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hange:不是交易,是捐赠与拿取

China Campus - - 海外 - 文/刘瑾妮

教材永流传

说是“易物角”,这里可并不完全是“交易”,更多的是“捐赠( donation)”与“拿取( taking)”。在欧美大学,教材是出了名的贵,一本新教材的价格,便宜的大约120欧元,贵的甚至高达700欧元以上,每年平均6门课程,每门课程的教材有一两本,那么大学三年或者四年(欧洲本科有些大学是三年制,美国大学则多为四年制)需要买的教材就有三四十本,这无论是对于 本国学生还是留学生来讲都是一笔极大的花费。于是,大学生们会想尽办法“搞”到些便宜教材,比如去网上的二手书店购买,去当地的旧书店“淘宝”,甚至在网上租书!

但是,学生多二手教材少,当地的旧书店可能仅有一两本旧教材,只能被极少数的幸运学生淘到;而在网上买二手书或者租书,不仅麻烦而且也无法完全了解教材的状况,有可能到手的是本破破烂烂的残书,而且欧洲和美国的邮费也是出了名的昂贵,有可能邮费比新书还要贵!

由此,欧美大学里便兴起了这样的一个“易物角”,毕业生捐献教材,新生“领取”所需的教材,其他年级的同学也可以去找找有没有自己需要的,或者把自己不再需要的捐献出来——一代一代的学生,把这个传统继承下来,让这个循环代代不息。

其实,图书捐赠的传统在欧美由来已久,像哈佛、耶鲁等名校,他们的校名,其实都是最初给予学校慷慨图书捐赠者的名字。但是,大学里最早发起“易物角”的其实是九十年代的留学生们。那时候,出国留学的人还不像今天这么多,留学生毕业后回国时,三四年积攒下的几十本教材就成了负担。最开始,留学生们会选择把教材放在当地的二手 网站上以低廉的价格售卖,但每天挂在网上,要准备随时回答买家提出的各种问题和要求,临近毕业的学生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于是乎,“易物”被留学生们发起。最开始,他们只是在自己国家的小圈子里易物:毕业的学长学姐把带不走的教材赠给新来留学的学弟学妹们,顺便给同专业的后人们讲一讲每个教授上课的喜好和考试规律,也把几年来积攒的试卷留给后人,帮助他们学习。后来,有人向学校谏言,开设了“易物角”,以整个学校为单位,鼓励所有毕业生捐赠教材,学校也在毕业期间为图书的捐赠和领取创造最大便利,甚至有部分欧美高校,常年开设“易物角”并有专人管理,方便学生们随时将不用的书籍捐赠给出来,学生们也可以随时去领取或申请需要的书籍。

“易物角”通常设在图书馆入口和出口处附近的位置,这样,“交易”的声音不会影响自习的学生们。当学生带着要捐赠的书来到“易物角”时,学校的图书管理员会把书接过来登记,贴上条码扫描,统一归纳整理后再由图书馆负责藏书的工作人员进行筛选和分类,最后按科目和年级摆放起来。一本教材可能是由好几代学生流传下来的,它的意义早已超过了它作为一本普通书

每当毕业前夕,走进欧美大学的图书馆,都会在一进门的醒目位置看到一个大大的“易物角( exchange)”,要交易的东西可并不是生活用品,而是学生们在上学期间最亲密的朋友——教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