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不甘心的你

文/李从嘉(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方丹敏

几个家长带着孩子伫立在公告牌前面,正说着什么,明明只比我小了一岁,孩子的脸上却是满脸稚气,还带着几分失落和不甘心。哗啦啦群鸟飞过,转瞬又是一年。高考失利的阵痛还没有消失,校园里就多了一群学弟学妹,这中间一定有人像我一样,带着些许自卑,以及隐隐的不甘,来到这里。为胜利者庆祝和狂欢的人太多,渺小者往往被忽视,这个道理亘古不变。但是,渺小的我想为同样渺小的你们欢呼呐喊,尽管声音微弱,我相信你仍然能够听到。

当你知道高考成绩的那一刻,我相信你应该不会很开心。或者是选修考了双C,或者是差了几分到本二线,总之现实并不是那么完美。不甘心、抱怨、失落、绝望……这些心情一年前的我也都体会过。“前途一片漆黑”,这句曾经听过无数遍的话,到今天,才明白它的真正含义。

一年前的我,看着周围的同学在朋友圈里晒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上海复旦,东南大学,西安交大……录取通知书上烫金大字金光闪闪,双眼有些刺痛,我抬头望向窗外,深绿色的树叶牢牢地粘在枝干上,一动也不动。明明知道已经尽力了,却还是认为自己是个没用的人啊!

那段时间,我不愿意参加任何同学聚会,因为他们都考得比我好;不愿意回高中拿成绩单,因为我觉得没脸面对那些对我寄予厚望的老师们;我甚至不想出门,因为害怕听到别人问我:“考得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甘心,不喜欢我的大学,这个地方配不上我高傲的心,我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是总要面对啊!因为我不甘心一直这么卑微下去,所以在军训期间,我顶着烈日参加了许多部门的面试,我想要证明自己的优秀,我想要破土而出。

记得第一次面试的部门是学院的社团联合会,当时我紧张得不行,中午飞快地吃完了午饭,早早地就到了面试地点,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哪里才好。轮到我时,学姐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部门的工作和学习有冲突,你能完成工作吗?”

那时候我真的是年少轻狂啊,心想着: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要拿奖学金的人,凭什么要为你们服务?于是,我用很小很小,但是很坚决的声音说:“我不能保证!”然后,没有然后了,我在初试就被刷下来了。

是不是有一种小竹节还没长高就被折断的感觉?你之所以渺小,一定有你渺小的原因,不找到这些原因你永远 都别想长高。这是我后来才明白的道理,现在我这样告诉你,可能仍是少年的你会觉得这话太残酷,但是这就是现实啊!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世界,谦虚、妥协这些词语是每个人都要理解的,毕竟,芸芸众生,少你一个,地球照样转。

别急啊,这只是铺垫。我还要告诉你:不甘心,可以;想成为强者,可以!

有了前几次失败的教训,在学校通讯社面试的时候,我努力认清自己的处境,并不是故作姿态,而是我真正意识到,即使是在一所普通的大学里,也有很多比自己厉害的人,如果我一直不虚心学习,那真的就是一辈子渺小下去了。

“为什么你想到我们学院通讯社的院报部来工作?”面试时,部长这样问我。

“因为我喜欢写作,想成为一名编辑,同时我也想通过这份工作提高自己的表达能力,”我这样回答。半年过去了,我渐渐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印在院报上时,当我看到自己排好的报纸发版的那一刻,真的是高兴地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想告诉所有人:“你看,我也有发光的这一天!”

学弟学妹,高考的阵痛或长或短,可这种彻骨铭心的清晰的痛楚,我们都曾体会过。你要知道,过去的岁月永远不会回来,未来又那么遥远,在时间的深渊中,只有自身的光芒,才能救赎你的灵魂。

依稀记得我最初的梦想就是考上南京师范大学,然而那美好的愿望,竟被岁月和现实渐渐磨平,一年不到,只剩下模糊的影子。

直到今年初夏,也就是你们正在教室进行紧张的高考冲刺时,我去了一次南师大,我站在文学院门口,那深红的牌匾和烫金的大字,深深地印在我快要麻木的心中。我看着草木青青随园校区里穿着学士服的学生们正开心地挥舞着学士帽,美丽的流苏随着微风飘呀飘呀,就在一瞬间,什么东西苏醒了。“我还可以努力?” “我还可以努力!”很幸运,我的初心还在,她醒来了,正笑着向我挥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