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私有化?特斯拉可能 还有九九八十一关要过

Business Times - - Content - 撰文/歪道道

8 月 23 日早,特斯拉股东 Ark Investment致函 CEO马斯克,敦促其不要将公司私有化。而此次“劝谏”事件也与马斯克8 月 7日在推特发布了私有化特斯拉有关。但是对于Wood 的公开信,马斯克只回应了一句,谢谢你的来信。执着于私有化已经成为马斯克的心魔?前几天马斯克在所有人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就直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公布了特斯拉私有化的信息,现在这个“硅谷钢铁侠”怕要为当前的处境掬一把泪。

特斯拉私有化估计是马斯克思考很久却未思虑齐全的一项行动。

特斯拉并非普通的电动车能源公司,否则以特斯拉稳赔不赚的经营模式怎么能够活到现在?它寄托了马斯克的理想和情怀,“加快全球向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关于人类发展的理想。

特斯拉一直在赔钱,马斯克知道,特斯拉产能跟不上,马斯克也知道,但是全世界都知道,而且似乎比自己知道地更多。由于搭上了“上市”这艘船,特斯拉不得不按照市场的规矩将债务水平、人事变动、高管薪酬、车辆量产及交付、公司面临的各种诉讼、人事变动等信息暴露在阳光下,就如同赤裸裸地站在公众甚至是敌人面前。

令人心惊胆颤的还有股票,资本市场的季度考核模式,迫使特斯拉不得不注重“一点都不酷、无聊透顶”的季度收益问题,但明显马斯克考虑的是“理想与远方”,至于“眼前和脚下”,那无关紧要。

令马斯克无法忍受的还有,特斯拉沦为他人的“淘金窟”,做空机构如寄生虫一样——以特斯拉为生,仅从 2016年至今,特斯拉空头损失就达 47亿美元。但钢铁战士马斯克,却束手无策。

“上市实际上降低了我们的效率。”早在2017年 11月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马斯克就已经表示出后悔上市,而特斯拉如今面临的困境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私有化。

如果特斯拉实现私有化,就能够摆脱束缚加紧生产低价电动车,不必承受来自公众股东的压力,也不必理会华尔街的指指点点,特斯拉可以随意投入巨资,扩充设施,也可以花费更长的时间来改进性能、开发新车。毕竟,马斯克的情怀是“用爱生产车”。

若用《西游记》中的人物比喻这位特立独行的钢铁侠,似乎是孙大圣更为妥当。似大圣那般人物注定是于山水间自立为王、在天地中恣意快活,哪能入得体制、俯首帖耳?这也造就了马斯克

的经营理念与常人迥异,沾染了马斯克桀骜性子的特斯拉也就与众不同了。你能说孙大圣更适合当养马的弼马温?那么,特斯拉适不适合上市?从经营理念到经营模式都表明了特斯拉并不适合作为一个上市公司。

从未实现过盈利、产能目标达不到、市盈率高达百倍的特斯拉亟待一个解决方法,而于马斯克而言,资本市场成为了特斯拉发展桎梏,而华尔街一刻不停的“盯梢”也束缚了手脚。这叫特斯拉如何施展地开?是以马斯克铁了心想要私有化特斯拉。

但是,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前路难测:私有化如“梦幻泡影”

一位长期追捧马斯克的华尔街分析师说,特斯拉私有化是一场白日梦。一切都要回到利益场来精密地计算才好。

就像孙大圣以为的西天取经不过是一个筋斗云的距离,来回也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马斯克似乎也把私有化特斯拉想的太简单。在提出要私有特斯拉的同时,马斯克就称有充足的资金来源 进行私有化,私有化特斯拉仅仅是钱的问题吗?

