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供图题款看花鸟画绘事的精神性表现——以齐白石清供作品为例

——以齐白石清供作品为例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莫平凡

【摘 要】中国画的题款是融诗词、书法、绘画、印章为一体的艺术样式,本文以齐白石的清供作品为例,分析清供图这一独特花鸟画表现形式里农家乡愁、情趣寄托、托物言志、艺术品格、慈悲胸怀等诸多的精神性表现内涵。

【关键词】清供图;题款;花鸟绘事;精神性表现

中国画的题款从起源到发展形成,渊源久远,经历漫长,最后发展为诗、书、画、印高度融合的艺术样式,成为中国画独特的风格特征。题款艺术则在其发展中又产生了在清供绘画上进行题跋的丰富样式,拓展出了一种不同的花鸟画内容体例而值得我们研究解读。

一、清供之解及表现形式

“清供”又可以称之为清玩,最早出现在佛像前的插花,最早以香花、蔬果为主要题材,随时代发展拓展为包括盆景、古器、金石、书画在内的一切可供案头赏玩的文物雅品。

清供绘画里有一种描绘特殊时节的物象——称之为“岁朝清供图”。岁朝清供多运用节日喜庆里的吉物,借物寓意,一般表现吉庆、祥和之意,例如寓意多子多孙的石榴、年年有余的鲤鱼、喜上眉梢的喜鹊、梅花等。它们雅俗共赏、寓意深遂、蕴含丰富,给节日增添了祥和喜庆的气氛。

二、题款于画面中的作用

中国画是融诗、书、画、印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这是中国画独特的艺术传统,一幅好的绘画作品,配上与画题相符的诗文和书法,不仅使画面的意境和形式得到了提升,同时也丰富了画面的艺术表现形式,画家们借此表情达意,抒发思想情感,是增强绘画艺术感染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从审美作用上看,题款既可以增强画家主观感情的表现性,也能丰富绘画意境的抒情性,有助于协调画面空间的局限性,又活跃了画家笔下物象的生命力。清供物象的描绘与款文的结合,更易于传递画面的意境和加深精神性的内涵。

本文试图以现代花鸟画家齐白石的清供作品为例进行论证,分析清供绘画题款中的艺术特色,探讨其绘画背后所蕴含的精神性表现。

三、齐白石图文结合的典型性

齐白石擅长通过题跋款文与常见的蔬果器物等清供进行结合,使画面营造出丰富的意境。

首先,齐白石绘画作品大多图画与文字题款相互辅助,互为相映,写出内容与情感的多样性。通过大量的款文题跋,将清供器物赋予了极大的生活气息和思想情感。

其次,齐白石此类表现的艺术手段和形式,既承接了中国传统文人画对诗书画印结合的要求,更为后来的题款内容以及样式提供了丰富的例子,具有承上启下的传承性。

四、清供图题款体现绘事精神性的若干方面

画家常常以意象的描绘营造出意境的变化,将其精神思想通过绘画以及题跋表现出来,由此我们将题款在清供绘画上表现的精神性大致分为以下几种:

(一)农家乡愁

乡愁是对家乡的感情和思念,对故土的眷恋是人类共同而永恒的情感。绘画作品中也常常借助描绘旧时的物象,睹物思乡。

齐白石《放牛图》创作于 1937 年,寓意含蓄,题材别致,既有文人画写意的诗性意态,又

有乡间趣味,更有白石老人那份灿烂的童心。全画以齐白石独特的笔墨形式来表达这一绘画题材,并没有直接将牛描绘于画面之中,而是通过栓牛的绳来含蓄地表达放牛这一绘画主题,特殊的联想手法,恰到好处,堪称绝妙之至的构思。

通过这些记忆中物象的描述,勾起作者对过去的回忆,引发了对家乡故里的思念,让观者也容易回忆起逝去的时光里难忘而美好的记忆,从而产生共鸣。乡愁的挥洒,也成就了齐白石独特的艺术特色。

(二)情趣寄托艺术创作常常是以艺术家的心灵情思作为载体,作者常将自己的人格、情操、处境等方面的感情移注于艺术创作中,从而使这种感情在作品中得以体现。

齐白石《梅花图》中,梅花正开得灿烂,折一枝红梅在屋里,顿时间窗明几净花温暖,再与友人一同泡茶赏景,一片暖意融融,款文题写“梅花见雪更精神”。虽然题材平凡,大都寓情于物,托物言志,无不寄托了生活的朴实、纯真。

