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长莺飞的青春,我们拔节生长

游琪说时,董棋脸上竟呈现出“害羞”的表情,逗得游琪大笑。两人一路谈笑风生,车窗外的风景飞掠而过,在这草长莺飞的青春,拔节生长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不可抑制的青春情愫在暗自涌动。

Adolescent Health - - Special Subject 专题策划 - 文/冠一豸

A

“那个穿粉色衬衣的男生好帅哟!游琪,你看。”

游琪才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刚坐下,同桌俞立就凑过来,趴在她的耳畔一阵嘀咕。游琪大口大口地喘气,五层楼的台阶,她硬是一口气冲上来,正累得额头冒汗,浑身酸软,哪有心思看什么帅哥呢?但经不住俞立的一番鼓动,她抬头沿俞立的手指方向朝窗外望了过去,一个粉衣男生高高瘦瘦的背影正对着她们。

“一个背影有什么帅的?说不定他满脸青春痘,再说了,爱穿粉色衣服的男生一般都特‘娘’,我不喜欢。”游琪没好气地说。她有点烦这个胖胖的新同桌,总是神神叨叨的,还特别花痴,看见个男生就惊叫“帅哥”。哪 有那么多帅哥呀,放眼全校,虽然才升上高中没多久,但她见到过的男生没几个出众的,都很普通。

“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呀,他是隔壁班的,我见过他,真的长得好帅,特别像电影里面的明星。”俞立见游琪诋毁她心目中的帅哥,急急地辩解起来。她已经观察过他好几天了,虽然衣服换了,但那背影肯定不会认错。

游琪见俞立急了,便换了口吻说: “好啦好啦,我错了,他肯定是个帅哥。”游琪不想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和俞立争,虽然才同桌没多久,虽然俞立有点烦,但游琪感觉得到俞立的真诚,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与她交往简单、轻松,让人舒服。

俩人正说着话,铃声响了,粉衣背影男生突然就转过身来往游琪这边

看了一眼。俞立激动得笑靥如花,而游琪却是愣住了,好熟悉的面孔。脑子在飞速运转,游琪在男生转身离开时,已经想起一个人,那是她在初二时参加市里的辩论赛的对手,名字好像叫“董棋”。

之所以对董棋印象深刻,是因为游琪在自由辩论过程中,有一句话说得不够严谨,被对方的董棋抓住了把柄,然后经过他的旁征博引,一举把她所在的队击败,最后屈居亚军。董棋巧舌如簧,辩解过程中凛然的气势都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最让游琪气愤的是,最后的合影中,这个击败她的男生居然就站在她的身旁,还笑得一脸灿烂。

B “他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下课后,游琪假装随意地问了俞立。

“谁呀?你问谁的名字?”俞立疑惑。已经过了一堂课的时间,她不明白游琪突然提起的人是谁。“你喜欢的粉衣帅哥呀。”游琪说。俞立听到游琪主动跟她聊起帅哥有些意外,在她眼中,游琪是个很漂亮,也很骄傲的女生,很少主动说话,更少主动提起某个男生,从不曾向她 打听过谁。“他是不是很帅?我都说了,他脸上不长痘,也不娘的。”俞立兴致勃勃地说起来,说着,她还用探究的眼神瞄了游琪一眼,然后凑过头去“:你喜欢他吗?不过他的名字,我还没来得及去打听……”

“谁喜欢他啦?不过有点眼熟,像我的一个仇人。”游琪眼神上飘,一脸不屑的表情。

“仇人?你的仇人?你不会为了泄私愤伤及无辜,找他报仇吧?”俞立紧张起来。

“你说什么呢?什么报仇。他就是有点像我以前的一个对手,在一场于我而言很重要的比赛中,他赢了我,让我们队惨败……”在俞立的追问下,游琪絮絮叨叨地讲起了两年前的那场辩论赛。

如果不是遇见董棋,如果不是他抓住了她话语中不严谨的地方,已经胜券在握的她就可以带领她的队为学校夺得市中学生辩论赛五连冠的称号,就因为他,让这个梦想破碎了,游琪也为此消沉了好长时间。

