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THE SLOW LANE

做为新兴的经济体“薄荷四国(MINT)”之一的印尼,首都雅加达被外商视为投资的热土,但是这个城市坚决以自己的方式做生意。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 - NEWS - 文/Rose Dykins

做为新兴的经济体“薄荷四国(MINT)”之一的印尼,首都雅加达被外商视为投资的热土,但是这个城市坚决以自己的方式做生意。文/Rose Dykins

加达是一个很容易把你淹没的城市,在这个搭个出租车走个几公里就要花上近30分钟的时间,让你在交通旅行上要花上庞大的时间成本。在我访问期间,花费了比我预期更多的时间堵在水泄不通的交通上,我从出租车的窗户向外凝视,看到整个家庭挤在一辆摩托车上,偶尔在街道上还会看到小马拉着拖车的景像。就在这种环境里,我试图能够准时赶赴着一场又一场的会面。雅加达的交通混乱显示出这个城市的基础设施的病症,它目前无法应对这里发展的巨大潜力需求。幸运的是,这里已经开始在着手改变。目前正在开始建设一个大规模的快速运输系统(MRT),预计在2018年可以运行一条南北线的地铁交通,然而东西线的地铁建设尚不会开始,预计直到2024到2027年才会展开,但是一旦完成,MRT地铁线路跨度将超过110公里,并可望让每日近1000万的旅客来使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里也计划建造一个双线的单轨电车来连接城市交通,希望能在2018年完成建造。目前这座城市先开始采取一些手段来减少污染和拥堵,像是每个星期天从早上5点到11点禁止在某些主要道路开车。当我从酒店的窗户望去,见到主要道路上仍然是堵的热火朝天,只是原本的汽车已经被那些穿着色彩鲜艳短裤的慢跑运动员和骑着自行车的儿童所取代。在雅加达总是会看到一些令人惊讶的景像,对于那些愿意拥抱这种混乱和理解这个充满活力的大都市运作方式的人,就可能获得巨大的回报。印尼被认为是全球四个新兴经济体-即被外界称之为“薄荷四国( MINT)”其中之一; MINT指的是墨西哥(M)、印尼(I)、尼日利亚(N)和土耳其(T),最近印尼 这个国家常在一些经济头条新闻里出现,雅加达在AT Kearney’s (科尔尼)2014年新兴城市展望报告里,荣登34个城市里的第一位,这里头有许多原因来解释为什么首都雅加达会被看好。印尼是世界上人口第四大的国家,有超过2.5亿的人口,大约50%的人年龄都在30岁以下,年轻的劳动人口被潜力投资者认为是一个很好的资产,能够促进经济健康成长。位于雅加达的中央商务区,属于喜达屋酒店集团旗下豪华精选酒店品牌的Keraton at the Plaza Hotel总经理Giles Selves表示:“我们的很多客人都是来自跨国公司,他们来到这是因为认识到在接下来的10年中,这里会比其他地方有更好的机会增长,要感谢这里拥有比其他国家更多的青壮劳动人口,这是令人兴奋的,对经济絶对有好处。”由于有无数的年轻人口,另一个对于雅加达的观察就是他们喜欢购物,虽然这里有贫穷问题,但是似乎被很好的隐藏起来,在市区的商业中心,你会看到有众多的宏伟购物中心,规模和数量就如同像在中东那里一样。这些带有空调的巨大购物中心,成为当地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社交中心,新兴富裕阶层的消费者成为吸引国际出口商和跨国公司到此的巨大吸引力。

今年稍早,脸书Facebook在雅加达开设了办事处,以便于能够接近当地的广告商和公司,来吸引每月近6,900万的印尼脸书用户。宜家IKEA在今年9月于雅加达西部开设第一间店,而大众汽车Volkswagen去年也开了一家直营门店,每天约有300辆新车的销售额,可见汽车工业在这里有很大的商机。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印尼中产阶级消费者将在2020年倍增而达到1.14亿人。这样的消费能力

使得国际公司都愿意为当地市场量身订做产品以保证能满足当地需求。

Alila酒店和度假村地区副总裁Sean Brennan说:“每年有200万国际旅客到巴里岛,当地还约有700万的印尼旅客市场,所以我们知道需要为印尼人建立酒店,因为新兴的中产阶级正在推动酒店业发展。”

