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家”于音——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

Adolescent Health - - Self Discipline 律动身心 - 文/香草

她供职于世界 500 强公司,深受老板器重,却因为酷爱跳伞毅然辞职;她曾创造中国最高跳伞纪录,并以性命为筹码,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翼装飞行“征服”喜马拉雅山的中国人!她想以自己的毕生精力,来教国人学跳伞。还计划 2019 年能够代表中国挑战翼装飞跃南北极!这位疯狂女孩想向世人证明,“外国人玩得好的极限运动项目,我们一样能玩到顶尖!”留学美国,东北美女热爱上跳伞

今年 31岁的于音,是个性格豪爽的长春女子,爱好户外运动的她天生就像个男孩,喜欢冒险和挑战。9岁时偶然看到有人乘坐降落伞从天而降,于音瞬间就被这种极限飞行运动迷住了,觉得非常刺激也很酷,心想,如果自己长大后能做个跳伞运动员就好了。

虽然当时没有跳伞的条件,但一点都妨碍不了这位“野”丫头挥洒本性。学滑板把脚摔骨折,打着石膏听摇滚乐,写小说,组乐队。19岁时写了首歌被编成彩铃获得不少下载量,于是她开始四处走穴演出一年,每场演出费都舍不得花,悉数攒下来。

2008 年,于音到美国亚特兰大南方理工学院留学,从大一开始,就靠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在中餐厅端过盘子、给美国人家修剪草坪、在建筑队刷油漆、帮人停车、健身教练、图书管理员……细数下来,竟打过27 份不同的工,每天固定打三份工。为了让时间够分配,就连休息睡觉都要精确到分钟。日复一日的消磨和重压,却让她感受到一种生命独立的滋味。

2010 年,已经转到芝加哥读商学院的于音,第一次有机会真正接触到跳伞。那一刻,她又一下想到了儿时的梦想。令她有点失望的是,跳伞圈里大多是西方人,少有华人面孔。刚去学跳伞时,于音先坐了一星期冷板凳,没人跟她说话,也没人教她。

第一次跳伞,于音情绪有些紧张。机舱门缓缓打开,一阵疾风袭来,尽管穿着厚厚的衣服,她还是感受到刺骨寒冷。大家一一跃出舱门,最后飞机上只剩下她和教练。于音还在犹豫不决,伸出的左脚又缩回来,一旁的教练看不下去,推了她一把,正是这一推,她才有了第一次跳伞经历。

后来好不容易跳了20多次后,因 为跳伞的专业英文不够灵光,于音忘记教练告知的一项重要规定,这个专业术语叫“no low turns——不能低空大转弯”,正因为这个疏忽,差点让她丧命。那天于音在跳伞着陆时,下方是一条车水马龙的高速公路,马上就要降落到这条公路上,情况非常危急。情急之下,她做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当时已经是 500英尺以内的低空,甚至可能已经到达 200英尺的高度。她做完这个 180度大转弯,根据伞的原理就会直接摔下来。

事实正如前人总结的理论,于音以每秒 20米的速度重重地砸到地上。幸运的是地上有一团矮木丛,她恰好被木丛接住,缓解了巨大冲击力。她很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手的整块皮掉了下来,断了三根手指头,而比受伤更让她难受的是面临禁跳和被劝退。

有了这次血的教训,跳伞时她再也不敢马虎。由于训练刻苦,技术也随之越来越好。一次朋友为她拍了个视频,只见于音站在舱门口,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了下去,随即她张开了自己的“翅膀”。绝美寂寥的山巅,唯有她如一只飞鸟在那里盘旋。于音说

那一刻的感觉真是刺激极了。

从此,于音便像着了魔似的疯狂爱上了这项运动。“我的性格是每做一件事都尽力做得出色。跳伞存在着很高的危险性,只有当你置身于白云之上、蓝天之中的时候,才会找到那种妙不可言的成功感。”

760次的跳伞履历让她从菜鸟变成了美国跳伞协会D级别跳伞运动员。跳伞第 3 个年头,于音打破了 2.6 万英尺华人跳伞的最高纪录。离开世界 500 强公司,创造中国最高跳伞纪录

从芝加哥读商学院取得硕士学位后,于音有幸进入美国一家世界 500强企业工作。并一步步拼成年薪40 万美元的高管,尽管平时很忙,但她仍常年坚持每周固定去跳伞。从飞机上跳过,热气球上跳过,受的伤一道道结成疤,却乐在其中。

