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伦春族桦树皮文化在民间故事绘本创作中的传承应用

张晓丽

Arts Circle - - 张冬峰作品 -

1949

【摘 要】鄂伦春族是我国北方的狩猎民族之一, 年前勤劳勇敢的鄂伦春人一直在大小兴安岭过着游猎的生活,因此又被称为岭上人家,大小兴安岭里茂密的植被为他们提供了必要的生存条件,他们常年和山里的野兽为伴,过着以打猎为主、追逐野兽的迁徙生活,根据山水的条件而居住。鄂伦春民族通过长期的传承繁衍,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和艺术形态,鄂伦春族的桦树皮文化在民间故事绘本中有很多呈现,我们不但可以从中了解到鄂伦春民族发展的历史,还能看到他们伟大的民族精神。

【关键词】鄂伦春族;桦树皮文化;民间故事绘本;传承应用 桦树皮文化是我国东北地区古代少数民族物质文化生活的重要标志,它主要体现在各民族的生产方式上,就是说某个民族的生产方式决定着桦树皮文化的地位。满族、达斡尔族相继从渔猎生产方式转变后,桦树皮文化的作用和历史地位也就相对减弱甚至消失。相反,一直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氏族社会生活的鄂伦春族人,直到下山定居前还过着一人一马一枪的游猎生活。即便定居后依然沿袭着传统的狩猎方式,这个民族的桦树皮文化不仅仍然存在,而且还有了长足的发展。

一、鄂伦春族的桦树皮文化

鄂伦春民族具有独特的历史和文化底蕴,特别是在手工艺制作方面,尤为突出的是桦树皮制作工艺。桦树皮文化作为桦树皮制作工艺的支撑,有着悠久的历史,桦树皮制品在鄂伦春民族人们的生产生活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桦树皮艺术是对传统桦树皮制品的拓展和开发,在此基础上进行的创新和加工,艺术家和手工艺者将这种既古老又原生态的材料进行加工再制作,从而赋予桦树皮新的含义,这不仅展现了鄂伦春民族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还弘扬了少数民族文化,特别是鄂伦春民族的手工技艺。 鄂伦春桦树皮文化作为桦树皮制作工艺的支撑,有着悠久的历史,桦树皮制品在鄂伦春民族人们的生产生活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鄂伦春民族重要的用具,也是鄂伦春民族重要的文化产物。人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桦树皮制品,在住的方面主要表现在,人们的住所“仙人柱”就是用桦树皮做好围子覆盖在桦树上,作为遮蔽物,用来替人们遮风挡雨。由于鄂伦春民族属于迁徙的狩猎民族,所以当人们需要搬家的时候,将桦树皮围子卷起就可以轻松带走,方便快捷。在交通工具方面,就要提到桦树皮制作的桦树皮船,桦树皮船的体积很小,滑行的速度较快,适合在水上行驶,由于其体积很小,很方便进入芦苇塘或浅滩进行捕鱼。在生活用品方面,人们会利用桦树皮制作出桦树皮碗、桦树皮筒、桦树皮盒子、桦树皮篓子、桦树皮针线盒等用具。由于桦树皮的防水耐用性好、防潮防虫咬、不怕磕碰,而且桦树皮用具携带起来很方便,比较轻巧,所以在北方狩猎少数民族中获得了大家的青睐。在哺育婴儿方面,桦树皮摇篮可以帮助鄂伦春妇女将婴儿装到安全的地方,常常挂在高处,这样防止野兽来袭。在民族服饰方面,鄂伦春族的民族服饰中会采用桦树皮制作帽子鞋子,这些桦树皮制品包含了这 些少数民族的生活美学,体现出少数民族对大自然的信赖和崇尚。桦树皮文化作为我国北方狩猎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遗存,从文化的角度揭示了这些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历史和他们的社会生活的现状;从艺术角度印证了这些生活在寒带和寒温带的少数民族对大自然的挚爱和对自然认识理解的程度,由此也反映出了他们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意识的不断向前发展。