艺术创作表达了人的思想和情感,表现了作者内心对外界的照看,不管是人为世界,还是客观世界,都会有所选择,有所侧重地偏向于自身情感的表达。不管是面对大山、大海这样崇高、雄浑的情感表达,还是面对小虫、小草以及文玩清供的那份宁静、安享的状态,都表现了对自然、社会的热爱之情。

(三)寄物言志

齐白石之所以被誉为民族艺术的代表,正是他继承和发展了优秀的中华民族传统,和古往今来优秀的文人志士一样,他的精神气节亦表达在其作品中而意境隽永。作品《清白传家图》,所画的正是他寄寓清白和高洁的志向,不求丰功厚禄,只愿能够清清白白地表达自己的意向。

画家在作品中塑造的形象,不是单纯地再现客观物象,而是融入了画家主观情感的艺术形象。富有感情地表现物象,花鸟画的创作过程中也必将因为有了这种殷厚积淀,使得“所感之物必为情之所系”,使我们的作品不是单薄、苍白、无情感的,而是流露出作者的真情实感,从而达到“托物言志、借景抒情”的效果。

(四)艺术品格画家常常以绘画作品来表现自己对艺术的理解,运用移情来抒发自己的思想情感和精神追求。

齐白石画中之鼠有数幅配以油灯的,如《老鼠偷油图》,左侧长题款:“肆暴倾灯我欲愁,寒门能有几钱油,从兹胸黑扪床睡,谁与书田护指头。”这鼠辈们欲偷油而将那灯倾倒,孰知寒舍又能有几钱油呢?精到的笔墨,大片的留白,给观者以浮想的空间,加上款文题跋,看出白石老人的精神气节。

白石老人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他将这些经验浓缩于精炼的款文中,或谈画理,或述画法,都可以融入到其题跋

款文中,这种形式对画家发表绘画理论和艺术见解提供了方便。画家对绘画艺术个性的追求是因人而异的,所以它体现了每个作者不同的思想品格和情怀。

(五)慈悲胸怀齐白石的作品里还时常描绘一些平常不被人们喜爱的动物,这是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所表现出来对万物生命的珍爱,乃至对弱小生命怜悯的慈悲胸怀。

其作品《烛台双鼠图》中题款“剔开红焰救飞蛾”。短短的几个字,却足以展现齐白石将崇尚自然、法贵天真的思想融入自己的绘画中,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每个生命都有存活在世界上的权利,他们都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这也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对人与自然的态度。

纵观绘画史上的清供图画材形象,能如齐白石画飞蛾、画啮鼠……这在文人画和清供图表现领域里至为鲜见甚或离经叛道,但恰恰如此,却呈现出了齐白石的超人见识和博大情怀以及卓越的艺术创造性。

结语

历史上众多代表大家的创作题款实践中,完成清供图这一独特花鸟画表现形式的精神性表现内涵,他们大都寓情于物,托物言志,意趣殊深。本文综上所述,可以得到以下几个结论:

(一)丰富了绘画的意境性。意境是画家主观情趣和客观形象的有机统一,是审美主体对审美客体的把握和渗透。清供绘画的情和境与清供的款文内容统一于一种意境之中,使得题跋的内容对绘画的意境烘托和渗化,从而丰富了画面的意境性。

(二)增强了作者情感的表现性。通过画中意境和物象的寓意,以及物象的画面组织、笔墨线条、色彩浓淡等绘画语言,清供绘画的题跋,增强了画外之音和言外之意,通过绘画形象的“移情”,增强了在绘画中主观情感的表现性。

(三)加深了清供绘画的寓意性。清供绘画大都以清玩、蔬果、器物为表现形式,画家多借助这些物体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借物抒情,借物寓意,将人的情感和物象联系在一起,使画面充满情感和生命力。

(四)强化了绘画主题的精神性。画家在生活的积累以及对生活、艺术、人生理解的基础上,将自己的人格、情操、处境等方面的情感注入物象中,使得画作具有了精神和情怀的寄托。 参考文献:

[1] . [M]. . :张彦远 历代名画记 俞剑华,注释 上海1964.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4] . [M]. :孙丹妍,马琳中国画题跋手册 上海 上2001.

海书画出版社,

[5] . [M]. :

沈树华 中国画题款艺术 上海学林出版2009.

社,

[6] . [M]. :

余永健 艺事刍论 南宁 广西美术出版2013.

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