于音利用每一分钟的业余时间,从一个跳伞菜鸟变成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人世界级裁判 AFF 教练。每年除了完成上百次跳伞训练,还要执裁300场以上的比赛,当中国跳伞队的海外指导。

除了跳伞,从 2014 年开始,于音 还迷上了翼装飞行这种极限运动。翼装飞行,是指运动员身着带着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等一跃而下,借助空气一路滑翔。在接近极限开伞距离时,打开降落伞从而平稳着陆。这项运动可以满足人类在空中独立飞翔的梦想,但也在世界六大高危极限运动中居榜首,死亡率高达 30%。全球仅有几千名敢于进行翼装飞行的运动员。于音有幸成为中国第一位翼装女飞行员。

她说,看过电影《蝙蝠侠》的人,也许会发现,翼装飞行与蝙蝠侠使用斗篷从高处滑翔的情形很相似。“在空中滑翔时,飞行员可以感受脱离重力的快感,尽享风驰电掣的速度,同时将大好河山尽收眼底,惊险刺激而又畅快淋漓!”

2016 年 7月,于音忽然萌生了“翼装飞跃喜马拉雅”的大胆想法。当时很多朋友都吓了一跳,认为她疯了!于音说:“挑战喜马拉雅山脉是所有极限爱好者的梦想,多年来,曾有来自瑞典、挪威、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飞行员,想用用翼装飞行的方式征服它,但大都以失败而告终,有的甚至为此丧生或落下终身残疾。”更令她不服气的是,从没有中国人用翼装飞行 挑战过这座山脉,这更加坚定了她代表中国去完成这项挑战的决心。

然而恰在这时,于音刚刚协助公司北美总部完成收购最大竞争对手的案例,一封升职加薪的信在等着她。而与此同时,北美市场总监的桌上也收到了于音递上的辞呈。总监问她,是需要加薪还是更多的假期?还是希望一个更好的办公室?“都不是,只是答应你的事我做完了,答应自己的事还没有,所以打算去完成。”美国国家队为了留住她承诺给她发美国国籍仍被她拒绝了,运动公司高薪聘她当总监也被她拒之门外。

对于跳伞,于音想要挑战更多。然而,要身穿翼装飞越喜马拉雅并不容易,不仅要克服高原缺氧、极寒等环境影响,还要面临“离机自旋”等多种技术难题。从 2017年1 月开始,于音便正式投入到针对这次挑战的训练中,包括跳伞、风洞、翼装、力量、体能等,仅在夏天就进行了 200 次专项训练,每天忍着之前的尾骨断裂、膝盖积水等旧伤的疼痛,凌晨5点起床,叠伞、跳伞、飞翼装、看视频纠正动作。此外,她每天还抽出时间到健身房进行各种器械锻炼,100个来回的游泳锻炼,以提高心肺功能。

5月份,于音在美国完成3万英尺跳伞,创造了中国最高跳伞纪录。这次挑战过程中,飞机爬升近两个小时,缺氧令她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头部越来越胀,视线开始变窄,手指脚尖都冷得发麻。离开机舱后,便出现致命的自旋,还好速度不快,在空中掉落了 3000英尺左右。当一切逐渐恢复正常、开伞以后,于音望着越来越近的大地心里感恩,“我没死,世界还在我眼前,就是对自己最大的馈赠”。这次破纪录是为了翼装飞行喜马拉雅试水,提前适应无氧翼装飞行环境。

但要真正实现这个梦想,可谓困难重重。首先,喜马拉雅山脉的环境比较独特,平时在训练中无法模拟该环境,而在多山和缺氧状态下如何进行翼装的控制,对于音而言也是一个新的难题;还有,由于从没有女性做过此类挑战,现存极少的经验都是男性总结出的,男女身体结构不同,她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2017 年,9 月 12 日,于音 30 岁生日,距离喜马拉雅的生死挑战越来越近。她立下遗嘱:“我若不幸去了天堂,葬礼上一定要有波多威士忌,大家一定要喝多,一定不许哭,都洒脱点。遗体能用的都捐了,不能用的都烧了,由我的学生们带上我的骨灰盒在天空中跳伞,让我的骨灰能够撒向天空。”