二、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创作的现状

20世纪60到90年代是绘本创作的大发展时期,大量的鄂伦春民间故事被应用到绘本创作当中,这些绘本所表现和记录的鄂伦春民族的民间故事,多角度地呈现了鄂伦春的民族文化景观,其中也包括鄂伦春族的桦树皮文化在绘本中的体现,同时提供了鄂伦春民族文化发展与变迁进行比较的图像参照,为我们开展鄂伦春艺术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图像文献资料。这时期的民间故事绘本的表现方式有白描和工笔着色等画法,题材上可分为社会现实题材和神话传说题材两类。内容既有表现鄂伦春民族与抗联并肩作战方面的,如于兴安绘制的《带枪的新娘》;又有歌颂和表现鄂伦春民族善良品德和新生活、新面貌的,如何玉门绘制的《鄂伦春老爷爷》、刘国辉绘制的《鄂伦春姑娘》、

罗兴绘制的《骑白骏马的人》;还有表现当时“文革”背景下,鄂伦春民族传统生产方式与现代生产方式之间矛盾过程的,如中共鄂伦春自治区委员会的《鄂伦春新歌》;通过上山下乡知青这一独特角度来表现鄂伦春民族发展变化的,如谷长绘制的《新松屯的后代》等。神话传说类包括侯国良绘制的《彩绘本中国民间故事——鄂伦春族》和《中国各民族神话——鄂伦春族》、孙锡久绘制的《小诺诺复仇记》、陆新森绘制的《盘古河畔的传说》、郑毅绘制的《蒲妹》、胡永凯、葛春学绘制的《吴达内》、于大武绘制的《卡图艳救弟弟》、郭艾绘制的《魔窟余生》等。这些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的整体艺术水平较高,无论在题材内容和艺术表现力方面都很有特色和代表性,全面展示了鄂伦春的历史文化和民族风情,其中刘国辉、罗兴、侯国良等绘本作者都是国内知名画家,他们都有着较高的艺术水平和较强的社会影响力,刘国辉所创作的《鄂伦春姑娘》在当时就是最优秀的作品之一,曾产生过广泛的社会影响。