无疑,资金是私有化的重要环节。但马斯克所声称的具备充足资金却令人心生疑窦。按照马斯克所说,以每股420亿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特斯拉发行的1.45亿股股票需要600亿美元才能完成收购。此外,还需要约100亿美元用于特斯拉的债务收购。因此,收购所需要的资金总额将达到 700 亿美元。

而马斯克的身家是218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还是特斯拉的股票。还有那么大的窟窿,谁来填?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700亿美元估计也让钢铁侠寝食难安。而能为马斯克的私有化之梦提供资金的——或许全世界也只有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和孙正义的远景基金有能力做这一次私有化。雪中送炭的往往没有锦上添花的人多,因为人们都有担心,害怕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股东的态度也很重要。这不是美国英雄电影《钢铁侠》,可以凭一己之利拯救地球。但是显然,马斯克并没有处理好公司内部的矛盾,因为在马斯克宣布私有化之后就有不少股东表示不愿卖出股票。一座城堡更容易从内部攻陷。

马斯克突然宣布的私有化特斯拉袭击的不单单是公众,还没有做好准备的股东们想必也是被惊得头皮发麻。特斯拉股东Ark Investment 致函马斯克,敦促其不要将公司私有化。

相比于股东的不合作,年轻散户投资者对马斯克的信心还是有增无减,30岁以下的人尤其乐观,他们买入的特斯拉股票比卖出的多30%。果然,谈理想还是和年轻人有共同话题。

政府是否会批准有国际收购方介入的技术交易也是一个问题。博通和高通就是前车之鉴。特斯拉作为美国知名科技型企业,如果借用外国资本,很可能面临美国监管机构的审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可能会让交易付诸东流,而特斯拉若要完成交易很可能需要获得国家安全官员的批准。肥水不流外人田,特斯拉若是有流进他人田的趋势,估计会被土掩了。

私有化同时也意味着无法继续享受美国政府提供的新能源补贴以及税收政策,失去从华尔街粉丝获得支持成长的廉价资金。毕竟,抛弃是互相的。

“筋斗云”只是理想中的工具,一旦用双脚丈量便是万水千山、阻碍重重。从目前看来,特斯拉的私有化仍是迷雾重重、前路难测。或许特斯拉私有化成功,不但对自身发展有所益处,也能 对苦苦挣扎上市的公司有所启示。

后悔上市马斯克,着急上市后来人

那边厢后悔上市马斯克,这边厢,中国新造车企业蔚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市。

据媒体报道,蔚来将于今年9月在美提交S1文件,最快将于今年年底到明年一季度在纽交所上市。蔚来方面希望通过IPO 募集到超过20 亿美元的资金,最终市值或将高达370 亿美元,超过日前在美挂牌交易的拼多多。

盲目上市,并不能给公司带来良性发展。毕竟特斯拉就是一个先例。2010年 6月,特斯拉登陆纳斯达克,开盘当日,埃隆·马斯克也在帐面上力挽狂澜地赚了6.3亿美元,可谓是盆满钵满。但特斯拉的后续发展却不尽如人意,连连亏损,负债沉重。为上市所累的特斯拉痛定思痛——决心私有化。

特斯拉走上私有化之路并不令人惊讶,对于一个持续成长的创业型公司而言,这样可以免除其在现金流、利润等短期问题所带来的诸多麻烦和烦恼,创造了一个最佳的运营环境,当前的特斯拉正处于快速增长时期,私有化可以让特斯拉摆脱华尔街的“监视”谋求更大发展。

马斯克表示,等未来公司进入一个发展速度较慢、公众更容易理解的增长阶段,届时回归股票市场可能更有意义。马斯克的意思是,他还会杀个回马枪。

上市并非一厢情愿而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一味以上市为目的对企业进行“揠苗助长”式的催长,必定会给企业的长期发展留下隐患。

无论是方兴未艾的新型产业还是形态成熟的老旧行业,对于上市都需要慎之又慎。做企业是一场马拉松的长跑,创业者如果只是为上市“冲刺”,被资本挟持后注定走不长远。在企业高速增长阶段,更不能被资本市场掐住脖子,快速上市让 VC套现离场,只重视眼前利益而忽视了长远发展。上市只是企业的一个发展节点,而非发展的终点。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无论上市如何,都有人前赴后继、勇往直前。而特斯拉依然为了私有化在苦苦挣扎。

问一句特斯拉的私有化还有多远,嗯——大概一个筋斗云的距离。

王清锐歪道道,本名王清锐,科技专栏评论作者,自媒体“歪思妙想”创始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