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荣耀风光无限到酷派命悬一线, 刘江峰为何表现迥异?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目录 - 撰文/龚进辉

对于命悬一线的酷派而言,任何风吹草动不仅牵动着全体员工的心,也让新闻触觉灵敏的媒体为之兴奋。进入下半年以来,除了像乐视一样被银行追债,酷派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疯传其将放弃耕耘24年之久的手机阵地,将重心转移至房地产行业。

此前,有传闻称酷派未来业务将分为国内和海外两大部分,海外业务保持原有模式不变,国内业务重点转型房地产业务。对此,酷派CEO 刘江峰回应称,“没有的事,公司业务不会发生变化,一切都正常。”尽管他第一时间出面辟谣,但并不代表酷派及其大股东乐视未动过资产重组的念头。

事实上,上述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两大诱因的存在使其可信度增加几分:

一是深陷资金链危机的乐视试图通过卖地来赢得喘息之机。

目前,乐视控股持有酷派 28.87%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而酷派资产价值最大的是“地块”,信息港、松山湖、科技园北区都是非常好的地块,土地价值可能将近百亿。如果卖掉,乐视可以还清部分供应商和金融机构欠款,扭转内部人心涣散的不利局面。

二是酷派国内业务每况愈下与海外业务风生水起形成鲜明对比。

前者去年巨亏 42.1 亿港元,后者去年收入赶超国内并且实现盈利。长远来看,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失去乐视这一靠山的酷派资金、品牌、渠道、产品均处于弱势地位,崛起难度极高,反而凭借过硬的专利优势和技术积累在欧美高端市场闯出一片天地,并且在东南亚、印度等新兴市场站稳脚跟,独立运营的话未来或 大有可为。

据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透露,此前一个月,乐视与恒大、碧桂园等多家地产公司谈判,乐视控股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倾向于卖给碧桂园,以联合开发的形式,每年收取租金,不过双方并未谈拢,原因在于酷派其他股东不同意,加上后来乐视资金危机全面爆发,身在美国的贾跃亭重心放在法拉第未来生产和融资上,无暇顾及酷派土地出售。

一边是乐视渴望通过卖地来救急,另一边是酷派手机业务在国内市场举步维艰+海外市场可圈可点,乐视的确有动机与潜在买方讨论卖地事宜,只可惜酷派其他股东不同意,很有可能卡在利益分配上,结果导致卖地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未来是否会重启,我认为仍有可能。要知道,负债累累的乐视早已计划出售酷派,后者不受资本待见、业绩巨亏、高层换血、新品延发,面临的早已不是掉不掉队的问题,而是最为棘手的生存问题。

需要厘清一个问题:酷派从当年“中华酷联”的一员,到如今沦落到这步田地,不能完全怪掌舵刚满一年的刘江峰。酷派在智能机时代转型失利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不能归咎于具体的个人,如果非要找出人来担责,我反倒认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是罪魁祸首,其在酷派转型上三心两意,抛弃务实的 360转向牵手激进的乐视,个人套现获利后退隐江湖,全然不顾自己一手创办的酷派死活。

当然,爱出风头的刘江峰也得负一定责任。去年8月,其携荣耀前总裁的光环高调入主酷派,

加上彼时乐视手机风头正劲,无形中使外界建立了过高预期,尤其是刘江峰为酷派描绘“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宏伟蓝图,更让外界纷纷看好酷派前景。如今,酷派整体形势急转直下,让外界惊讶不已,巨大的心理落差之下,感慨其原来这种水平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真相是刘江峰执掌酷派之初能力被高估,如今酷派走下坡路其能力又被低估。那么问题来了,刘江峰的真实水平到底如何?我认为其能力被高估的成分更多一点。

说个真实故事,2015年 11月,彼时刘江峰还在网上超市平台多点担任CEO,他在北京3W咖啡举办专场分享会,大谈19年华为工作经历,谈及为何离开华为时,我在现场听到了与《时间未老,理想还在》离职信不一样的版本。当时,刘江峰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在华为混到像他这样级别的人,不用特别努力就能享受优厚待遇,虽不至于到养老的地步,但工作上没有特别大的动力,因此打算出去闯一闯。

