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激流岛是干净的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陈惊鸿

顾城(1956—1993),中国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是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

1987年开始游历欧洲做文化交流, 1988年便隐居新西兰激流岛,直至1993年10月8日杀妻自杀。

在旅居新西兰最初的各种新奇中,有一个地名,始终像一个种子,耽搁在我记忆的深处。随着在新西兰时光的延伸蔓延,生活的各个层面也像春天的树叶般渐次生长。好的、不太好的、惊喜的、不适应的……这些感受像是土壤和雨水,让那颗种子渐渐骚动起来——

激流岛,一座神秘而色彩斑驳的诗人之岛。对上世纪80年代风行到洛阳纸贵的朦胧派诗歌稍有了解的人,脑海中都或隐或现地漂浮着这座遥远的岛屿。曾写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 明”的顾城,他的命运牢牢与这座岛屿镶嵌在一起,他的理想国,他最完美的幸福,最深切的失落,以及带着些邪恶色彩的悲情结局以及永不落幕的争论,都在这座岛屿中上演。

这个故事可用几个简单的句子概括:“顾城和谢烨夫妇于1988年移民新西兰,在激流岛落脚,不久后顾城的情人英儿也来到了激流岛,三人一起度过了一段奇怪的共同生活,后英儿失踪,顾城精神失控,杀死妻子并自杀。”

这个故事也可以用厚厚的四本书(顾城、谢烨死前共著的《英儿》,英儿写的《魂断激 流岛》、《爱情伊妹儿》以及顾城姐姐顾乡的《顾城生命的最后十四天》)以及成千上万的争论、辩护和谩骂来展开。

从不同角度来说的不同故事,罪魁祸首的帽子不断易主,无辜者和罪恶者的面具在同一个人脸上时隐时现。顾城是天才、纯真无邪的诗人、又是暴君、杀人犯和极端自私狭隘的巨婴;谢烨是完美的妻子、圣母病深度患者、最大的受害者、悲剧的操控者和控制狂;至于被诟病最多的英儿,在数不清的自私、贪婪、软弱、虚伪等形容词的背后,似乎也能窥到能一个脆弱可爱的,被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美好清新的新西兰,便是顾城的这句诗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