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新兴木刻的萌芽

【摘 要】在中国现代美术史的历程中,新兴版画一直是革命艺术的中坚力量,从鲁迅先生把外国版画介绍到中国,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革命者和艺术家。从20世纪30年代以上海为中心开展起来的中国新兴版画艺术运动开始,回望历史,我们现在依然还能感受到它带给我们的影响和力量。 【关键词】时代美术社;新兴木刻;左翼;鲁迅

Arts Circle - - Contents - 孙保健

“在黑暗与污浊中发芽,在侮蔑与冷嘲里抽苗,在屠杀与践踏之下壮大。”这是1936年上海木刻作者协会成立的宣言,中国新兴木刻的开端是艰难的,然又是伟大的。在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背叛了革命。这是一个阶级压迫和阶级斗争非常激烈的时代, 1931年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企图要把整个中国变成日本的殖民地,这时中国的有为青年爱国热情空前高涨,他们或用自己的笔抒发着爱国的情怀,或用自己的画笔表现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中国的新兴木刻就诞生在这样的一个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大环境下。

一、左翼美术家联盟成立的背景

1930年,在左联、社联、左翼剧团联盟都相继成立之后,中共文化工作委员会决定成立左翼美术家联盟。在1930年7月左翼美术家联盟正式成立,但是在成立前左翼美术运动已经开始了,由少数的左翼美术家成立了“时代美术社”。美联成立后,时代美术社就停止了活动,它实际上是美联的前身,美联是它的后继。所以即非化名,又非改称,而是两个社团之间的前后关系,是序幕和全剧相互联系的关系。虽然时代美术社存在的时间不长,但是它在短短的几个月里为推进左翼美术运动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邀请鲁迅先生在中华艺大为进步青年进行演讲。根据卢鸿基的纪录,鲁迅先生在演讲的过程中就曾展示过苏联的木刻,又指着黑白画说:“这是黑白画,叫做木刻,是画家用木板自己刻的,自己印的。这种画,很美,对宣传,革命都很有作用;在苏联特别多。最好学刻木刻。”从这次演讲我们不难看出,鲁迅大力地倡导学习版画。提起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必然会想起鲁迅,他大力地提倡并推动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不遗余力地将外国版画作品介绍到中国,为中国现代木刻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和推动作用。

二、左翼美术新兴木刻的先锋

由于鲁迅的大力倡导和左翼文艺运动的影响,在美联成立前,就有鲁迅1928年领导成立的“朝花社”和 1929年成立于杭州的“一八艺社”。在1931年年初,美联在无形中解体,虽然美联解体,但是左翼美术运动还是处于活动之中,就是以一八艺社成员为主体而结合起来的新力量,此时成为了左翼美术运动的主动力。

(一)鲁迅与木刻讲习会

这一时期,左翼美术在鲁迅和冯雪峰的支持下, 1931年6月11日— 13日,第二次“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上首次展出了创作木刻,标志着中国创作版画的兴起。1931年8月17日—

22日,鲁迅开办了木刻讲习会,这次木刻讲习会是由冯雪峰组织,大部分的参加者都是一八艺社的成员,邀请日本内山嘉吉为美术青年传授木刻创作技艺,鲁迅做翻译。讲习会一共进行了6天,前四天讲的是黑白木刻的技法,后两天讲的是套色木刻的技法,每次来上课的时候,鲁迅都会带来一些外国版画的书籍和外国版画的原作,鲁迅根据内山嘉吉讲的内容,再对自己带来的画作进行详细地分析和研究。虽然这次讲习会的人员不多,但成效却是非常之大,这是我国革命美术史上第一个创作木刻讲习会,而这时候的中国青年,对创作木刻了解甚少,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木刻是怎么一回事,而鲁迅创办的这个讲习会大大地推动了木刻的发展进程。在讲习会结束的时候,大家也做出了一些作品,虽然这些作品略显“幼稚”,而且非常的不成熟,但是鲁迅却对这些作品充满了肯定。鲁迅指出“:讲习会只是一个开始,懂得了技法,只要好好的实践,不脱离生活,就会刻出好的作品的。”鲁迅要求大家除了继续掌握木刻技法外,还要加强绘画的修养,素描锻炼,尤其是要加强对人物形象的刻画。鲁迅在讲习会期间,将自己收藏的柯勒惠之的《织工的反抗》送给了内山嘉吉,而把一些其他的日本浮世绘版画和柯勒惠之的其他作品送给了一八艺社。由此可见,鲁迅在推广外国版画这件事上充满了热情和信心,也不遗余力的做这件事。而通过这次的讲习会,木刻的一些知识得到了普及,上海一只雏形的木刻队伍开始形成,他们为中国新兴木刻版画的发展拉开了序幕。