“他这么厉害呀!”俞立听完游琪的述说,没有安慰正为往事耿耿于怀的游琪,反而不由自主地发出感慨。游琪有点恼了,她白眼一翻:“你几个 意思呀?幸灾乐祸吗?”“没有没有,就是没想到,他长这么帅还这么厉害。”俞立赶紧解释。不解释还好,这一说,游琪更不乐意了,生气地嚷:“不就问你一个名字,这么多话。”

见游琪真生气了,俞立靠过去,笑着说:“我这就去帮你打听他的名字,看是不是叫‘董棋’,笑一个,我走啦!”说着,亲昵地搂了游琪一下。

俞立离开教室后,游琪无聊地趴在桌面上,眼睛盯着黑板,思绪却径自飞扬起来。两年前的那场辩论赛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记得他口若悬河把自己辩得哑口无言……

“同学,能借一下你的英语课本吗?我忘带了。”在游琪漫天神游时,窗外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转过头看,居然是粉衣背影男,他在走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脸上挂着笑。来不及作出反应,已经有人把她的课本递了过去:“可以的,我们游琪很大方。”原来是刚离开教室的俞立又回来了。

C

俞立带回来的消息证实了游琪的猜想,他真是那个令自己惨败的董棋。

两年不见,他长高了很多,记得比赛合影时,照片上的他们个头差不多高。

“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男生变得更厉害。”游琪在得知粉衣背影男就是董棋后愤然道,她有点惊讶于董棋的变化,不仅长高了还变得更帅。比赛时,他就只是个清秀的小男生,如果不是他将自己击败,游琪肯定记不住他。

“他一定还记得你。借书?那是和女生搭讪最老套的借口,看来他想接近你。”俞立颇有见地。她的分析,游琪想了很久。他想接近我?为什么?喜欢我吗?

放学时,董棋已经等在楼梯口,他手里拿着游琪的课本,正翘首期待。游琪过来时,他迎过去,笑着说:“谢谢你,游琪!还你课本,我叫董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游琪接过课本,疑惑地问。“你的课本上有写名字。”董棋如实说。

“帅哥,你是不是经常这样搭讪女生呀?这招可太老套了。”俞立当面揭穿董棋,没想到,董棋却一脸迷惑地问: “这就叫搭讪吗?我真的忘记带英语课本了。”董棋一脸正经的解释逗乐了游琪,她笑着对俞立说:“你就这么忍心当面让他难堪呀?”

游琪的话俞立懂,于是她马上转移话题 :“一块回家吧!对了,董棋,你家住哪,同路吗?”董棋说了地址,正好和游琪同路,于是出了校门后,俞立自觉地说:“你们同路,一块坐车吧,我的方向和你们不同,得到对面等车。”

俞立一走,游琪就觉得不自在了。虽然以前也和男生一块坐过公交车,但大家都只是普通同学,可是现在, 就像俞立说的,董棋喜欢自己,这样冒然的和他同乘一辆车,合适吗?

在游琪犹豫时,公交车正摇摇晃晃开来,一大群刚放学的同学都涌到站台。游琪和董棋被人群挤到一块,车一停好,大家蜂拥而上,他们俩也被挤上了车。

放学期间,车上人多,大家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挤满了车厢。游琪和董棋面对面站着,随着公交车的启动,人群的推搡,两人的身体时不时碰触在一起。游琪的脸莫名涨得通红,她往后移了移身体,身上还是热出了汗。她用余光瞟了董棋一眼,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额头上全是湿漉漉的汗珠。

在人声鼎沸的车厢里,游琪一路沉默着,她希望董棋能说点什么打破尴尬的沉闷,但他就是不开口,实在让人窘迫,于是在离家还有一站时,游琪先下了车。

D好事的俞立在事后几次追问游琪,那天中午他俩一块儿坐车都聊了些什么,他有没有给她一些暗示。游琪瞪着俞立说:“你猜呢?”游琪越是不说,俞立就越想入非非,一定戏码多多。

可是无论俞立怎么问,游琪就是不告诉她,气得她几天不和游琪说话, 还说游琪“重色轻友”。游琪其实挺恼的,她以为董棋既然主动搭讪,总该先说点什么吧,甚至聊聊那场让她并不愉快的辩论赛也好过一路无语。可是他居然什么都不说,真以为“沉默是金啊”。

