐死我了。”“明明知道都是假的,没什么感觉。”我如实说。“那也好笑呀,电影里 的那个小 A 一出来,我就禁不住想笑。他太逗了。”

原来是电影情节惹的祸。韦晓麦真是个奇怪的女孩,我很好奇,她那么爱笑,可眼泪怎么也是说掉就掉。

韦晓麦的人缘很好,大家都挺喜欢她开朗的性格,而且她不记仇,就算一节课前,还和她争得面红耳赤的人,下课后,她就能忘记,依旧亲密地与对方打趣。

我觉得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值得笑的事,她肯定是伪装的,刻意让自己大笑。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惨痛经历,但我就是

开心不起来,觉得任何事情都没什么可笑。我也很少悲伤,即使再难过,也只是用沉默应对,并非别人说的“装酷”。

我和韦晓麦的关系不错,只不过,刚开始同桌时,我对她的印象并不是很好。我的世界里,第一次遇见这样爱笑的女孩,我觉得她笑点低,像个“弱智”。有时她明明被人欺负,本应该愤怒还击,却依旧笑得花一般时,我又觉得她好虚伪,是个“心机 girl”。我不喜欢“戴着面具”的人,我觉得韦晓麦就是,对她疏远而生分。

韦晓麦哪知道我对她会有那么多想法,她也不管我是不是愿意搭理,一到课间,就凑过来跟我讲话,边说边笑,兴奋起来时,还会抓住我的手臂。我一脸莫名地望着她,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在开心什么呢?

看到我脸上疑惑的表情,她更是喜不自禁 :“懿灿,你的表情好有趣,是不是把我当成神经病啦?”说着又径自大笑起来。我嫌弃地摇摇头,她还真是神经病,而且病得不轻。

韦晓麦总是这样打扰我,一来二去,我居然也习惯了她这种怪异莫名的兴奋。我有时也会因为一些事心情好,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韦晓麦找我逗乐时,我还是会配合她露出浅浅的笑意。看我笑,她更得意 :“哇!最酷的懿灿也被我逗乐啦!”好像我被她逗笑是件“中彩票”一样值得狂欢的事。

同桌久了,我才知道,韦晓麦就是这样没心没肺爱笑的女生,并非什么“心机girl”,或许她是笑神经比较发达吧!

我的不苟言笑和韦晓麦的欢天喜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班上的同学说,这是冰与火的融合。我想,我就是块冰吧, 而爱笑的韦晓麦确实像火,她的热情让人难以抵挡。面对总喜欢逗乐我的韦晓麦,我的心情很好,她的开怀大笑淋漓畅快,让我渐渐羡慕起来。她真的没有烦恼吗?面对烦心事时,她还能够笑得出来吗?

犹豫良久,我向她道出了自己的疑惑。“烦心事?当然有啦,我又不是傻子。”韦晓麦说。“那你为何天天笑得让人莫名其妙?”“心里暗示呀?再难过的事,也要笑着面对,笑得越欢,心情就好得越快。还别说,事情就是这样,笑着解决事情总是容易些。”

这是什么歪理?我狐疑地打量韦晓麦,她该不会又在逗我吧。看我不相信,韦晓麦又继续说 :“这是我以前在书上看来的,书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有鲜美甜蜜的回忆,在自己不开心时,就多想想那些美好的往事,就能在最快的时间里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真的?”我依旧保持怀疑的态度。“不信就试试呗,搞得我好像要骗你一样。”韦晓麦笑容可掬。

“那看电影时,你为什么又哭又笑?”我一本正经地问她,这个问题埋在我心里好久。

“剧情吸引呀,我总会把自己置身在情节中,情绪紧跟情节走,好玩时乐,感动时哭,就感觉有了一次不一样的人生体验,这不挺好?”

听了韦晓麦的话,我受益匪浅,或许就像她说的,其实不必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如果自己简单了,世界就会简单。我觉得自己就是心事太重,很难敞开心扉。

我一定是被韦晓麦感染了,有一次看到两只小狗互相追逐打闹时,我竟兴 致盎然地站在边上看了半天,嘴角上扬,笑得一脸灿烂。

这个温暖的画面被韦晓麦偷拍了,她把照片发给我时,我都惊呆了,原来我笑起来挺帅的。“我就说过,你笑起来的样子超级帅,现在相信了吧,本姑娘从不骗人。”韦晓麦在微信中说。“那是,小爷我 360度无死角,怎么拍都帅。”我轻松应道。

我是第一次这么调笑,心情似乎挺美。突然觉得自己以前那么严肃实在不应该,人生嘛,匆匆一场,能笑尽量笑,毕竟好坏都是一天,笑着过,总比哭丧着脸好。我那没有表情的脸其实就是自己没有找到快乐的心情。

我也有过许多甜蜜的回忆,我希望在以后自己不开心时,是不是可以多想想,让自己找到快乐的心情。我又不是真的“面瘫”,何必总以一副没有表情的面孔示人呢?青春期应该是朝气蓬勃的,而不应该像一株蔫了的植物,毫无生机。

我还注意到,我喜怒不辨的表情让人很难靠近,或许别人会觉得我傲慢,或许别人会觉得我正烦恼,不敢打扰,种种误会疏远了彼此的亲近。虽然生性冷淡,但我并非不需要朋友,只是以前,我不知道要如何做。

韦晓麦让我明白了,喜怒哀乐是得表现出来的,毕竟这才是一个真实的人,会有情绪的波动。但在生活中,完全不必要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一笑而过可以让事情变得简单,毕竟人生事,不如意,十有八九,我们何况耿耿于怀每一件烦心事呢?

能笑就笑,在往事中找到可乐的心情,毕竟每个人都有鲜美甜蜜的回忆,我们一定可以找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