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便是做“那些事”的“那些人”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游戏课的前几周,大家主要在了解游戏研究(主要针对如何批判性地玩游戏、如何做游戏分析等专题)与阅读相关文献中度过。其中,翟振明《有无之间∙虚拟实在的哲学探险》一书,为电子游戏赋予了神圣社会意义的成果。作者在书中举出多个有趣例子,生动形象又不乏深度地探讨了当VR(即虚拟实在技术, Virtual Reality)发展成熟时,“我”构建在何处,是肉身、灵魂,还是意识?高度拟真的游戏世界将会为我们带来何种未来,是技术乐观主义的“美丽新世界”,还是连喜怒哀乐都被欺骗的《美丽新世界》。

哪找足够大的硬盘?

因为研究对象特殊,我们的课堂与大家传统的想象有着很大区别。新闻与传播学院的X师弟在作为“课外人”围观后,做出了一个绝 妙的比喻:“S老师内心里住着个出身名门却不愿意闷在大院子里、一心只想外出闯荡的小郭襄,在电子游戏的江湖里面,上课的学生其实是她的前辈,带着她杀怪升级。”

也许你擅长五虎断门刀,我好使八卦流星锤,但经过“小东邪”的引领,这群从小泡在电子游戏里长大的孩子,这个比喻里所谓的“江湖人”,终于热热闹闹聚在北大游戏课。

这片游戏江湖并不算大,三十几位同学依照喜好形成了数个小组:如研究《我的世界》的沙盒游戏组,研究《文明》系列的策略游戏组,研究以《偶像梦幻祭》、《阴阳师》、《疾风传鸣人》为代表的氪金手游组,拥有魔兽与剑网三两大分部的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组等等。

将游戏作品“读”得最有兴味的,莫过于“侠风组”与“抖M游戏组”了。

“侠风组”,即《侠客风云传》组,他们探讨了游戏表面自由度的迷惑性及深层限制导致的艰难游戏历程,令人耳目一新。W同学分享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则游戏经历:为打出传说中极难达成的情圣结局(坊间称“韦小宝结局”,达成需成功拿下十个女性角色,集齐所有的战斗增益道具“天书” ),她参考了一份长达一万五千字的严苛攻略,却因为游戏过程的细小疏漏而少获得了一位妹子的芳心……然后,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了。她操控着的男主角东方未明并未同时九美在怀,而是在感情结局中分裂成了九个自己,分别“和秦红殇共赴大漠,和齐丽在洛阳打拳卖艺,和赵雅儿琴瑟和鸣,和史燕开了孤儿院,和纪纹开了世界上第一家动物园,和蓝婷成为神仙眷侣,和任清璇成为花神……”在每一个结局里,东方未明都专一而深情地和一个姑娘度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