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宇宙少女”叶梓颐:跑遍全球只为追寻最美星空

Adolescent Health - - Self Discipline | 律动身心 - 文/王玉琴

叶梓颐,有个特殊爱好——拍星空!她曾不远万里奔赴至肯尼亚,在沙暴中等待日全食的出现;也曾经背着50 公斤的摄影器材,连续奔波2万公里,在零下25摄氏度的北极见证五十万年一遇的“奇观”,足迹遍布全球各地,追逐着太阳与星空,只为定格它们最美的瞬间。她拍的星空,登上了美国宇航局的天文“每日一图”。她拍的极光照片,去年获得了全球最权威的天文摄影比赛的奖项,她是唯一获得此奖项的中国人,也是比赛举办以来唯一获奖的亚洲女性;她还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以视频的方式讲述天文知识;此外,她还是英国政府级文化教育机构的中文社交媒体主管。

以身涉险,成为“星空摄影师”

在人们印象里,“星空摄影师”往往都是男性,因为需要长途跋涉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同时还要背着沉重的专业摄像设备,这对于女性来说,无论在体力和耐力上都几乎是无法承受的,可叶梓颐偏偏要“以身涉险”。

上高中时,受喜欢看星星的地理老师影响,她开始系统地学习天文知识,每周认识星星、辨别星星,并看一些天文类的书籍。从16岁起就开始参加全国天文奥林匹克竞赛,认识了一些专业人士,也让她接触到了“星空摄影”这一偏门的领域。

多数热爱摄影的女生,都喜欢拍摄人像、静物或者风景,但叶梓颐与众不同,偏偏独爱星野摄影和日全食摄影。“其实我小时候并没有接触星空,我对星空是一见钟情的。转折点发生在 2011年,我和同事结伴去贵州梵净山游玩,在那里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星空,好似黑色天鹅绒般的夜幕之上闪耀着满天繁星,我一下子就被迷住了,有一种封印被解除的感觉,之后我才开始学习摄影,想要将美丽的星空记录下来。一直到现在,拍摄的内容也主要以星空为主。”

叶梓颐说:“每个人喜欢星空的理由都不同,有人喜欢星空是因为在仰望星空时,觉得回到了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有人喜欢星空,是享受大自然赋予的那片宁静时刻;而我对星空 的热爱似乎更深沉、更厚重,上大学后为了能拍摄星空和日全食,我才特意去学了摄影的。”

大学时,叶梓颐选择的是广告学专业,她说;“这是一个放飞自我的学科,包罗万象,啥都要会点,很适合我这种人。”于是,在大学期间她开启了学霸模式,专业成绩名列前茅,每年都拿奖学金,也拿了不少广告创意大奖,“其实我在大学期间广告学拿的奖,比之后在摄影上的都多。”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广告人,但事情出现了转折,她的生活开始改变了。

“之前参加奥赛认识的人有时候会叫我一起去看星星,有一次去北京喇叭沟门,我就顺便带上了相机,就开始了拍星空之路。第一次拍到星空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真的可以这么漂亮!”从此,叶梓颐便开始了拍星空之路,满世界“追星”和“追日”。

后来叶梓颐才知道,这在天文圈里叫“星空摄影师”,还有一个说法是武大靖举起国旗只要亲眼目睹过日全食的人,都会无可救药地患上“日全食症”,从此会竭 尽全力地去看每一次日全食。叶梓颐说这不是一个笑话,最起码在她身上是真的。

勇闯北极,拍摄“五十万年美景”

2012 年 8 月,叶梓颐独自踏上毕业之旅,前往澳大利亚进行追星之旅。为了拍摄,体重不到50公斤的她,经常需要独自扛着与自己体重相当的行李和器材,辗转多次,爬山登顶,只为了等待那最美的一刻。

夏天野外的拍摄,蚊虫叮咬、毒花毒草,那都是小事情。曾经有一次她为了拍摄双子座流星雨,在冬季的荒野上,气温已经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她摘下手套拧了三脚架 15 分钟,手被严重冻伤。但叶梓颐说:“我认为仰望星空是我寻求内心回归的一种方式。每次当我站在星空下的时候,都会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宁静和安全感包裹,浮躁和焦虑在那一瞬间都被洗涤干净了。没想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还有这么一片温柔美丽的世界。”

2013 年 11 月 3日,为了追寻世纪最长的“日环食”,叶梓颐又和小伙伴

一起,飞越大半个地球辗转前往非洲肯尼亚。

但让叶梓颐颇感失望的是,经历了小飞机的颠簸和3个小时的太阳曝晒,就在“食甚”开始之后,眼睁睁地看着期盼已久的日全食,却在最关键时刻被天空中飘来的大朵乌云挡住。“想想看,原本晴空万里,就在紧要关头忽然间乌云满天,狂风大作,伴随着天空变暗而来的还有沙尘暴,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拍摄的梦想成了泡影。”一次绝佳的机会近在咫尺,却又无奈地擦身而过。

因为这次折戟而归,让叶梓颐很不甘心,便决定只要有日全食,都去追!“我追日全食,很多人不能理解。但是我觉得这就跟其他人追偶像似的,而且我能近距离拍到我的偶像。”