表面上看,刘江峰的离职理由与其他公司高管大同小异,并无不妥之处,实则暴露出其并非荣耀单飞初期最大功臣这一事实,为其日后执掌酷派处处碰壁埋下伏笔。

刘江峰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成绩是在荣耀独立第一年实现1亿到 20亿的飞跃。从其表态不难看出,尽管坐在荣耀总裁位置上,但刘江峰贡献并没有想象那么大,因为有优秀团队、华为供应链、制度化管理章程等支撑,决定其不用特别出力就能取得佳绩,领功时则突出自身领导作用。

不可否认,彼时荣耀还很稚嫩,仍处于摸索前进阶段,刘江峰付出不少精力,包括为荣耀整体发展战略把脉,但我并不认同媒体把其包装成荣耀“救世主”或“最大功臣”,刘江峰贡献到底多大,只有他心理最清楚。在我看来,荣耀总裁的身份将他推向前台,其本质是熟悉荣耀体系运作且做出部分贡献的发言人,而非荣耀实现从0到 1不可或缺的推手。

因此,当刘江峰跳出华为加盟酷派,不可避免陷入事业低谷期。前者处于上升通道,享有优质资源且业绩压力不大,后者市场存在感越来越低,资源少得可怜且时刻为生计发愁,将其形容成“烂摊子”一点也不为过。面对这一窘境,能力被高估的他就算再有抱负也无法施展开来,而 且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苦,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让刘江峰疲于应付。

事实上,人才济济的华为为中国手机行业输送了大量优秀人才,俨然成为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但像刘江峰这样去新平台发展不如意的华为前高管不在少数,无论是继续坚守手机行业还是开拓其他行业,鲜少有人能超过华为时期取得的功绩。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心态调整跟不上。与其说他们在华为担任高管,不如说是职业经理人,尽管日常工作很拼,但对公司的重视、认可并没有上升到合伙人那种高度,归属感不强,离开华为后去往新平台,通常被委以重任,层级高于华为时期,不乏以合伙人身份加入,而层级越高责任越大,越被寄予厚望。

因此,华为干将跳槽后心态调整至关重要,正确姿势是正视自身所处位置的改变,忘掉华为时期的荣誉,以归零的心态重新出发,走低调务实路线,这对习惯活在聚光灯下的刘江峰们是个不小的挑战。

二是平台条件不同。这才是症结所在,放眼国内手机行业,综合实力能强过华为的少之又少,刘江峰们是在华为强大资源体系支撑下建功立业的。换言之,华为高层进行战略性投入,刘江峰们要什么就有什么,保证资源是现成的、最好的,有利于其大展拳脚、执行到位。这决定荣耀成就刘江峰们,而不是刘江峰们成就荣耀,刘江峰、彭锦州、吴德周、李开新等相继出走对荣耀几无影响就是最好的证明。

反观新平台存在各种各样的短板,有的短板投入资金可以补齐,比如打磨产品;有的就算砸钱也不能奏效,还需要时间沉淀,比如品牌塑造和渠道建设。持家的刘江峰们不仅要身体力行地去补齐各种短板,与时间赛跑,还要为融资、团队管理、维系对外合作操碎了心,挑战之大可想而知。

现在看来,刘江峰加盟酷派首秀时调侃前上司余承东的口头禅之一“三年超越苹果三星”,不仅是情商低下的表现,而且容易被残酷的现实打脸。彼时意气风发的他自信可以如外界期待那样有所作为,甚至改变世界,但事与愿违,如今酷派一落千丈。

反观其前东家则稳坐全球第三的位置,并不断缩小与苹果、三星的差距。或许刘江峰已幡然醒悟,自己是真的在吹牛逼,而余承东正努力将吹过的牛逼实现。无论酷派最终结局如何,刘江峰在手机圈的“答卷”分数低于及格线已成定局,其人设只能是拯救酷派不力的背锅侠,而不是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的荣耀前总裁。

话说低配高价、假双摄的Cool M7发布后,我更加坚信酷派愈发难以在国内市场立足,转型房地产的传闻或将在不久后成真。

龚进辉

TMT观察者,关注泛娱乐、通信、新零售和金融科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