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江小鱼的情书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迅速把信纸展开,睁眼的一瞬间,我就僵住了。真的是江小鱼,他的字迹烧成灰我也认得。他喜欢我?怎么可能呢?

Adolescent Health - - Heart Sound 女生秘密 - 文/安一心 (编辑 赵曼)

一江小鱼把信递给我时,脸有些红,他还左右张望了一下,悄声说:“回家再看!”然后低下头,急急地离开了。

“你干嘛?搞得跟做贼一样。天天见面还写什么信呀?你该不会给我写‘情书’吧?你死定了!江小鱼,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我故意绷起脸说。

江小鱼没停住脚步,他只迟疑一下就匆匆跑开了。我看着他瘦高的背影不由笑起来,这个江小鱼,神秘兮兮地搞什么。

粉红色的信封很漂亮,还画着很多“桃心”,只是封面上一个字也没有。我扬起头寻思,该不会真是一封“情书”吧?但仔细想想,怎么可能呢?江小鱼是我的邻居,他家在我家楼上,每天都得打几次照面。出生在同一个月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幼儿园、小学、中学,一直同班,基本上都是在争吵和打架中度过的,只是上了初中后的这两年关系稍有缓和,但我从来也没感觉到,他会喜欢我呀?我可忘不了,小学时,他还曾扬言:宁愿长大后去当和尚也不会喜欢我。

小时候的他很淘气,常爱来招惹我,我可不是那种娇滴滴只会哭鼻子的小女生,他惹我时,我就掐他,我习惯叫他“害人精”,他也不客气地骂我“男人婆”。

越想越觉得不可能,我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

放学回到家,我正掏钥匙开门,江小鱼就从楼上下来,一见到我,脸不知怎么的突然就红了。“我妈说,晚上让我到你们家吃饭,她和我爸有事在忙,要晚些回来。”

“嗯。”我看见他涨红的脸,莫名地心虚,轻声应了句就躲进房间了。怎么会这样呢?我干嘛要心虚?江小鱼常在我家吃饭,我也常在他家吃饭,从小到大,我们一直是这样两家轮流放养的。

我打开条门缝,偷偷瞟一眼,江小鱼在看球赛,我妈在厨房煮饭。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于是放心地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歪着脑袋想,想不明白后,索性拿过书包,取出江小鱼递给我的信,看看就知道了,我干嘛瞎猜呢。

小心撕开封口,掏出信纸,折成了“桃心”的形状,上边还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我的心不由得猛抽了一下。真的是一封情书?江小鱼写的?还是别人?脸在不觉中热辣起来,连耳根都开始发烫,心里悸动,手在颤抖。第一封情书,会是谁写的呢?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迅速把信纸展开,睁眼的一瞬间,我就僵住了。真的是江小鱼,他的字迹烧成灰我也认得。他喜欢我?怎么可能呢?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我匆匆扫了眼最后的落款——喜欢你的人, 连个名字也没有。但我确定就是江小鱼了,这个家伙,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不会是逗我玩的吧?又不是愚人节,开什么玩笑。再说了,情书这种事可以随便用来开玩笑吗?

老妈催我出去吃饭时,我一边应着一边浏览信的大致内容。“你温柔似水的眼眸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太搞笑了,在江小鱼眼中,我什么时候有温柔的样子呀?他说我是“母夜叉”我会信,这太离谱了。

吃饭的时候,看见老爸回来了,我就嚷:“爸,江小鱼说他……”我刚想说“江小鱼说他喜欢我”时,我突然瞥见江小鱼的脸又红了,于是急急地改口: “江小鱼说他要挑战我,这次考试,我又抢回了上次被他抢去的第一名。”我边说话边扫了江小鱼一眼,听到我的话后,我感觉得出,他松了口气。

“你们两个都不错,长期霸占着班级前两名的位置,挺有出息的。”爸爸乐呵呵地说。我看着笑容满面的爸爸,暗想,如果我刚才说出江小鱼喜欢我,爸爸会有何反应呢?高兴?还是生气?

妈妈笑着接过话茬儿:“是挺有出息的,比小时候强多了,那时你们两个欢喜冤家,成天打打闹闹,很是烦人,长大了确实也就懂事了。”

“妈,那我们算不算传说中的‘青梅竹马’?你们以前有没有给我们‘指腹为婚’呢?”我逗乐着问,不经意中又瞥了江小鱼一眼,他正埋头吃饭,但估计耳朵早已竖起来了吧。

今天的江小鱼很安静,怪怪的,一句话也没说,平时他比谁都话多,常与我针锋相对,我们的“伶牙俐齿”都是这样练出来的。

“羞羞脸,还指腹为婚呢?不过呢,在你们出生前,我们和小鱼的父母确

实有开过这样的玩笑。”老妈如实地说。

“是吗?都没经过我们的同意。”我撇了撇嘴,又把目光再次转到江小鱼身上。他依旧埋头吃饭,但眉稍似乎带着笑意。我又想到江小鱼写给我的信,心里疑惑,难道这家伙真喜欢我?

江小鱼很快就吃完饭,然后借口回家写作业,匆匆上了楼。他有些慌乱,又有些抑制不住的喜悦,整个表情都跟平时不一样,害我也跟着心烦意乱起来。

可是这种感觉怎么这样怪呢?我更习惯和江小鱼唇枪舌剑,就像小时候那样打打闹闹,他说他喜欢我,让我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不行,一定不能让他喜欢我,这样楼上楼下的住着,多难为情呀?万一哪天我们不好了呢?该怎么相处呀?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是他在信中所写的那样,我不是温柔的女生,也没有亮如星辰的眼睛……

第二天早上,江小鱼如常又来敲我家的门,邀我一起上学。我哈欠连连, 虽然洗过脸了,但还是睡意朦胧。打开门,我慵懒的向他喊了声“:早上好呀!”

江小鱼温柔地望着我,脸上笑容可掬。我猛地打了个激灵,他温柔的表情让我即刻想到了他写的信,于是马上收敛起懒散的表情,认真而严肃地说:“江同学,早上好!”

江小鱼递给我一罐他妈妈早上磨的花生浆,关切地说:“趁热喝!味道很好,我加了牛奶,知道你喜欢这样配着喝。”

“谢谢呀!”我随意接了过来,拧开盖子,直接对着瓶口喝。

“慢点,小心烫。”他这样让我很不自在。太突然了,以前他从没这样耐心地对过我。

“喂!那个——江小鱼,我有话要对你说。”上学的路上我突然站住,支吾其辞地说。

“江小鱼同学,以后请不要再开 这种玩笑,情书这东西不是随便送的。我们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太不舒服了,而且我们现在才多大呀?如果十年后,你还有这心思,再说。行不?我现在更需要的是一个学习上的竞争对手。”我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江小鱼用吃惊加疑惑加略伤感的眼神望着我,我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其实面对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我是惊喜交集,我很开心有人喜欢我,但又担心耽误了彼此的学习,这是得不偿失的。

我很明白在什么年纪该做什么。我和江小鱼能够像过去一样相处,即使天天针锋相对又有什么不好呢?毕竟他在身边,我们共同在成长,我们是彼此赶超的目标。至于十年后的事,还那么遥远,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