叶梓颐几度追日,依然没有成功地观测过完整的日全食。失败率这么高,这个女孩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地去看呢?其实除了这种特殊天象本身,更加吸引人的是追逐日全食的整个过程。叶梓颐说 :“地球上美景千千万,有一些是只要在适当的季节到达相应的地点就可以观赏到的,比如香山的红叶和日本的樱花;有一些是需要碰运气,比如稀有的野生动物植物,而日全食结合了上述两个特点,你必须要在特定的时间在特定的地点,加上足够好的运气才能看到这种极其壮观的天文现象。”

因为月球比地球小,所以在日食发生时唯有站在月球的本影投射的区域,才能够观测到日全食,称之为“全食带”。每次日食发生的全食带覆盖的区域不一,这也是为何叶梓颐要跋山涉水的原因。

除了每次都要跟着全食带移动外,天气也是阻碍叶梓颐见日全食的“守 城魔王”。因为阳光被挡住导致的气温骤降很容易引起附近天气的剧烈变化,全食中的太阳随时都可能被乌云遮住,这就要靠运气了。

2015年,机会降临到遥远的北极。由于这次日食的全食带只穿过丹麦的法罗群岛和挪威的斯瓦尔巴德群岛,这大大增加了追日的难度。仔细考虑后,叶梓颐和伙伴们选择了位于斯瓦尔巴德群岛的朗伊尔城。2015 年 3 月12日,叶梓颐背负着50公斤中的行李和器材,历时17 天,乘坐 10 段飞机、4 段火车、3次渡轮,跨越2万余公里,一切都是为了一场沐浴在北纬78 度星光之下的日全食之约。

令人震惊的是,3 月 20 日,日全食发生时,北极圈内正好处于极夜与极昼之交的时期。当全食带扫过北极时,当地人也刚好度过了长达 6 个月的极夜,迎来了第一缕阳光。这个巧合发生的概率为五十万年一次,所以意义非同小可!

但是因为北极恶劣多变的天气,能成功观测的概率不超过两成,但最终,叶梓颐还是幸运地碰到晴朗天气,并幸运地拍下了全过程。“日食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红紫色的日珥在涌动,旁边的山都染上了霞光,星星和太阳同时出现在眼前,仿佛身处另一个星球,此时眼睛已激动得热泪盈眶。明明是万分激动的时刻,却要命令自己冷静,快速进入拍摄状态。那一刻,应该是疯狂的顶端”。叶梓颐激动地说,“如果不是狠下心来追日,我也不会有幸在世界最北端城市观赏到如此壮观完美的日全食。可能这就是日食的美丽,在未知中竭尽所能的去努力,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只要不 放弃,总会有收获和成功的可能!”

这次北极之旅,叶梓颐不仅拍摄到了珍贵的“贝利珠”,在特罗姆瑟,她还看到了二十年一遇的极光大爆发,绚丽的极光在天际飞舞,天空变成五颜六色,如同梦幻王国,“看过这些,再艰难的旅途都是值得的。”

“宇宙少女”,自称星空布道者

因为这次特殊的北极之旅,回到北京后,叶梓颐受到国家天文台邀请举办了一次学术报告,听众里不乏中科院天文、地理研究所的各位博士和科学家。“他们无论在天文知识还是在太阳研究方面都比我懂的多,之前很担心讲不好,虽然当天有四个学术报告同时进行,但我的讲座的上座率还 是非常高的,现场的反响也很好。之后也有不少中科院的研究员和科学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和我反馈说没有听够,还想再了解地更多。”

叶梓颐拍摄的作品细腻,画面干净通透,拍的照片美到窒息,让人仿佛正处于一片星空之下。2016年她参加“地球与天空”国际摄影大赛,并斩获一等奖。

2017 年 9 月,叶梓颐在飞机上拍摄的极光照片,获得全球最权威的天文摄影比赛——英国格林威治天文台年度摄影大赛极光类别的第三名,叶梓颐是唯一获得此奖项的中国人,也是比赛举办以来唯一获奖的亚洲女性。

今年,叶梓颐拍摄的星空作品,又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选中为每日一图。一系列的幸运光环降临在这个 90后女孩身上,只因为她对星空原始的热爱,她更愿意称自己是“星空布道者”。

除了追逐日全食,叶梓颐平日最爱的事情便是“逃”到一处没有光污染的地方,在夜空中寻找最亮的星, “仰望星空是我寻求内心回归的一种方式,每次当我站在星空下的时候都会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宁静和安全感包裹,浮躁和焦虑在那一瞬间都被洗涤干净了。”叶梓颐说她为自己能成为一名“星空摄影师”而感到自豪。

叶梓颐拍摄的星空照片,让她被更多的人认识,如今她在世界各地的粉丝也已有了几十万,而且会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天文学科普讲座。叶梓颐很乐意把自己喜欢的知识分享给其他人,觉得摄影只是表达手段,核心还是星空和天文。这位性格活泼的90 后科普工作者,把爱好变为职业,成了一名用摄影实现星空梦想的“宇宙少女”!

90后“宇宙少女”叶梓颐

叶梓颐在网络上直播天文知识

叶梓颐的星空摄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