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分解与中美比较

China Business and Market - - CONTENTS - 张兆民,韩 彪

doi:10.14089/j.cnki.cn11-3664/f.2018.07.004

引用格式:张兆民,韩彪.社会物流费用占GDP比重分解与中美比较[J].中国流通经济,2018(7):27-35.

1 2

张兆民 ,韩彪(1.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管理学院,广东 518055;2.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广东 518060)

深圳 深圳

GDP

结构性改革、降低物流成本的前提。从微观机制入手,将社会物流费用占摘 要:物流成本高低影响经济发展质量,正确理解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内涵是推动我国物流供给侧比重这一宏观指标分解成单位

GDP GDP

GDP物流规模和单位物流规模物流费率两个指标,系统研究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内涵和影响因素可以发现,我

国单位GDP物流周转量规模较大,约为同时期美国的5~10倍,这是导致我国社会物流费用占GDP比重较大的主

1991年基期真实价格核算,1991—2017要原因;我国单位物流周转量物流费率并不高,按照 年呈稳定持平态势,

30%;我国单位价值货物物流成本下降显著,从1991 17.15%下降到2017 4.27%,约为同约为同时期美国的 年的 年

50%。因此,为更好地推动我国物流业降本增效,一方面需要从宏观角度着手,优化经济结构,提升经时期美国的

GDP

济质量,降低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另一方面需要从微观角度着手,强化市场机制,提升产品价值增值能力,

切实采取措施降低物流企业运营成本,提升物流业“赚钱”能力。

关键词:社会物流费用占GDP比重;单位GDP物流周转量;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中美对比

中图分类号:F25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66(2018)07-0027-09一、前言流市场调查报告》[1] ,首次将社会物流费用占GDP

GDP 比重(Logistics Cost as a社会物流费用占

Percent of GDP)这一指标来源于美国供应链管理专业协会(CSCMP)定期发布的《美国物流年报》(Annual State of Logistics Report)。《美国物流年报》

10 GDP

对美国过往 年社会物流费用占 的比重进行统计和对比分析,用以评价和分析物流业的景气

2001

程度。 年,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与美智(Mercer)管理顾问公司联合编写了《中国第三方物

比重这一指标引入中国,认为2001年我国社会物

流费用占GDP的比重约为20%,是发达国家的2~3倍之多。此后,物流成本过高似乎就成为我国政府和行业的“共识”,如《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年)》(国发〔2014〕42

号)将降低社会GDP

物流费用占 的比重作为核心任务之一。甚至

GDP有观点认为,社会物流费用占 的比重每降低一个百分点,就可以为我国工商企业节省超过9 000

亿元的费用 [2]。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社会

GDP 1991 18%下降到了物流费用占 的比重从 年的

2017 14.6%,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横向比较依

年的

然高于发达国家。

新时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物流业降本增效是我国“十三五”时期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为降低物流成本,近两年我国政府出台了一

2016 8

系列政策,如 年 月交通运输部印发《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若干意见》,2017

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7〕73 GDP

号)。对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内涵进行研究非常有必要,可为降低我国物流成本提供一种视角。

二、文献综述

早在古典经济学时期,运输效率就被亚当·斯密认为是产业分工程度和市场范围大小的唯一制约因素 [3]。在马克思所处的时代,运输被认为是工业、农业、加工业之外的第四个物质生产领域,通过实现货物区间转移来增加商品价值。随着经济理论的不断发展和完善,简单的运输行为被纳入更加科学的物流框架进行探讨和研究。在交通基础设施相对薄弱、物流管理水平尚待提高的中国,物流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和推动剂[4] ,其对经济的贡献仅次于第二产业[5]。物流成本通过影响国际贸易 [6]、要素流动 [7]、产业集聚 [8-9]等因素进而影响经济发展。新古典经济学框架下,物流成本作为交易成本的组成部分,影响要素配置与产业结构重构,进而影响经济增长[ 10-11 ]。此外,物流成本的高低同时也会影响工商企业的运营效率与服务质量。我国自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特别是2001

年《中国第三方物流市场调查报告》公布以来,中国物流成本以及中美物流成本对比成为学术研究的重点。

GDP对于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内涵,学术界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利用社会物

GDP

流费用占 比重这一指标测评我国物流成本,并以此判定我国物流成本的高低,具体可参考张弘 [ 12 ]、赵东明 [ 13 ]、庞锦 [ 14 ]、赵冬梅 [ 15 ]、荣艳丽等 [ 16 ]、范荣华 [ 17 ]、汪鸣 [ 18 ]等的研究;第二种观点