三、鄂伦春桦树皮文化在民间故事绘本创作中的传承应用

在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中可以看到很多桦树皮制品,这些都体现出鄂伦春的桦树皮文化。绘本中“仙人柱”是鄂伦春族的传统建筑,使画面增添了浓厚的鄂伦春民族特色。桦树皮文化的主要载体桦树皮制品是鄂伦春民族的传统工艺,涵盖了生活所需的各个方面,如桦树皮船、儿童摇车、日用生活器皿等,在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中也得到了一定的体现。(一)仙人柱“仙人柱”又称“撮罗子”,是鄂伦春人利用桦树皮搭建的锥形建筑,大约要五米多长的木头柱子,门高两米宽一米左右,门的大小可以根据人口数量的不同和季节冷暖变化来调节,遮盖物是由桦树皮或兽皮加工而成。在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鄂伦春老爷爷》《鄂伦春新歌》《带枪的新娘》《魔窟余生》《卡图艳救弟弟》《白衣仙姑娘》《养狼的猎人》《三女神》《盘古河畔的传说》中都出现了“仙人柱”,但在有的绘本当中,一些画家将“仙人柱”进行了夸张处理,比如《彩 绘本中国民间故事——鄂伦春族》中的“仙人柱”上口大开,且支柱之间在顶端互不搭连,这是不符合鄂伦春族“仙人柱”的搭建方式的。一般来说,“仙人柱”的搭建大约需要三十到四十根,高四米到五米左右,底围直径在六到七米之间,角度在五十度左右。这些绘本中对“仙人柱”的表现既是画家艺术技巧的反映,更是对这一民族景观的图像记录。因为这种原始的三角锥体形建筑不仅是探究鄂伦春族历史文化,尤其是桦树皮文化的重要参照物,而且成为识别鄂伦春族与其它北方民族不同点的标志物。(二)摇篮鄂伦春族的摇篮是用桦树皮制作的,轻便耐用,样子是弯曲的。宋兆麟先生《最后的捕猎者》曾记载:“鄂伦春族称摇篮为‘奥莫考’,和身子成一百二十度的角,长度大约在六十到七十厘米,宽度在三十厘米左右,头和身体的比例大约是1∶4。”在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鄂伦春老爷爷》中放在地上的沙图尔老爷爷的孙子小门贝的桦树皮摇篮,摇篮的边框较深,四周涂有红绿相间底色,摇篮头部的位置还醒目的写着一个“”字,这种带有“”字的摇篮满族人也常用,所以鄂伦春的这个摇篮是北方各少数民族之间文化交流与民族融合的有利证明。绘本《卡图艳救弟弟》中的桦树皮摇篮,是挂在室内的,这样不但方便摇,还能防止野兽入侵。有些比较富裕的鄂伦春家庭还会把桦树皮摇篮作为嫁妆给女儿陪嫁,希望女儿早日生育后代,以后在养育孩子的时候方便使用。(三)桦树皮器具鄂伦春族桦树皮工艺是鄂伦春人的一项重要的手工技艺,在鄂伦春人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是最有代表性的民族标志,这不仅是人们对桦树皮制品最直观、最物化的表现,也是鄂伦春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鄂伦春人比较常做的桦树皮制品多数是生活用具,比如说桦树皮桶、桦树皮篓等等。绘本《蒲妹》中出现了作为嫁妆的桦树皮水桶,鄂伦春人制作桦树皮筒子、桦树皮箱子、桦树皮罐子等桦树皮制品作为他们的日常生活用品,除此以外,还会多制作出来一些作为女儿出嫁时候的嫁妆,让女儿一块带到婆家,这些陪嫁的桦树皮制品可以在婆婆家用上好几代,这些陪嫁品是娘家人对女儿美好生活的祝愿,寄托了家人对女儿出嫁时的恋恋不舍和想念之情,在鄂伦春人看来,桦树皮制品是最珍贵的陪嫁之物了。在绘本《卡图艳救弟弟》和绘本《三女神》中出现的装东西的桦树皮桶、绘本《盘古河畔的传说》中打水用的桦树皮桶、绘本《卡图艳救弟弟》中的桦树皮篮子和绘本《吴达内》中的桦树皮大碗,这些都是鄂伦春族人用桦树皮编制的一些临时储存食物的器皿,这样的桦树皮器皿可以 延长食物的保鲜程度。(四)桦树皮船鄂伦春族桦树皮船作为一种水上交通工具,具有轻巧方便、流畅秀美的特点,作为一种文化形态,鄂伦春族桦树皮船不仅具有独特的造型特点,而且还凝结了他们深层的民族文化心理。“桦树皮船制作技艺”的代表人物是大兴安岭地区十八站鄂伦春族民族乡的郭宝林,他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郭宝林的桦树皮船的制作要选用百年树龄而又笔直、光滑、无结节的桦树,用来做肋条的樟子松不能弯曲拧劲,加工内外船帮和肋条,制作和固定船身船头小的零件,并加以晾晒,这样做出来的桦树皮船质量坚固耐用。绘本《三女神》的故事质朴而美丽,表现了妹妹在哥哥受伤之际,请来了三女神共同救下受伤哥哥的动人经过。画面中有一幅是表现兄妹二人利用桦树皮船进行捕鱼,将捕到的金鱼又放生的场面。可见勤劳勇敢的鄂伦春人利用船进行捕鱼活动,他们对自然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他们深深地知道“取之自然、用之自然”的道理,明白自然资源是有限的,不是用之不竭的,因此他们对自然赐予他们的礼物都倍加珍惜。

结语

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包含着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由此也给我们提供了对鄂伦春族桦树皮文化进行参考和研究的素材。从这些绘本中我们可以看到,鄂伦春族的人们巧妙地利用了桦树皮的韧性和自然的特性,把桦树皮作为制作桦树皮制品的基础原料,鄂伦春人习惯从自然中获取资源,不断地更新技艺,然后运用到他们的生产生活当中。鄂伦春民间故事绘本的研究可以通过情境还原以及挖掘历史线索和图像民族志的探讨等方法,来对鄂伦春族的桦树皮文化的深层内涵进行探析。 注释:

*基金项目:黑龙江省艺术科学规划课题“鄂伦春族民间故事绘本创作及其研究”,编号: 2017D082

参考文献:

[1] .

袁俊华,莫鸿苇,曹香滨鄂伦春题材连环画

[J]. 2012(02).民族标识图像解析 中国美术,

[2] .

张晓丽 黑龙江省鄂伦春族桦树皮工艺品保

[J]. 2017,8(08).护与传承研究 黑河学院学报,

[3] .

张晓丽 论鄂伦春桦树皮艺术的价值、特征与

[J]. 2015(11).

传承策略 美术大观,

[4] .

张晓丽,张焱,陶丹丹黑龙江省鄂伦春族桦

[J].树皮艺术的起源及传承探析 艺术科技, 2016,29(1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