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学霸路线

洪阳教授虽是理工男,骨子里却有文艺范儿,他认为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更看重旅行的过程,途中要充满新奇感、新挑战,这样的旅行才美。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 尹颖尧

湖上月下,圆明园拨吉他

“兴趣是最好的动力,是最好的导师,有无兴趣很关键,它会影响求学的方式、用功的程度和精神的状态,有了兴趣,不再会把学习当作苦差事,会心情愉悦地学习、搞科研。”

洪阳教授寄语2017级新生,在大学本科四年里找到自己的人生兴趣。在他看来,兴趣不是狭窄的学习科研兴趣,我们不一定要选择学术科研这条路,因为除了培养学术大师,大学也培养能改变社会的政治家、企业家……只有在不断体验、尝试,乃至疯狂一把中,才能找到了自己的兴趣。

1992年秋天,洪阳从重庆黔江来到了北大。

上大学前,洪阳对比了北大和清华,骨子里更爱文艺、更喜文化,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大。一进北大,洪阳就被北大的“百团(社团)大战”深深吸引,他参加了吉他协会、五四燕园文学社和燕新社(燕园新闻社)。大一的大部分时间,洪阳都泡在了社团里。数个夜晚,洪阳背着吉他,与同伴们骑着自行车从西门出发,午夜赶到圆明园翻墙而入。他们解开船索,划船至湖心,在月亮之下,弹吉他、谈理想。偶被公园管理员发现,便快速“逃离”。

大一如此疯狂,学业受到了影响,他 与奖学金擦肩而过,习惯了当学霸的他有点懊恼,但并不后悔。在他看来,该体验该尝试的都可以体验、尝试,对人生应持开放心态。

大二后,洪阳投入学习的时间逐步增加,成绩提高了,拿到了奖学金,大三荣获一等奖学金。

学习也没影响玩社团。大二时,洪阳担任吉他协会会长,与同伴们合伙搞吉他培训班,与他一起办吉他培训班的一名同伴,名叫尹雄,他用一把他吉挣学费。后来,尹雄把校园培训办到了校外,创办了清华启迪巨人学校。 洪阳则回归“正常”科研,选择做一枚科研文艺男。

拒耶鲁,去亚利桑那

洪阳真正发现自己适合搞科研,是在读研期间。

洪阳就读的是环境科学学院环境规划管理硕士,读着读着,兴趣越来越大,熬夜赶论文也不犯困,反而觉得开心,时常能体验到科研的快感。1999年,北京大学举办首届研究生“学术十杰”评选,洪阳的导师推荐他参评,最终他当选。让洪阳的学术科研自信心爆棚。

硕士研究生毕业前,洪阳获得了难得的留校机会,但决定出国读博。

尽管托福刚过线、GRE分数也很低,但洪阳凭借读研期间发表的十几篇论文,拿到了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亚利桑那大学等七八个offer。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不解地问洪阳:为什么选择了亚利桑那大学?

洪阳认为,读本科看学校,选名,读研究生尤其博士要看专业、导师和兴趣。虽然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都比亚利桑那大学有名,但是亚利桑那大学他想读的专业,七年蝉联全美高校专业排名第一。

给他offer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导师是助理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而亚利桑那大学的导师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选导师时,最好能与未来的导师面对面交流,至少要给导师写邮件,或视频交流,问清楚导师的课题项目规划,毕竟这与自己未来三五年的科研生命息息相关。申请读博期间,亚利桑那大学的导师来北京开会,洪阳有幸提前与他见面,了解了导师与美国宇航局的地球观测计划——发射二十几颗卫星,全天候观测地球。这大大刺激了洪阳的科研兴奋细胞,“我喜欢亚利桑那大学导师的遥感与环境相结合的研究方向。”面对很多人的不理解,他秉持“我的人生我作主、我的科研我作主”。

交叉学科,学术学霸

北大本硕、亚利桑那大学博士、美国宇航局科学家和名校教授,洪阳总是被人看作“学霸”。而洪阳认为,“学霸”分学习学霸和学术学霸。当学生与做学术需要不同的能力,前者重要的是学习能力,包括阅读力、理解力、记忆力,在他看来,能考进一流大学的同学都可称之为“学习学霸”。但要成为学术学霸,需要培养三大素质。首先,要擅于从现有的问题中跳出来,找到研究方向和问题。发现问题是当学术学霸的第一步,之后才会有目的地读文献。其中,擅于提问、擅于思辨至关重要。第二,要擅于解决问题。第三,要擅于坐冷板凳。从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博士后出站,洪阳在美国宇航局( NASA)工作了近三年。华盛顿特区的花花世界,有各种活动,生活原本可以丰富多彩,但他一门心思地搞科研,连续发表了三十多篇高质量的论文。“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打下 了科研基础,把同龄人甩在了身后。做科研需要内心的平静,浮躁做不了科研。”

回顾进北大后的25年求学、科研经历,洪阳还总结了自己的一个特点——学科交叉性强。本科读理,硕士念管理,博士拿下了两个工科博士学位,多样化背景,使他在看待科研问题时角度独特。

关注新兴交叉学科,是洪阳教授对2017级新同学的另一个期望。近十几年来涌现出不少新兴交叉学科,比如洪阳教授所从事的遥感科学技术,就是在物理、数学、电子和地学四个基础学科之上发展出来的。未来,遥感科学技术将应用于各个方面,众多专业都需要与遥感科学技术交叉、合作。洪阳教授建议同学们不妨关注新兴科技的信息,多听一听大学的各学科最前沿的讲座,不断地做加法,积累信息量,但一旦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科研方向和问题,请做减法,找到自己的priority(优先),沉下心搞研究。

洪阳教授最后强调,学科也有发展周期,一个周期大概10~30年。比如二战后新起的人工智能,到1980年代进入低谷,最近又火了起来;地质能源学也一样, 1950年代是热门,经过了一个低谷期后,再一次火了。所以,洪阳教授寄语新同学:不追眼前的冷门或热门专业,一定要发现自己的兴趣,兴趣驱动科研。

洪阳 1999年从北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到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读博,博士毕业后进站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出站后在美国宇航局(NASA)工作,之后执教于俄克拉荷马大学,不到四年晋升终身教授,再以中组部国家特聘专家身份回国,受聘于清华大学。离开北京大学的18年后,2017年夏天精通地空大数据和大遥感技术的洪阳教授,再次回到他本科就读的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并被聘为北大博雅讲席教授。

“学霸”分学习学霸和学术学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