GDP

认为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这一指标原用于评 价物流业景气程度,以此为标准来判断我国物流成本的高低太过片面[ 19-28 ]。

GDP本文认为,以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作为测评物流成本的标准显然混淆了宏观物流成本和微观物流成本的基本概念,是不科学的伪命题。在上述文献中,尽管张兆民等[ 27 ]指出社会物流费GDP

[29]、用占 比重符合诺斯第二悖论性质,范林榜

GDP

翁心刚 [ 24 ]等尝试对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影响因素进行了分解,但均没有从机制上说明社

GDP

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内涵和意义。本文将在王拥军 [ 28 ]研究的基础上,从微观机制入手解释社

GDP

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构成和影响因素。

三、分析框架

(一)我国物流规模依据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的GB/T18354—2006《物流术语》中的表述,物流指物品从供应地向接收地的实体流动过程,它根据实际需要,对运输、储存、装卸、搬运、包装、流通加工、配送、信息处理等基本功能实施有机结合。物流可分为微观物流和宏观物流两类。其中,微观物流也称企业物流,指消费者、生产企业所从事的物流活动,其主要特点是具体性和局部性,物流活动以企业为边界;宏观物流又称社会物流,是全体微观物流的综合,指社会再生产总体的物流活动,其主要特点是综观性和全局性。现阶段评价宏观物流规模的常用指标主要有三个,分别是货运量、

1991周转量和社会物流总额。自 年以来,我国社会物流规模取得了较大幅度的增长。2017

年,我479 1991 4.86国货运量为 亿吨,约是 年的 倍;周转

196 130 1991 7

量为 亿吨公里,约是 年的 倍;社会

282.8 1991物流总额为 万亿元(当期价格),而 年的

3

物流总额仅为 万亿元(当期价格)。具体可参见

1。

GDP (二)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分解

GDP

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计算公式为:

GDP =社会物流费用/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

GDP

其中,社会物流费用为宏观物流成本,GDP

为按市场价格计算的一个国家(或地区)所有常驻单位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

与微观物流和宏观物流相对应,物流成本也可分为微观物流成本和宏观物流成本两类。其中,微观物流成本指某一企业为实现物流服务而支付的各种费用的总和;宏观物流成本指全社会微观物流成本的汇总,是一定时间范围内全社会为消除空间障碍而发生的所有物流行为所耗费的

2014

成本总和。按照 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联合发布的《社会物流统计报表制度》相关规则,社会物流费用指报告期内国民经济各方面用于社会物流活动的各项费用支出,由运输费用、保管费用、管理费用三大部分构成。无论是微观物流成本还是宏观物流成本,都 仅仅是对物流活动所花费费用的“绝对值”评价,两者均不具备主流经济学框架下所描述的冰山成本性质,其数值大小并不能说明真实物流成本的高低。同时,社会物流费用仅仅是运输费用、保管费用、管理费用简单相加形成的总额,并没有将这个总额所涉及的物流规模纳入分析范畴,无法证伪社会物流费用/GDP

这一指标符合诺斯第二悖论,因此严格来讲,社会物流费用/GDP

性质 [ 27 ] 这一指标也不具有冰山成本性质。这个比值的大小既

GDP

没有办法说明我国 运行的质量,也没有办法测评我国物流成本的高低。正是由于缺乏对物流规模的考量,造成了学术界和物流行业对社会物

GDP

流费用占 比重这个指标的不同理解。

GDP有别于以往研究将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理解成运输费用/GDP、保管费用/GDP、管理费用/ GDP

三者的简单加总,本文从微观机制入手对社会物流费用/GDP

这个宏观指标进行分解,纳入社会物流规模这一参数,打通宏观物流成本与微观物流成本的通道,系统分析社会物流费用/GDP

这一指标的内涵和意义。

将社会物流费用拆分为物流规模和物流费率两个部分,即:

社会物流费用=社会物流规模×单位物流规模物流费率

那么,社会物流费用/GDP

的计算公式可相应变形为:

社会物流费用/GDP=社会物流规模/GDP×社会物流费用/社会物流规模(1)

在货运量、周转量、物流总额三个物流规模评价指标中,由于物流总额中的单位货物价值为未

GDP

知数,无法体现单位 所需要的物流劳动强

GDP

度。单位 物流周转量同时将货运距离这一参

GDP数纳入评价范畴,比单位 物流货运量能够更

GDP

为全面地体现单位 消耗的物流劳动强度,即物流规模。因此,以周转量作为社会物流规模的替代值,则式(1)可变形为:

社会物流费用/GDP=周转量/GDP×社会物流费用/周转量2

()式(2)中,周转量/GDP GDP

为一单位 所需要完成的货物周转量,这一指标在内涵上与物流需求系数类似,其不同之处在于用周转量取代了社会

GDP物流总额,这个指标表示每一单位 所必须完

GDP成的货运周转量,即单位 物流规模;社会物流费用/周转量,表示完成单位周转量所需要付出的物流成本,代表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即单位物流规模物流费率。

(三)经济学含义

把社会物流费用/GDP GDP

分解成单位 物流周转量和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更具有经济学含义,具体原因如下:

1.周转量/GDP

体现物流规模与经济发展的对应关系。与其他经济问题一样,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或多或少地存在互为因果的关系,但物流规模更多体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引致需求。首先,周转量/GDP

可以体现物流规模与产业结构的对应关系。产业结构指农业、工业、服务业在一国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农业、工业、服务业对货运的需求程度不同[ 30 ] ,因此不同产业结构所引致的物流需求不同。一般情况下,工业化进程中的经济具有更高的物流需求,产业结构中工业的占比与物流规模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工业占比越高,物

]。其次,周转量/GDP流规模越大 [29 ,31-34 可以反映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使得经济增长对生产要素价值含量和技术含量的需求有所改变。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可以显著刺激物价水平的提高 [ 35-37 ],当然需要提供物流服务的商品的价格水平也会相应提高。此外,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也将显著提高产品质量,使得单位价值产品的重量不断下降 [38]。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初步预判,随着我国产业结构的不断优化,第三产业占比

GDP

将越来越高,单位 物流周转量将越来越低。同理,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单位价值货物的重量会越来越低,在物流距离保持稳定的前提

GDP

下,单位 物流周转量也将呈下降趋势。

2.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能够体现物流成本在物流活动中的冰山成本性质,更能体现市场机制在物流运行中的作用以及市场对物流价格的接受程度。在现实经济世界中,需求地与供给地的不同带来了货物空间转移的需求,而为了货物空间转移所愿意承担或支付的费用标准成为市场选择的物流费率标准。自我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按照货物价值的一定比例核算物流运价的从价法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按照货物重量或体积大小核算的运费吨法成为物流市场的主流选择。单 位周转量物流费率是货物流动必须承受的一项边际成本,物流有效需求的形成源于货物对物流费率的接受程度,按照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当货物无法承受这项边际成本时,则不会形成真正的物流需求。上述分析表明,在接近完全竞争的中国物流市场上,物流费率过高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四、中美对比分析

利用式(2)对我国1991—2017

年各项物流指标进行核算,并将核算结果与美国同时期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如无特别说明,所用数据均来自历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物流年鉴》及《美国物流年报》。

GDP

(一)单位 物流周转量物流需求系数的表达式为:物流需求系数=社会物流总额/GDP

GDP用物流需求系数在宏观层面判断 对物流的需求程度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考虑到社会物流总额由货运量和单位重量货物价值共同决定,如果忽略单位货物的价值变量,用物流需求系数的

