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动画与传统美术的探索创新

——以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为例【摘 要】儿童安全教育一直是备受关注的社会焦点问题。随着社会快速发展,中国儿童在享受丰富多彩的美好时光之余,自我保护意识、自我应急意识、自我逃生意识都仍处在欠缺之中,如何解决儿童的安全问题,不能仅仅依靠父母家长的时刻保护,更为重要的是从根本上、从意识上加强儿童自我能动性。本文从最受儿童喜爱的动画入手,结合传统美术的艺术手段,初步探索传统美术和中国动画的结合与再创造,以美术的形与神、色与彩,营造中国动画的新氛围,在传统素材的基础上,探求不一样的表现手法,以更生动、更贴切、更符合中

Arts Circle - - 设计与应用 - 文 / 王嘉璇 [昆明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

儿童安全教育的培养,途径繁多、方式多样。从家庭讲,父母的教育,会深植于孩子安全意识中;从学校讲,老师的教导,会再次提升孩子对安全的重视。但从社会方面来说,往往会因为方式的单一与陈旧,反而被家长与孩子这个群体所忽视,但其却是首当其冲和不可忽视的问题,是真正提高“全民安全意识从娃娃抓起”的重要保障。如何将安全意识有效传递给儿童,笔者认为,运用动画这种孩子最乐于接受的方式,并将其与中国传统美术结合进行再创造,将在很大程度上提升儿童安全意识。

一、中国动画的发展过程

中国动画萌芽于20世纪20年代,《大力水手》等一系列动画登录中国后,国人叹为观止,无比的震撼与惊奇。后来,在万氏兄弟的努力下,最原始最简陋的中国第一步广告动画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摄制而成。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动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的稳定社会环境。这个时期,中国动画在题材选取上主要服务于儿童,更是将中国传统的美术融入到动画之中,初步尝试。尤其是1961年《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1963年的《牧笛》更是具有跨时代的意义,运用中国水墨画刻画人物、景物和事物,扩大了水墨动画的表现方式,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

“文革”后,中国动画步入一个全新的时期,电视的普及,更是带动了一批相关产业,中国系列动画短片应运而生。《阿凡提的故事》《黑猫警长》《葫芦兄弟》《邋遢大王历险记》等耳熟能详的作品,充实了一代人的童年。

直至目前,动画已不单单是一门艺术,更是成为了一项极为重要的产业项目。据报道统计,日本动画已经成为日本第三大产业,年营业总额达到230万亿日元。而我国目前仍处在现代动画的探索阶段,虽然涌现出如《秦时明月》《不良人》等新型三维立体动漫,但依然难以扭转不利的局面,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亟待我们认真反思总结,不断改良提升我国动画产业内容。

二、儿童教育类动画的现状与困难

中国儿童教育问题,是每个家庭最为关心的问题,其中安全教育也是其中关键环节之一。安全教育不能仅仅依靠学校和家长,社会因素也应履行其应尽的职责与义务,其中又以中国动画最为突出。交通安全、人身安全、防火安全等动画片也在中国有所创造和传播,安全类广告动画小短片,时常在公益时段播放,在生 活的点滴中逐步融入孩子内心。但是相比于其他题材的动画,儿童教育类动画相当缺乏,也存在许多问题。

一是创新意识不足。目前,多数安全教育类动画是广告动画短片模式,缺少系统性强、内容丰富的系列动画。即便是少有的几部,也是乏善可陈,毫无特色。《儿童安全教育动画》虽然尝试了此类内容的创作,但内容不够充实,缺少足够的代入感,普及面不足。我们对于安全的意识,尤其是对儿童安全教育的意识,仍然还停留在一些普通或者是重要的问题上,实则这一方面限制了我们的创作思维,另一方面也使动画产品的内容空乏,失去了在现实的基础上进行“天马行空”般的创造。

二是趣味氛围不足。动画片,即便是安全教育类动画片,也要时刻注重动画片的根本实质——娱乐性和趣味性。如果一味地追求教育,甚至将教育当成是说教,那从根本上便偏离了动画的价值。一部好的动画,是集内涵与内容为一体,集精神与娱乐为一体。没有内涵和精神的动画,只是画面的平述,称不上是“动”,即便画面在动,而受众的心不会动;没有内容和娱乐的动画,更多的则是教育,如空中楼阁,不接地气,称不上是“画”,因为它不形象、不快乐,更不能吸引人。

三是正确引导不足。近几年,中国动画也涌现出一部分很受欢迎的作品,众所周知的《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我们应该注意的是,在所有电视动画中,都存有夸张甚至是不切实际的成分,更偶尔有些为了制造欢乐和幽默而编排的“暴力”成分。其实这些成分,从根本上讲,不能算是一种纯暴力,它的目的是增加动画的内容,很多时候更是为了动画而服务的,若是一味斥责这些成分或是强行驱除,则会导致动画内容的缺失,因此,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的是社会、家庭乃至学校正确的引导。帮助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们,正确理解和认识动画中积极的、向上的、正确的价值观和行为观,使动画成为宣扬中华传统美德、培养青少年“三观”、教导未成年人安全知识的有效载体和强力措施。

三、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与传统美术的创新结合

中国动画面临如今举步维艰的困境,中国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的改革更是迫在眉睫,我们需要在现有的基础上,将中国文化、中国传统 美术真正融入到中国动画中去,才能实现中国动画的突破,才能创作出中国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的佳作。

一是要明确动画精神核心。安全教育一方面是保护自身的安全,另一方面是强调不去侵害他人的安全。如何将这核心思想在动画中表露而出,那就需要我们动画创作人巧妙的构思和细致的描绘。这其中,中国传统美术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以美术色彩的搭配,刻画动画人物形象,表现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以中国美术的格局意识,营造出恢宏浩渺,使得有限的画面,形成无限的艺术空间;以中国美术的艺术审美,配合动画的轻松愉悦,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融入在内,使得中国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产生质的变化。

二是要充实动画内容趣味。动画的内容需要创新和发展,要适应社会主流趋势,日本动画成功之处就在于其勇于创新、敢于想象,更是能够将天马行空的想法付诸纸上。而我们中国应该将中国的佛道儒、法礼德等传统精神,配合中国美术进行再创造,形成自己的风格与流派。比如儿童安全教育类动画,完全可以打破传统的说教题材模式,以故事题材将所有安全问题串联起来,构建一个完整的体系。笔者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最新儿童教育类动画作品可以刻画拥有“超能力”的正反角色,这种超能力可以借助中国美术的“笔”,绘画出各种不同的事物以求来保护自己和别人的安全,当然这只是一个粗略的思路。

三是拓宽动漫传播方式。中国动漫的传播途径大多数是通过电视和网络,而安全教育类动漫却是没有固定的传播方式,广告插播、自媒体传播等,这些方式很难被观众一眼目睹,只有在网络上自己检索才能发现,这也导致了安全教育类动画的传播受到了极大阻碍。我们只有扩充动漫传播模式,逐步使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成为青少年之间相互讨论的重要课题,那么必将带来安全教育类动画以及中国动画的飞跃发展。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传承悠久,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将其发扬和传承。中国动画与中国传统艺术,尤其是中华传统美术的相结合,是发展的需要,更是突破桎梏的必然选择,而人们最聚焦的儿童安全教育话题,也终将成为中国动画的标志性题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