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才根 身在西部,把握西部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 文 李才根

有着十多个世纪历程的山水画差不多已走到了老年的状态,这意味着我们进行这门学科再创造的艰难程度。同时,因这个时代的开放,因这个形态的再生,这又意味着山水画说不准还有些什么新的图式可以被创造出来。

进行着的过程当然是复杂的,而且无法预料。古代、现代;东方、西方;国画、外国画;山水、外山水,这么多的纠结,怎一个“难”字可说。

刚踏进山水画大门的青年画家郑薇面对的同样是这样一个世纪的开局。

我了解郑薇是因为她本科四年的山水画

专业知识的学习,尔后三年研究生又在陈国勇教授的的指导下有所专攻。基础是有的。临摹、写生、创作,这个几乎被全国所有美术院校山水专业采用的课程设置框架,在西安美术学院的山水专业中有所侧重、有所扩充地传授给学生,郑薇是受到严格教育的其中一位。正因为有了这个基础平台,一切思绪因此而展开。想法是有的。“不重复古人,不重复今人,不重复自己”是郑薇的指导老师将不同的话语整合后经常念叨的口头禅。一个视石涛创新精神为榜样的指导老师自然会影响、甚至是家长式的要求他的学生必须如此去做。这就有了郑薇本科毕业的作品《希望的田野》,作品以传统青绿手法而作,又不相袭传统图式,因此而获得学校毕业创作二等奖。

如果仅此而论想法,未免简单了些。后来的进步是在研究生阶段。过程不必说了。倒是毕业展的两次亮相,一次是同届同学六人的山水画邀请展;这一次面向社会,郑薇拿出了十余幅作品,且画幅不小。“嘉午台”“白鹿原”“太平山谷”,倒不是因为这些题材的自然美景打动观众,而是能让人一下亲近的是整体图像和随之而来又难以捉摸的图式意味。

随后不久的研究生毕业展,哪曾想到一幅更大尺寸的以西部丹霞的五彩华章强迫着我们的视觉思维转弯。淡去了江南持续已久的淡墨轻岚,有如鹤立鸡群般地展示出来。这一次,还真叫人不知说是,还是不是。获奖是必然的了。

谁要是仅仅认为这是一幅因题材不同而展示出异样的画面,那可能就有些浅薄了。以笔者多年活动于西部山川,并就山水画的路 子思考多年的人来看,这是一个战略信号。

西部山水,是继东部传统山水画形态之外很有发展空间的一个课题,并且是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们从事创作的天地。然而,作为一个新的活动群体和新的内容方向,现在做的一切都仅仅是开始。西部山水,不仅要有理论上的支撑和一些创作实践的作品,而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山水画,是一种有别于传统山水画形态的一种新形态的创立。这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这个积累也不会因一个人、几个人而完成。

正因为艰难,才凸显价值。

郑薇现在已是专业画家了。有了良好的条件保障,又有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当然,更是有了一些认识。最近,又看到了她的几幅新作,画面上似乎有了某些意向性的调整,好像是要最大的放弃自然的、过多冗杂的束缚,扩充其绘画本质的语言,不管如何,是一步步地走来,面向西部。

面向西部,但愿她不是为了猎奇。

郑 薇/ 山情 180cm×140cm

郑薇播种180cm×140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