GDP

高低评价物流对 的努力程度和劳动付出具有一定的片面性。经核算,尽管我国物流需求系数

1991

自 年以来呈上升趋势,但我国单位重量货物

1991 307元/吨(1991

价值从 年的 年基期价格)上升

2017 1 759 元/吨(1991

到了 年的 年基期价格),与

GDP

之相应,我国单位 物流货运量呈持续下降趋

1991 44.80 吨/元下降到了2017

势,从 年的 年的19.43吨/元。具体可参见表2。

1991 GDP

利用以 年为基期的 数据和物流总额

1991—2017数据,对中国和美国①两个国家 年的

GDP 3

单位 物流周转量进行估算。由表 的估算结

1991—2017果可以发现:第一,纵观 年整个时间

GDP 1991段,我国单位 物流周转量呈下降趋势,从

1.27吨公里/元下降到了2017 0.80

年的 年的 吨公里/元。我国单位GDP

物流周转量呈现出三个阶段

1991—2003性的特征。其中,第一个阶段是 年,期

GDP

间我国单位 物流周转量下降趋势较为明显,

1.27吨公里/元下降到了0.76吨公里/元;第二个从

2004—2012 GDP阶段是 年,在这一阶段我国单位物流周转量处于稳中微升状态,2012 1吨

年达到了公里/元的峰值;第三个阶段是2012

年以后,在这

GDP

一阶段我国单位 物流周转量又回到了下降通道,2017 0.8吨公里/元。第二,美国的单

年下降到

GDP

位 物流周转量也呈下降趋势,但其整体规模

1991—2015

相对中国较小。 年期间,美国单位GDP 1991 0.23吨公里/元下降物流周转量从 年的

2015 0.12吨公里/元。从数值来看,美国到了 年的

GDP

的单位 物流周转量大约是同时期中国规模的10% ~20% 2015 GDP

。以 年为例,中国 为美国的30%,而周转量却是美国的2.1

倍之多。(二)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的表达式为: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社会物流费用/货物周转量

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的单位为元/吨公里,表示每吨货物每公里的物流成本。通过对中美两国1991—2017

年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进行核算与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第一,按照当期价格核算,我国单位周转量物

1991 0.185元/吨公里上流费率有所上升,从 年的

2017 0.617元/吨公里,而按真实价格升到了 年的核算,我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基本稳定。根据GDP 1991价格平减指数将社会物流费用换算为 年

1991—2017

基期价格,发现 年我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基本持平。其中,1991—2003

年物流费率0.185元/吨公里上升到了0.238元/吨略有上升,从

公里;2004年之后步入下降通道,2017 0.184

年为

元/吨公里,与1991

年的物流费率基本持平。具体4。

可参见表

1991年基期价格核算,1991—2015第二,按照年美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保持相对稳定,但波

5)。1994—2007动幅度相对较大(参见表 年,美国

0.70 元/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呈稳中微升趋势,从

0.84元/吨公里;2008吨公里上升到了 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转为下降态势, 2011 0.59元/吨公里;2012

年达到了极小值 年下降趋势得以扭转,重新回到上升通道,2015

年上升到0.69元/吨公里。

第三,同时期美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价格

3

水平为中国的 倍左右。对比两国单位周转量物 流费率真实水平可以发现,中国的物流费率水平明显低于同时期美国的物流费率水平,且随着时间的推进,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1991

年我41.16%,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水平约为美国的

2015 27.32%。按照当期价格

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核算,我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为同时期美国的50%左右(参见表6)。(三)单位价值货物的物流成本

GDP GDP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受单位 物流规模及单位物流规模物流费率双重因素影响,在物

GDP流费率不变的前提下,如果单位 物流规模上

GDP

升,则社会物流费用占 的比重也将上升。这一结论验证了张兆民等[27]提出的社会物流总费用

GDP

占 比重这一指标符合诺斯第二悖论性质的正确性。谈贵军等[ 39 ]、张兆民等 [ 27 ]提出,可用社会物流费用占社会物流总额的比重来评价物流

Samuelson成本,这一指标既能体现萨缪尔森(

PA 和克鲁格曼(Krugman P)

) [ 40 ] [ 41 ]等提出的冰山成本性质,也符合杨小凯等[ 10-11 ]关于交易成本内涵的界定,同时可以避免社会物流费用/GDP

这一指标因忽略商品价值属性而造成的宏观物流成本与微观物流成本衔接不畅的弊端。按照张兆民等

1991—2017

[27]的方法对我国 年单位价值货物的物流成本进行核算,其结果显示,1991—2017

年我国社会物流费用/社会物流总额从17.15%下降到了4.27%,下降幅度达到75%。

2011—2013 2015根据可以取得的数据对 年及年美国社会物流费用占社会物流总额的比重进行

2011—核算,并对中美两国的数据进行对比。

2013 2015

年及 年期间,中美两国物流总额基本相当,但为物流总额相同的货物所付出的物流费用并不一样。2011—2013 2015

年及 年期间,中国社

5%左会物流费用占社会物流总额的比重保持在右,而同一时期美国社会物流费用占社会物流总

7)。额的比重约为中国的两倍(参见表

五、主要结论和建议

(一)结论作为一个能够体现企业第三方利润源泉的评

20 80

价指标,自 世纪 年代引入我国以来,物流及物流成本就似乎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特别是2001年首次对我国社会物流费用/GDP

进行估算和国际比较之后,物流发展水平低和物流成本过高

7

表 中美两国社会物流总额和社会物流费用对比(2011—2013 2015

年及 年) 似乎就成为我国物流行业的“标签”。与此同时,以社会物流费用/GDP

为基础的相关研究也成为我国学者关注的热点,且因研究方法欠缺与对物流成本内涵认识不到位导致了这种研究热点的“中国”

