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与许家印,这一仗谁赢谁输?

China Business News - - Focus 焦点 -

记者 王娟娟 发自上海

恒大健康入局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许家印曾为贾跃亭的造车梦带来转机,但岁月静好只保持了三个月,双方就进入了相看两厌的尴尬局面,内情缘由扑朔。

10 月 7 日晚间,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披露称,FF半年烧光时颖公司8亿美元融资,又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且贾跃亭利用自己在董事会的席位优势,未达到提前付款条件之下就要求付款,并提起了诉讼,要求剥夺时颖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沉寂一日的 FF 则于 10 月 8日下午声明反击称,与恒大解约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在协议有效期内履行其支付款项的承诺。恒大不应该扣留款项,同时又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FF否认贾跃亭操纵董事会,并指责恒大单方面出现多条违约。

有知情人透露,在6月25日正式入局FF后,恒大方面有意“安排自己的人进入FF,但并不顺利”,按照恒大健康原本的计划,夏海钧和 时守明原本计划被提名担任合资公司 Smart King 的董事长和董事,但目前二人在合资公司并未有太多话语权。

贾跃亭与恒大健康所持股份每股投票权是10∶1,这也是目前贾跃亭的主要筹码,但如果FF在2019年一季度无法实现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投票优势,在失去乐视核心资产之后,再度失去对FF的控制。分析人士认为,走向仲裁、将矛盾公开化,也是贾跃亭想要保住控制权的手段之一。但这样的代价是,FF有可能立刻断奶,约定的融资短期都无法到账。

FF产能遭质疑

早在2017 年9月,贾跃亭曾为FF现身香港寻求融资,彼时FF资金链濒临断裂,贾跃亭被曝将其位于美国加州的数套房产抵押,换得资金投入FF。随后FF又爆发高层内讧,被指“没有外部融资将面临破产”。

在这样的局面下,香港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所控制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下称“时颖公司”)入股FF,通过合资公司Smart King控 制FF45%的股权,成为后者的单一大股东。

2018 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公告,大股东中国恒大(03333. HK)向公司提供了67.5亿港元(约56亿元人民币)、年利率为7.6%的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时颖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实现对FF公司45%股权的控股。

此后8月,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正式成立,全面负责FF在国内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在 9 月 26 日的2018年中期财报中,恒大健康还一度把新能源汽车作为第二大主要业务写进董事会报告。短短半个月后,双方却意外撕破了脸。

按照恒大健康的说法,时颖公司最初与 FF 原股东 FF Top Holding(下称“FF 原股东”)在2017年11月30日达成协议,时颖在三年内向Smart King投资20亿美元,分期三次付款,第一笔要求是在2018年底前投资8亿美元,之后再于2019年12月31日前、2020年12月31日前,分别支付6亿美元。

恒大健康称,2018年5月25日,时颖公司已提前完整支付了首笔融资8亿美元。但两个月后,FF原股东即向恒大健康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

FF 的烧钱程度外界有目共睹,且如期实现量产的可能性备受 质疑。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有接近FF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预量产的FF91近期因为电池故障发生起火,FF要求员工保密,否则将被辞退。但对此,FF并未作出公开回应。

谁输谁赢?

时颖的投资,看似雪中送炭,但代价不小。和孙宏斌入主乐视网(300104.SZ)不同,FF与时颖有明确的对赌约定,FF如果无法在2019年一季度实现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投票优势,失去对FF的实际控制。

要实现量产,源源不断的资金是FF最需要的。FF在8日下午的声明中称,并非由公司要求,而恒大主动在7月份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

“虽然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 FF指责称,除未被承诺外,恒大更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双方还有其他矛盾。恒大一直想派自己的人进FF,也希望全面代理FF在国内的业务,为此也做了不小的投入,在这方面与贾跃亭产生分歧。

除了真金白银,今年4月,媒体报道,FF国内关联公司睿驰汽车斥资3.64亿元在广州拿地造车,这背后就有恒大的大力协助。在6月25日的收购公告中,恒大健康亦称,FF在广州有综合性研发及生产基地。此外,恒大还计划派遣夏海钧和时守明担任Smart King的董事长和董事。夏海钧目前担任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及执行董事,时守明则为恒大健康主席及执行董事,两人地位可见一斑。

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诉求也暴露出,没有恒大的同意,下一个接盘者无法入局,走向仲裁、将矛盾公开化,是贾跃亭想要保住控制权的手段之一。但这样的代价是,FF有可能立刻断奶,量产进度势必遭受影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