游琪是个傲气的女孩,何曾这样窘迫过,再想想两年前的那场辩论赛,她决定以后再不理睬董棋了。虽然长相不娘,但穿着就娘,没勇气就不要学别人搭讪。

在走廊相遇时,董棋先开口打招呼,但游琪扬起下巴,昂首挺胸走过,连瞟也不瞟董棋一眼。董棋愣了下,不明白自己怎么惹恼了游琪。

俞立偶然发现这一场景,又凑过去问游琪。游琪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这样八卦呢?整天问七问八的,真烦人!”面对吃了枪药般的游琪,俞立暗想:果然是有不可思议的戏码。

俞立是喜欢董棋,但更多的是欣赏,于是她悄悄去找董棋问个究竟。“我也不知道呀,好好的,她就当作不认识我了。”董棋说。

“你肯定把她惹恼了。”俞立说着,思忖着怎么劝和。一会后,俞立又问董棋,为什么找游琪借英语书,是不是喜欢她?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她?

“我以前不认识她。喜欢她?说不

上,但印象很好,借书只是刚好她坐在窗边,又正好看见她的英文书在桌上。”董棋说。

“这样呀!”俞立不再说了,如果让游琪知道,她只是一厢情愿,游琪一定会翻脸。哪个女生愿意让别人知道她会错意了。想了想,俞立又问董棋: “那你现在喜欢游琪吗?你们以前不是一起参加过辩论赛,你还赢了她,你不记得她了?”俞立藏不住话,她一股脑儿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董棋愣住了,他当然记得两年前的辩论赛,他甚至于悄悄喜欢上了那个伶牙俐齿的女孩,最后合影时,他还特意站在她身旁,只是比赛结束后,他们再也不曾见过面。他真的没想到,那个女孩就是游琪。

E

董棋已然明白游琪就是两年前他在辩论赛相遇的女生后,他对游琪的好奇和好感与日俱增,他也想到了,或许正是自己一路上的无言惹恼了游琪。虽然游琪不再搭理他,但董棋依旧一如既往地一看见游琪就主动打招呼,就算面对游琪的视若无人,他也不退缩。

有一天上学时,两人又在公交车 上相遇了。游琪上车后,董棋欢快地叫:“游琪,过来坐,这儿还有一个位置。”车上的人好奇地望着游琪,她有点窘迫,只好过去。一坐下,她就没好气地问:“你不是和我没话可说吗?怎么还这样一次次打招呼?就当陌生人好了。”

“我真没想到,你就是两年前我认识的那个女孩,我想了她两年,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你……”董棋说。游琪心花怒放,但还是故意绷着脸说:“想了两年?谁知道呀?我变化有那么大吗?难道我已经老到你认不出来了?”

“不是不是,你比以前漂亮了。”董棋急着解释。

游琪扭头瞪着董棋问:“难道我以前很丑吗?既然觉得我丑,你还想两年干吗呢?”面对伶牙俐齿的游琪,董棋似乎又见到了两年前与他针锋相对的女孩,笑容可掬地说:“现在完全和记忆中一样了,我就喜欢看你辩论时那副不服输的样子。”

说起两年前的辩论赛,想着他把自己击败的结果,游琪忿忿地说:“明着夸我,其实是在变着法子夸你自己吧?我记得,当时是你赢了我,你是冠军。需不需要我夸你几句呀?”

“不用啦,多不好意思。不过,你要是愿意夸,我倒也是喜欢听的。”

面对董棋的油嘴滑舌,游琪的恼怒早就一扫而光,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两年前的一场比赛,居然会让一个陌生的对手对自己念念不忘。

“还要我夸呀?全校的女生有一半都对你仰慕不已了。”游琪故意挤兑董棋,她从俞立那里听到过许多关于董棋的事。好多喜欢董棋的女生都偷偷给他递情书,送礼物,甚至还有人半道上拦住他告白,害得他“惶惶不可终日”。游琪说时,董棋脸上竟呈现出“害羞”的表情,逗得游琪大笑。两人一路谈笑风生,车窗外的风景飞掠而过。

在这草长莺飞的青春,拔节生长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不可抑制的青春情愫在暗自涌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