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8为何不再能让“黄牛党” 赚钱?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目录 - 撰文/小刀马

众所周知,一度时间 iphone 给“黄牛党”带来非常高的收益,不说盆满钵满也相差无几了。于是我们曾经听说过多少关于黄牛爆炒抢购 iphone的事例,甚至还有很多水客专门游走在内地和香港之间,就是为了能够多带出一些iphone,甚至还雇人专门来掮货,谋取更多的利润。

当然,那时候内地还没有同步 iphone 产品,甚至联通和苹果达成合作初期,内地市场还不是首发市场,这也是“黄牛党”一个赚快钱的机会,只要能拿到货,加价数百到数千都有可能。随着三大运营商和苹果都达成了合作协议,尤其是库克上任之后对中国市场的极度重视,中国也成为苹果首发的国家之一之后,iphone的受追捧程度开始出现下滑,人们对于黄牛的加价行为逐渐选择了漠视。

进入到 iphone8 时代之后,黄牛党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据悉如今黄牛卖iphone8比原价还要低。随着9 月 22 日,苹果 iphone8 在全国开售,此次发售采用网上预约购买的形式,以前需要排队,人山人海;但如今,不再有长队等候,不再是一机难求了。据悉,有黄牛表示,“我在中关村七八年了,iphone开售第一天就跌破发行价的情况,今年是第一次。”还有黄牛称,一部苹果赚两千已成过去,囤货早已不流行。一些淘宝店铺都已打出“跌破官网价”的标语。

有黄牛表示,当初 iphone4 轻轻松松地被炒 到一万多,iphone6上市之初甚至被炒到两万多。但时隔几年,行情已经如此零落了。难怪黄牛都欷歔不已,悔不该囤货。当然,也有黄牛表示,进入到 iphone 7之后就不敢再囤货了,因为市场利润(差价)已经微乎其微了,谁敢囤货几乎就是找死。

在市场火爆的时候,黄牛们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通过各种渠道在海外各地进行抢购,然后寄回国内转手销售的模式,很多黄牛凭此淘到自己的第一桶金。有黄牛表示“当时市场很疯狂。只要你有货,根本不愁卖。”甚至翻倍加价都可以出手。于是滋生了一批靠倒卖iphone 的职业黄牛党。因为尝到了 iphone4 的甜头,一些黄牛在每年苹果推新机器的前夕,就开始寻找货源,除了和海外商家合作外,有的黄牛还大肆收购香港消费者的 APPLEID,就是为了在官网货源发布时进行登录抢购。

只要能在第一时间拿到货,抢先转手,那些喜欢在第一时间尝鲜的用户加价也愿意购买,这也是黄牛赖以生存的根本。而到 iphone7 之后,风向开始逐渐转移了。2016年 9月,苹果iphone7 系列上市,虽然发售初期全国各地苹果专卖店门口仍排起长龙,但包括苹果官网、天猫等多个线上渠道的货源提示栏中,不再是“缺货”或者“预定”的状态,而几乎都显示“有货”状态。一方面说明卖家的货源获取渠道越来越多元

了,另一方面也说明更多的卖家进入到这个“炒货”的市场了,对于黄牛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现象。

随着苹果iphone的货源越来越充足和稳定,消费者不再需要加价购买,通过正常渠道就能买到手机。尤其是中国市场已经成为苹果的首发地,用户购买手机的渠道越来越多元。再加上用户对于 iphone 的忠诚度早已不如从前,更多的品牌也可以选择,用户的胃口也出现了变化。

市场普遍对 iphone X前景比较看好,那么,iphone X值得囤货吗?其实按照目前市场对于 iphone的预期以及备货等情况来看,或许这是留给黄牛唯一的一次机会了。有黄牛也表示, iphone 是不是会出现抢购,主要看外形变化和苹果是否采取饥饿营销模式。目前来看iphone8 显然不满足这个条件,但是 iphone X满足,因此iphone X的上市必将形成一股恶炒的机会。

据悉,种种迹象也表明 iphone X的备货显然不足,产能也不够。有一种预期率先出现的iphone X估计会被黄牛炒到2万的天价。当然这 仅仅是一种预期,是不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还要看市场初期的备货到底有多少。

著名分析师郭明池就多次表示,iphone X 有着比竞争对手更优秀的用户体验,因此即使它有着高达 999美元的高价,依然对用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郭明池预计 iphone X的需求量要超过 5000万部,但如此巨大的需求量,却是苹果一下拿不出来的。也有分析师表示,iphone X 生产存在很大的技术难度,其量产也受到供货商零部件紧张的困境,苹果在2017 年最多只能提供4000 万部 iphone X手机。显然这个数字是远远小于市场预计的需求量,因此对于黄牛来说,或许 iphone X才是能够狠赚一把的机会所在。一旦 iphone X长期的缺货,那么黄牛估计又要偷着乐了 .

小刀马 IT独立观察家,互联网金融观察家。曾入选《百度新闻•记者网络影响力排行榜 科技类记者影响力TOP10》,搜狐IT优秀评论家。百度百家作者。多家媒体的专栏作者。从事IT、通信、移动网络、电子商务、消费电子产品、互联网金融等方面写作达二十年。著有《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化危为机》一书(电子工业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