。本文基于微观机制视角对社会物流费用/特色②

GDP

指标进行分解和系统研究,形成了如下结论:第一,社会物流费用/GDP

指标可分解为单位GDP

周转量与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的乘积,因此社会物流费用/GDP GDP

指标的大小受单位 周转量和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两个因素的共同影响。经

GDP 5~测算,我国单位 周转量约为同时期美国的

10 GDP

倍,单位 周转量规模大是导致我国社会物流费用/GDP高于美国的根本原因。1991—2017

年我国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呈稳定态势,而单位GDP

周转量呈下降趋势,由此可以判定,近年来我

GDP

国社会物流费用占 比重的持续下降可归功于

GDP

我国单位 周转量的下降,其深层次原因为我国经济水平的上升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第二,我国物流成本远低于美国。在接近完全竞争的中国物流市场上,物流成本高似乎不太符合市场机制,本文的研究结果也证明了这样的推测。无论按照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核算,还是按照单位价值货物的物流成本核算,我国的物流成本均远低于美国的物流成本。现阶段,按照单位周转量物流费率核算,我国物流价格水平约为

30%;按照单位价值货物的物流成本核算,美国的

50%。我国物流价格水平约为美国的

(二)建议本文研究结论具有明显的政策含义,可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议。第一,正确认识社会物流费用/GDP

的内涵。社会物流费用/GDP

表示社会物流GDP

费用占 的比重,代表每完成一

GDP

个单位 需要承担的物流成本。这是一个宏观概念,表示社会这一整体概念的物流成本,既不是微观机制下企业的物流成本,也不是货物的物流成本,货物进行物流活动所必须承担的冰山成本是无法通过社会物流费用/GDP

指标的大小来判定的。

第二,多方面着手降低社会物

GDP

流费用占 的比重。一方面,要提升我国经济

GDP发展质量,优化我国经济结构,降低我国单位周转量;另一方面,要积极落实《关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若干意见》(交规划发〔2016〕147

号)和《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7〕73

号)相关任务,降低我国微观物流费率。第三,切实采取措施降低物流企业运营成本。快速发展的中国物流市场更加接近于完全竞争市场,我国物流成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持续下降。依据经济学理论,完全竞争市场下商品及服务的价格水平等同于成本。由此可以判定,我国物流行业的价格水平几乎等同于成本,行业整体“赚钱”能力较差。从微观角度看,应通过优化税收、规范乱收费等一系列措施切实降低物流企业运营成本,提升物流企业“赚钱”能力,推动物流行业健康稳定发展,保障社会物流供给能力。

第四,强化市场机制,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强产品物流成本承受能力。根据供需原理,价格与需求呈反比变化,价格高则需求量少,价格低则需求量大。这一原理在物流市场上同样适用,当货物能够承受所必须支付的物流成本时,就会形成物流活动。对比中美两国的数据可以发现,如果按照周转量规模的绝对值,2015

年我国物流规模2.1 GDP

为美国的 倍;如果按照单位 周转量,近年

GDP 5~10

来我国单位 周转量为美国的 倍之多。这个结果一方面体现了我国与美国经济结构的不同,另一方面表明我国的物流成本实际上并不高。现阶段,政府应加强市场机制特别是价格机制在经济运行中的作用,使市场信息更加公开化,防止价格扭曲,使产品价格能够体现价值,同时继续提升经济发展水平,提高产品附加值,增强产品承受物流成本的能力。

注释:

① 1991—2015考虑到数据的可得性,美国数据为 年,且1991 GDP

年美国 按照当年中美汇率中间价换算成人民币,1992 GDP

年后的美国 按照美国真实增长率核算。②搜索发现,国外几乎没有相关研究文献。

参考文献: [1]美智管理顾问公司,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中国第三方

物流市场调查报告[J].物流技术与应用,2002(3):52-55. [2]章轲.中国物流成本被误读?交通部专家称真实成本远低

发达国家[EB/OL](. 2016-03-22)[2018-05-28].http://www.

yicai.com/news/4764896.html. [3]亚当·斯密.国富论[M].唐日松,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

2005:13-19. [4]曹瑛.现代物流与区域经济发展研究[D].成都:四川大学,

2007:1-5. [5]宋则,常东亮.现代物流业的波及效应研究[J].商业经济与

管理,2008,195(1):3-9. [6]马汴京.头程运费、国际贸易与经济增长——来自中国120 个城市的经验证据[J].经济学(季刊),2011,10(4): 1 311-1 327. [7]韩彪,张兆民.区域间运输成本、要素流动与中国区域经

济增长[J].财贸经济,2015,36(8):143-155. [8]郑鑫,陈耀.运输费用、需求分布与产业转移——基于区

位论的模型分析[J].中国工业经济,2012(2):57-66. [9]何雄浪,毕佳丽.技术溢出、要素流动与经济地理均衡[J].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4(4):80-86. [10]杨小凯,黄有光.专业化与经济组织:一种新兴古典微观

[M]. .