挑战喜马拉雅山脉,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

喜马拉雅山脉处于高原地带,意味着挑战者要面临缺氧、极寒的环境及其所带来的身体高原反应。翼装飞行挑战前,于音还要先适应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她从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山麓开始徒步,连续四五天每天行走 20多公里,于音终于爬上了喜马拉雅一座海拔近 5000 米的高峰,全程就 像一场苦修。此刻,只见山峰凌厉如刀,像是给前来的户外玩家以警示:“这里是以性命为筹码的赌场,再娴熟的高手,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她解释说:“爬上高峰是为了搭乘直升机达到想要的高度。”在高空之上,于音要穿戴着约30斤重的氧气装备从直升机上跳下。其中最大的风险是,在飞行过程中供氧设备一旦出现故障,她就会因为缺氧而失去意识。在技术上,于音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离机 自旋”,她解释说,高空中如果没有足够的氧气去支持飞行人使用无动力飞行器,可能会导致身体自旋,自旋后几秒钟内人就会失去意识,严重的会导致脑死亡。

2017 年 11月3 日 9 点 20 分,于音坐上了直升机。起飞时,她先是透过窗户看到了直升机带起的尘雾,随后看到了树和山,再往后看到了一座又一座的雪山,最后她看到了珠穆朗玛峰。

随着直升机上升,气温变得越来越低,于音的脚尖手指尖开始发冷,嘴巴变干,身体很难受。在空气稀薄的高空她感到了害怕,因为在她之前,从未有中国人在喜马拉雅之上翼装飞行。

挑战前,于音的身体就出现高原反应,整个人疲惫不堪。随着飞机高度上升,上次创造中国最高跳伞纪录的各种不良反应再次出现,这次又增加了恶心、干呕的感觉,主要是因为呼吸、吞吐的过程和平时不一样。她只能尽力平复紧张恐惧的情绪,心中默念“我会成功的”。

到达 2.3万英尺的高度后,于音打开舱门,冷冽的空气疾速袭向她的每个毛孔,深吸了一口气稳稳站住。接着,她以性命为筹码纵身而下,开

始了惊心动魄的挑战。

此刻,群山尽入眼中,一切生灵都微小如蝼蚁。这一跳,她虽然用了9个月来做准备,但基本上还是向死而生。在离机时,于音出现了轻度的自旋,好在很快制止了旋转。

在飞行中,女孩看到有深灰色钩边的白色雪山,珠穆朗玛峰上飘浮着一层淡淡的旗云,这是在山脚下和爬山中无法直接看到的风景。“那时候感受到的人与自然的联系已经超越了所有的紧张,心里是很平静的”。

从珠峰的山尖边飞过,她感觉既紧张又兴奋。在高于降落点3800 英尺的空中,降落伞开启,之后于音顺利地回到了地面。这一刻,世界纪录被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东北姑娘刷新。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做到此事的中国人。

其实在此之前,于音已经打破美国无氧 2.6万英尺高空跳伞纪录、有氧 3 万英尺跳伞纪录、2.8万英尺华人翼装最高飞行纪录。

事后有记者问:“为什么要飞行喜马拉雅?”于音回答:“世界上没有任 何一个女性做过这件事。在翼装飞行运动项目里,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在制定规则和探索人的认知体验边界。我就想证明,外国人玩得好的,我们一样能玩到顶尖。”

喜马拉雅翼装飞行挑战成功后,于音回到了长春的家中。“在家的时候爸妈还问我什么时候退役,还是担心我的”。于音说。

如今,于音已经正式创办美国首家华人跳伞学校——于斯人国际跳伞学校。独创一套跳伞考证和进阶体系,以保证安全高效地理解跳伞方式和安全细则,获得全球认证的跳伞执照。

目前,虽然跳伞项目在中国还无法迅速推广,但于音说,她会一点点帮助极限运动爱好者实现飞翔梦。目前,于音正在寻找一个适合在国内开展的基地,早日能让小伙伴不出国门,就可以学到正规USPA体系(翼装飞行官方认证系统)的课程。

于音说她想以自己的毕生精力,来教中国人学跳伞。女孩下一步的计划是,希望 2019年能够代表中国人挑战翼装飞跃南北极!

国际极限运动员于音

于音在高空飞行中拍摄

她打破了中国人的翼装飞行纪录

翼装飞行喜马拉雅中国第一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