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音 后“琼瑶女郎”艺术人生 她干净、纯净,执着地相信世间的美好。

bebe - - Fashion - 文 | 周立伟

于大多女艺人来说,舞台几乎是她们的毕生梦想,为了舞台可以倾尽所有。可一旦她们转换为妈妈的角色,怀里的小宝贝便成为她们新的梦想所在。今天,与我们聊心事的明星妈妈带着“琼瑶女郎”的光环,一路走,一路停,享受着她的后“琼瑶女郎”艺术人生与心路历程。她便是琼瑶剧《青青河边草》中美丽、善良的石榴;是《梅花三弄-鬼丈夫》中坚忍的紫烟;是很多70、80后妈妈们都念念不忘的演员——何音。

作为演员,很少有剧中角色的性情和生活有着高度统一,但何音却是个例外。她说,她就像琼瑶笔下的人物一样,单纯、干净、执着、愿意相信一切的美好。

“繁复的世界我们可能会有很多坎坷、很多羁绊,但我宁愿相信生活有如童话世界一样美好,人性是美好的。”

多年来,何音在娱乐新闻中虽然曝光率不多,但绝不会在娱乐八卦中看到她的名字,也不会听到观众对何音的一丝质疑。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她作为一名演员、一名母亲,对艺术和生活的默默坚持和努力。

难道,这不是一名专业演员应该有的专业态度吗?

《风采童装》:不久前,看到由您出演的《热血尖兵》在央视播出,这是否意味着您正在荧幕形象转型?

何音:年龄关系转型肯定是要的。当由少女转入母亲的角色,再由年轻母亲转到中年母亲,岁月的痕迹是抹不掉的。有故事的中年人塑造人物更需要从角色的内心以及经历当中寻找人物的感觉,而不是肤浅的演绎。

在《热血尖兵》中,我饰演一个战士的母亲,是一个外表和内心完全不一样的、很有挑战性的母亲角色。而在今年的反腐大戏《纪委书记》中,我扮演的同样是很复杂的角色。我觉得,我已经到了可以用岁月的历炼诠释各类复杂角色的阶段了。

《风采童装》:了解到您早期就读的是幼儿师范专业,是什么机遇让您成为一名演员?作为“琼瑶女郎”这个称号,您是怎么看的?何音:从小我就着艺术梦想,喜欢唱歌、跳舞,但父母的不支持以致一度破灭了小时候的梦想。选择幼师专业也是因为觉得幼师同样可以唱歌、跳舞,抱着这个简单目的我报读了幼儿师范学校。

“琼瑶女郎”这个称号让我心里特别美滋滋,特别自豪,也非常感恩。因为这样的机会和好的平台,让我在影视圈里奠定了一定基础,可以说我的起步台阶比较高,让我直接迈过一名演员奋斗的过程,这让我受益一生,非常感恩琼瑶!

《风采童装》:近年,鲜少看到您的新作品,能否与我们分享下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现在的你与之前事业高峰时期的心态有什么不同?

何音:舞台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放弃这个舞台。近年,有媒体说何音放弃了事业去带孩子,我想在这里澄清一下,我并没有放弃事业,减量或许有,但说放弃是不可能的。

一个女人除了母亲、妻子的角色,更重要的还是要做好自己。这些年无论是影视还是话剧我一直在拍戏,只是有些片子拍完了可能没有播出。没有关系,我努力了,做好自己就够了。我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好,儿子已经读高中,非常懂事,也很孝顺。父母是孩子最好的导师,我们要给他做个好榜样。我喜欢弹钢琴、看书,也常会跟朋友们一起逛街、徒步健走,如果有好的戏我还会坚持拍戏,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挺满足的。

《风采童装》:可否与读者分享下您和儿子的亲子时光。在您眼里,他是个怎样的“小伙子”,您对他有着怎样的期望?

何音:我是读幼师的,所以在他小的时候我会拿我所学的知识来教育儿子,还挺管用的。他小时候,我每天都会和他玩耍,聊天的时候我就把他抱在腿上,我们面对面互动。这样几次后母子之间就有默契了,我得空的时候一拍腿,儿子就自己跑过来跳上来坐在我腿上。

慢慢地,他长大了自然不会再像小的时候坐在我腿上和我聊天,我们就坐在两个小凳子上聊天儿。现在他进入了青春期,我就试图走进他的另外一个世界继续跟他成朋友。

现在,我们会一起弹琴,偶尔也会一起唱唱歌、打打乒乓球,想跟他一起分享快乐,他只要愿意,我都愿意去跟他一起做。

他是个很简单的孩子,外表阳光,内心细腻、干净,这点很像我。我希望他以后可以做一名医生或者律师,再或者是钢琴家,跟我的职业不一样,那我真的会好开心。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设想,最重要的还是孩子去走自己的路,做他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所以说不管他将来选择什么职业,只要是他喜欢的,我就会全力支持他。《风采童装》:今年您将有哪些新作品将与观众们见面?何音:接下来要播出的是:《海上风云记》现改名为《骑士的手套》,这个戏现在已经在播放了。随后,将要播放的就是刚才提到的由吴天戈导演,王志文、赵立新、俞飞鸿等主演的反腐大戏《纪委书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