在过去的6年里印尼的GDP增长都不低于5%,虽然它有放缓的现象(在2014年第一季度跌至5.2%,较上一季度的5.7%有所下滑),但是预测到2015年会再次上升至5.8%。在印尼的英国商会首席执行官Chris Wren表示说:“印尼去年安全的度过了全球金融风暴,几乎没有影响,它显示了该国强劲的弹性,因为该国有大量的消费人口,而且其中60%均为国内消费驱动。然而,也要注意到这里自然资源的持续贬值,印尼可能会发现自己存在一种现金流的危机。”

这里拥有18,000多座热带美丽岛屿,每年为旅游业、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和矿产带来近85亿美元的年收入,是印尼经济的主要支柱。

矿业出口占这个国家GDP的12%,而印尼也是世界头号出口镍矿、热煤和精锡的地方。最近政府也一直在采取措施,以确保其自然资源的经济利益能够保留在自己国家的口袋里。

印尼的负投资清单(Negative Investment List)是一个重要的商业投资指标,它明白的标示允许外资所有权的比例与一些完全封闭海外投资和合作的项目。这个清单每3年更新一次,而今年4月份政府刚发布了修订后的列表。虽然有一些行业对于外资所有权略有所修改和增加,包括制药和电信等一些行业,已经增加外资可投资的比例,但是有许多重点行业如仓储业被减低外资比例,甚至

一些项目被完全关闭外资参与,例如电力安装和石油和天然气支持服务等。

2014年出台的清单还指出,陆上油气钻探已经关闭新的外国投资进入,而在此之前,它是开放可允许外商拥有多达95%的所有权。总的来说,这个新出台的规定是对很多潜在的外国投资者的一项挫折。尽管这表示印尼在保护自己的利益,但是这也可能是很危险的,它的一些民族主义政策会阻碍其经济发展,特别是如果那些拒绝外国投资的地方,可以用来促进内部的专业成长,举例来说教育方面,它不允许外国人在教育设施方面直接持股。

英国商会的Wren就表示无法理解:“在商业竞争力的背景下,如果教育的质量变得更好将是对民族主义者带来更好的利益,但是如果在教育领域对外国投资者关闭不允许任何直接投资,这就没有什么意义。”虽然印尼有足够的数量和年青的 劳动力,但是许多外部投资者无法好好的运用这个资源,也就是说如果年青人的教育水平是不合适的,员工就也无法与国际商界交流。

Wren表示:“在印尼,一般来说,英语语言能力是远远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因此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在外包服务的机会,如果和菲律宾相比的话。”他补充说:“商界认为印尼发展得不错而且正在增长,但是它可以增长更快,它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大的低于应发展水平的国家,这和它缺乏真正独立的领导有关。”

今年7月,雅加达首都特区行政长官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或称Jokowi)被选为印度尼西亚的下一任总统。他被比作美国总统奥巴马,因为他代表潜在的社会变革。

Jokowi被视为人民的总统,因为它的一些政策包括国家最低工资、免费医疗和解决腐败问题等都获得人民的认同,与他的主要对手前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相比,Jokowi也更受到外国投资者的喜爱,因为他更自由和比较少强调民族主义。普拉博沃·苏比安托就 曾宣称“印尼是非卖品”。虽然已经有很多报导关于总统选举后将决定印尼未来的商业开放程度,但是应该注意,Jokowi将领导一个联合政府,除了他自己的党PDI-P(印尼民主党),还必须与其他政党合作才能在政府中获得足够的席位,即使他试图简化外商投资,但是还是很可能会因为与其他政党的妥协而使一些政策受到束缚。虽然还有待观察与印尼的国际业务将受到那些程度的影响,但是对于想要进入这个市场的人保持正确的心态仍然是有相当大的机会。Wren说:“任何与零售业有关的行业在这里仍然很有机会,而医疗、IT技术、深海勘探这方面也很有市场,我也强烈建议人们投资在制造业,因为这里有免税贸易区的机会。”他补充道:“要花时间了解市场,从商会那里寻求投资的专业建议,不要只看报导那些正面性的标题和惊人的统计数字。要知道,这里是投资回报最慢的经济体之一,企业需要有一个中期角度来看这个市场,要有长期的承诺和坚定认为这个市场可以发展自己的产品。”

本页上至下:街道上富有殖民色彩的建筑;州长办公大楼右页:雅加达的单轨列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