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兴 奇观社会里集体化的回顾:邱卿云的绘画及其语境创造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 文 陈朝兴

文化理论学者阿郡·阿

帕度莱(Arjun Appadurai)认为当代的生活已经从真实的

本质 透过一 种“再 表 现(representation)”“新媒体”的方式建构出“想象”的自我和世界。因此,我们自身和集体皆生活在一种“想象的”世界当中,真实的,不真实的,其实正如棱镜般所折射的多元、语境创造和组合的想象世界。

邱卿云的绘画具有跨越空间和时间的一种“再生产”的尝试,她试图创造一种既是真实,又是内在想象,却又似乎在把最残酷的事实转化

为一种新的信仰,把我们拉进一个集体想象的疗愈世

界。如同海德格尔在《存在

与时间》里提及我们总是在日常语言交流中显示我们对

于这个世界的理解方式,也

就是语境的创造,通过自我的再认同的过程展开我们对世界的一种理解方式和想象。卿云常常用多视角的方式重构、用如棱镜般的多重重力拉引的堆叠,用看似硬笔的反覆,却又鲜艳地组装,如宅女般的幻梦似真又假的

“愉悦”。她的作品像是一种展演,一种剧场式的艺术实验,就如法国剧场导演乔埃·波默拉(Joel Pommerat)认为:“剧场能够让大家重新体会生在人世中的场所,但不断透过现实的经历,体验而重新构成新的物质,新的真实,新的想象和故事。”

卿云的绘画显然也受到了她早期从事木刻版画的影响,在线条中用硬笔不断地重复书写,却透过色彩展现了她经营复杂且细微的画面,比例尺完全脱离了画面,一种接近涂鸦式的宅女型的异样创造了绘画的新形式及其语境的变化。她的作品可以花上好多的时 间进行语境的偶遇和邂逅,很多细节深藏着创作者的深层场景,某些物件在空间中揭露了创作者的语境,却又透过一种延停(Duration)的画面产生了“展演性”和“剧场性”,把时间、空间和自身身体以及集体化的想象,透过回顾去建构存在其间的私密对话。

卿云的场景也许是真实的自身经验,也许是媒体制造的,也许更是她所精心策划的剧场,总之,她带着观众走入了一个奇观世界里的集体化回顾。

邱卿云初见即别离2 39cm×27cm 2015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