(二)新兴版画在中国得以快速发展的原因在讲习会结束不久,上海的新兴木刻运动可谓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学习木刻的人数越来越多,为什么木刻此时如此受欢迎,受鲁迅的影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一般艺术界的青年买不起高价的油画材料,而木刻则不需要昂贵的支出,这正符合了一般贫困青年的生活需求。鲁迅也说过:“木刻本来就是大众的艺术,它尽管也远离过大众,但是,欧洲新兴的创作版画,正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尤其是当时苏联的木刻艺术,正大放异彩,介绍和借鉴他们的艺术成就,不但可以使木刻青年获得学习的典范,而且还可以激发和鼓舞我国人民争取解放和追求理想的热情和斗志。”这就是鲁迅为什么如此大力地倡导版画,之后,在上海成立了现代木刻研究会。虽然现代木刻研究会没有能够开展更多的工作,但是在鲁迅领导下的新兴木刻运动已经开始萌芽。直至1931年底,因为木刻青年参加抗日活动遭到压迫,一八艺社也因为经济原因

陷入了困境,无法再维持一个社团,一八艺社上海研究所解散。但是成员们的活动并没有停止,他们仍然活跃在各地的版画运动中。

三、左翼美术新兴木刻的曲折发展

1932年美联恢复, 5月中旬成立了春地美术研究所又称为“春地画会”,春地画会与之前的一些木刻团体相比,加入了一些更富有革命激情的青年艺术家, 6月,春地画会举办了第一次画展。《文艺新闻》评价道:“此次画展为近年来中国艺术运动上最青春的一页,其中之木刻作品,实可与外国木刻相抗衡,而为中国木刻运动上之一新阶级。”后来鲁迅又举办了德国木刻展,以原一八艺社成员为主又先后成立了野风画会,南方画会等等继续新兴木刻的活动。在左翼美术运动最活跃的时期,上海成为了新兴木刻的发源地,从1932年美联恢复至1934年MK木刻研究会解散,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木刻画会,尽管受到压迫、受到驱逐、受到逮捕,尽管发展很艰难,但是新兴木刻运动已经势不可挡的开始发展。由于鲁迅的大力倡导,中国现代新兴木刻已经萌芽。木刻,给予了强烈光线的展示,黑白对照的刻画,现代社会刺激的暴露,尤其在阶级意识上的启示,它,是新兴艺坛上的生力军,是现代表现意识的最强烈的工具。新兴木刻的“新”在于“:它乃是作者和社会大众内心的一致要求,所以仅有若干青年们的一副铁笔和几块木板,便能发展的如此蓬蓬勃勃。它所表现的是艺术学徒的热忱,因此也常常是现代社会的魂魄。”

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当学院派画家们沉醉于“为艺术而艺术”的论调,一味地追随西方现代派艺术之时,鲁迅以其独具艺术战略的眼光,认定木刻艺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是正合于现代中国的一种艺术”,是能同人民大众“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可以说鲁迅是中国第一位认知版画的人。

[ 1] . [M]. : 意

1982.

[2] .

[J]. 1979(4).

[3] . [M]. :

1979.

[4] . [M]. :

1996.

[5] . [M]. :

201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