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青春,用汗水装饰我的的高三岁月

晕乎乎的脑袋,现在莫一段废寝忘食拼搏的日子,身体很累,热情却是日益高涨。以前汗水装饰自己的高三岁月。名的感觉到越来越清晰,浑身都充满了斗志,为了不负青春,我要用

Adolescent Health - - Special Subject | 专题策划 - 文/冠一豸

发数学试卷了,同桌邱子君又以满分稳获全班第一。老师喜不自禁地表扬他,同学们鼓掌祝贺,但是当其他同学拿到试卷看到上边赫然显眼的分数时,有的惊喜欢呼,有的却哀叫连连。

我的心情属于第二种。面对58 分的成绩,我的心瞬间是凉凉了。“又不及格!”我暗暗握紧拳头,自我鼓励: “加把劲,我一定可以的,只差两分了。”

真想不明白,初中时,我和邱子君的成绩一样优秀,怎么上了高中后,我们之间的距离就拉这么大了呢?他依旧名列前茅,而我却沦落成“差生”。同样的老师,同样上课,他怎么就可以考满分?他还不单单数学满分,其他科的成绩也拔尖。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一直不好意思问他。跟“学霸”同桌,压力可想而知。别人或许不知道邱子君是如何学习的,但我知道。他只能算认真,完全说不上刻苦,而我却一如既往地努力。但我原来的优秀呢?都跑哪儿去了?

我从来没有松懈过,可是成绩却总是差强人意。

“你是如何做到的?看你学习起来很轻松,成绩却那么好?有什么好方法?”我鼓起勇气,终于向邱子君问 出了这个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以前,面对优秀的邱子君我是不服气的,虽然成绩上输他,但在言行上我还是保持自信,绝不向他低头,更不愿向他取什么经,我只认为,他不过比我聪明点而已。

高三必须要迎战“高考”,我认清了状况。我如果想在高考时成绩提升的话,就要得到邱子君的指点,学到他的方法。成绩好的人,除了天赋、努力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学习方法。

“你终于肯对我放下你骄傲的自尊啦?”邱子君说。

“为了成绩,还要什么面子?”我如实说。

“榜样在身边,你从来不知道珍惜和利用,如果早早地主动向我请教,你的成绩早就提高一大截了,哪还要面对不及格的卷子难过呢?”邱子君嘲讽我。

听他这么说,我不悦地嚷:“那现在我向你请教,肯不肯传授几招呢?”

“你这人就是这样,向我请教还这么硬气。不过,我喜欢,这才像当初的你。”说着,他拍拍我的肩膀,以示他的友善。

初中的老同学都知道,我和邱子君曾是最强劲的对手。我不服输,而他也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为争第一,我们水火不容。

我们以相同的分数考上高中,哪知道,他是越战越勇,而我却再没有能力与他一较长短。我知道自己一直是努力的人,但不知问题出在哪,学起来特别吃力,但成绩又不见好。我们鬼使神差的又分到一个班,还是同桌。他的成绩让我既惊讶又羡慕,我再也没有能力成为他的对手了,他是高高在上,天天被老师夸的“学霸”,而我却是名“差生”。

看我上课总是恹恹欲睡,他告诉我,首先要保证睡眠时间,养足精神才能有效率地学习,否则就是做无用功。“可是作业做不完呀?”我难为情地解释。“那就不做了,反正你做的都是错的,还熬什么夜?有意义吗?”他干脆地说。我默然,不知如何反驳。

“你的问题我都清楚,早之前就想告诉你,不过,怕惹你不高兴就忍住没说了。只是你知道吗?忍住不说话挺难的。”邱子君一副很明事理的表情说,接着,他就把我的问题一一罗列出来。没想到,他还真了解我。

他告诉我,再不能用初中的学习方法应对高中的学习,特别是高三,学业压力大,每天作业、考试又多,如果不弄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就会毫无头绪。

“刷题很好,但要有选择的刷,时间有限,你不能没完没了的做同类型

的题,人累,效果却不好……自己越薄弱的地方,越得咬紧牙一点点啃清楚,真正弄懂后再做题才好。”

邱子君见我一错再错,却还在刷题时,凑过来说。他让我整理出这几个月以来考试的错题,仔细看过后,他就开始给我补缺补漏。他的讲解深入浅出,那些让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难题,经他一指点,我竟豁然开朗,有种顿悟的快感。

他还告诉我,不同的科目要用不同的方法。该熟背的内容一定不能松懈,该理解的一定得先理解。要完全看明白书上的例题,再找同类型的题练手,直到熟能生巧,举一反三。看着对我这么热心的邱子君,我有点后悔之前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就像他说的,如果我早点向他请教,我的成绩早提高了。不过,现在也不晚,我好好努力,竭尽全力去拼一把,成绩总会进步的。

我听从邱子君的,不再熬夜,不再无意义的刷题。既然拿起书本了,就得全神贯注,不能让自己分心。我从高一的知识开始贯穿,把自己没理解的内容抄下来,先自己想,想不通后再请教邱子君。

一段废寝忘食拼搏的日子,身体很累,热情却是日益高涨。以前晕乎乎的脑袋,现在莫名的感觉到越来越清晰,浑身都充满了斗志,为了不负青春,我要用汗水装饰自己的高三岁月。

高三年级的每间教室里,同学们的书桌上面都摆满了书本,高高的书堆下,所有同学都在埋头学习。越临近高考,这种紧张的氛围,越让我如临大敌,脑中的弦又开始紧绷。

“我都教了你那么久,

成绩也提高了,你得报

答我。”邱子君认真地

对我说。我不

知道他葫

芦里卖

什么药, 但依

旧很肯

定地答

应了。没

想到,他竟

然要求我每天

放学后都要陪他

到操场跑步。

“跑步?”我以为

自己听错了。“是跑步。你们面对考试会紧张、会有压力,其实我也会。去操场跑跑步,放松一下心情,可能就好了。”他实话实说。

“我听你的。不过,你成绩那么好,怎么可能会紧张?会感觉到有压力?”

“我又不是神仙,成绩好的学生因太紧张而考砸的不多得是吗?”邱子君说。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要适当的让自己身心放松。

在铺满夕阳的操场上,邱子君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又蹦又跳,一直冲我叫:“来呀,你来追我呀!”我听到他挑衅般的叫嚷后,大步流星飞奔过去。邱子君见我要去逮他,撒腿就跑,跑远后又回过头来冲我做鬼脸。

余晖映照在他的脸上,明亮而耀眼,他额头的汗珠熠熠生辉,一如我们用汗水装饰的高三岁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