经济学框架 张玉纲,译 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 1999:85-102. [11]杨小凯.经济学:新兴古典与新古典框架[M].张定胜,等

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185-200. [12]张弘.中美物流成本比较研究[J].中国流通经济,2004,18

(6):17-20. [13]赵东明.基于定量和边际分析的降低我国社会物流总费

GDP比重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2(3):3-5.用占[14]庞锦.我国物流成本分析及政策建议[J].宏观经济管理,

2013(8):66-67. [15]赵冬梅.中美物流成本对比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3

(16):44-45. [16]荣艳丽,翟金成.美国物流成本优化路径及其经验借鉴

[J].商业经济研究,2015(30):35-37. [17]范荣华.我国物流成本控制现状与优化路径研究[J].价格

月刊,2015(6):54-57. [18]汪鸣.当前形势下降低物流成本的路径与措施问题探讨

[J].中国物流与采购,2016(16):30-32. [19]李克宁.谈物流成本与GDP[J].中国流通经济,2002,16

(4):13-15.

[20]张鹏,李聪.论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及其现实意义[J].

铁道运输与经济,2005,27(12):28-30. [21]宋则,常东亮.中国物流成本前沿问题考察报告(下)[J].

财贸经济,2005(8):58-62. [22]李小米.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物流总费用占GDP

比重过高”[J].中国储运,2014(4):54-55. [23]翁心刚.我国社会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成因研究[J].中国物

流与采购,2011(14):68-69.

[24]翁心刚.对我国物流成本的再认识[J].

中国流通经济, 2016,30(5):5-11.

[25]汪文生,张娟.降低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

比重的对策研究——基于多元回归模型的实证分析[J].工业技术经济,2016,35(7):121-129.

[26]王燕弓. GDP 比率”[EB/OL].

被误读的“物流总费用占(2016-04-22)[2018-05-58].http://www.zgjtb.com/201604/22/content_81278.htm. [27]张兆民,韩彪.以社会物流费用占社会物流总额比重测

算物流成本[J].中国流通经济,2016,30(10):24-30.

[28] . [EB/OL].(2017- 03- 14)王拥军 中国物流成本之惑

[2018- 05- 28].http://www.yunshuren.com/article- 8401.ht⁃ ml.

[29]范林榜.社会物流成本占GDP比重的影响因素[J].财经

科学,2014(8):88-96. [30]冯旭杰,孙全欣,钱堃,等.区域综合交通运输需求与产业结构的协整关系分析[J].交通运输系统工程与信息, 2012,12(6):10-16.

[31]钟贤柏.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比重的改善措施[J].运

输经理世界,2014(Z1):88-90. [32]季小立,阎立.城市物流成本控制与经济结构优化:国际

经验及借鉴[J].上海经济研究,2014(7):90-96. [33]林勋亮,陈挺.我国运输业发展水平与社会物流成本影

响关系研究[J].中大管理研究,2015,10(2):134-146. [34]宋殿辉.我国物流成本高于金砖国家的原因探讨[J].对外

经贸实务,2015(11):90-92. [35]李义平,郑汉栋.经济发展与物价上涨[J].财经科学,1995

(5):48-50. [36]蒋建业.经济发展与物价问题系统分析:广东案例分析

[J].中国软科学,1996(6):59-62. [37]孟祥兰,雷茜.我国货币供应与经济增长及物价水平关

系研究[J].统计研究,2011,28(3):43-50. [38]程虹,李丹丹.一个关于宏观经济增长质量的一般理论——基于微观产品质量的解释[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67(3):79-86. [39]谈贵军,史峰,秦进.宏观物流成本评价指标分析[J].系统

工程,2008,26(9):38-42.

[40]SAMUELSON P A.The transfer problem and transport costs:the terms of trade when impediments are absent[J]. Economic journal,1952,62(246):278-304. [41]KRUGMAN P.Geography and trade[M].Boston:The MIT Press,1991:4-10.

责任编辑:陈诗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