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胆肥, 4000元独闯广州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董洢菡

准大学生这个身份很微妙,格外渴望自由与独立。高考后,有一天跟好友通话,两人脑子一热便有了摆脱父母独自出游的想法。电话里我们兴致勃勃地商量起去哪,我们想去凉都六盘水度过炎炎夏日,想去古都西安感受历史文化的厚重,也想前往海滨城市青岛轻嗅海风,但是有长隆撑起现代娱乐式旅游的广州、有中山大学和黄埔军校旧址撑起人文情怀式旅游的广州、有石心大教堂撑起异域风情式旅游的广州,成为最后的磁石,紧紧地吸引着我们。

存够4000元

我仓促地买下前往广州的火车票,不幸的是,小伙伴没能得到父母的支持,而且还被禁足整整12天。我也没好到哪里去,直接被父母拒绝了提供旅行费用,外带一通训话。

“真是高考完就胆子肥了,敢先斩后奏了,还敢自己偷偷摸摸地买好车票,你有本事就自己拿钱去玩,不要来找我要。”妈妈很愤怒,爸爸很生气,而我从一开始的难过变成逆反。

难堪与气愤,让我不愿屈从于父母的反对,我想可以自己赚钱出去玩。通过网站我找到了同城的学生兼职——发促销传单。每天10个小时的工作时长、一次次湿透又被空调吹干的衬衫、沾满传单油墨的手指、路人冷漠的眼神、久站之后屈膝时膝盖发出的脆响…… 10天下来,我并没有赚到十分充裕的钱,但这笔血汗钱加上我之前的小金库,也有将近4000元钱。我决然地拿着这4000元去了广州。

去之前我想的是这次说走就走,或许会创造难以言喻的奇妙机缘,没想到的是不仅没能给我带来命运的点缀,却尝够了成长的阵痛。

2500元的煎熬

我因赌气开始旅行,不想让父母觉得我冲动不可靠、不能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想让朋友嘲笑我对父母的依赖与懦弱,我一个人坐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坐在火车上看着沿途的风景,内心平静下来,不再生气不满,还带动了头脑的清醒,我在火车上思考起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出发前定的火车票和民宿费用已经花了不少,现在手上只剩2500元。

初到广州,潮湿的空气、闷热的天气无时不刻不提醒着我这个地方的不一样。出了火车站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便手足无措,找不到地方也不好意思开口问路,一遍遍地旋转手机,试图搞清楚地图上的方向,一遍遍地抬头张望寻找有效地标与指示牌,终于折腾到地铁站。小城市出身的我,在盯着地铁站的自助售票机器十分钟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去人工售票处买票, “一个人”和“外地人”这两个身份成功地在我到达广州一个小时后,磨光了我之前的雄心。

终于到达房东家,房东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在那里生活的5天,我听到的都是粤语,那是我一点都听不懂的方言。当我瘫倒在房间的床上,看着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小腿长起红肿瘙痒的包,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我不属于这里。

一瞬间真的想哭,一想到每次跟父母出去旅游都是他们包办一切,现在却浑身过敏、精神颓丧,我就遏制不住哽咽,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和不负责任的赌气。看着热情房东给的一堆游玩攻略,更是头疼,分散在各区的旅游景点我要怎样把它们串联起来玩得省之又省?等我一手地图一手攻略地制定完旅游计划,到广州的第一个下午已悄然过去。

100元的幸福

在广州呆了两天,看着周围满是操着不同口音的游人在同乘一辆车的短暂时光里有说有笑,看着其他房客能用临时学的蹩脚粤语和房东交谈,我才发现——所谓的排斥,只是我没有去适应而已。

我在手机上下了粤语软件,没事就拿出来模仿两句,也学会了一点点粤语;在地铁站办了临时交通卡,坐着地铁公交车到处溜达,认清了住处附近的几条路。这种“拨开云雾见晴天”的心境,让我接下来的几天过得甚是愉快。

夜游广州塔,在塔顶环顾了整个广州,在塔下坐船畅游了珠江;看过早晨阳光笼罩的中山大学,品味过夕阳西下时黄埔军校的威严;穿梭于上下九仰望民国的鼓楼,品尝过各色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