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康桥,老朋友新游客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图并文/秦雨晨

河与桥

日落时的数学桥,每天回家时的必经之路。这座木桥又名牛顿桥。传说这座桥是牛顿在剑桥教书时亲自设计并建造的,整座桥身本来未用一根钉子和螺丝固定。后来,这里的学生因为好奇,曾把桥拆开,但却无法复原,于是只好用钉子重新固定成现在的样子。当然,这只是一个无从考证的传说罢了。如今,数学桥旁边是一个非常热闹的码头,停泊着许多船,学生和游人想要“撑一支长蒿。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就必 须要从这里上船。(图1)

康河撑船,一项剑桥特有的休闲娱乐运动,而且风雨无阻。(图2)

船上视角。在康河上,撑着船看剑桥,四周都是游人,撑船的小伙也会念几句徐志摩的诗。途经圣约翰学院的叹息桥、国王学院的后庭。圣约翰是我曾经的学院,金庸85岁的时候来剑桥读博士,也是这个学院的成员,学院后花园里还藏着一块他题字的石碑。国王学院是我工作过的地方,一块刻有徐志摩《再别康桥》诗句的汉白玉石碑立在国王学院里的石

桥边,与河畔的柳树为伴。这块石碑自2008年立于此,每年都吸引着数百万中国友人来此游览,拍照做纪念。

窗外是国王学院大教堂有500多年的历史,亨利六世于1446年下令建立,耗时80年才完成,是剑桥的一大地标性建筑。今年的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期间,这里展出了10余幅中国艺术家的陶瓷艺术作品。 这张照片拍摄于教堂正对面的徐志摩诗歌艺术节办公室。(图3)

国王学院石桥边上年老的垂柳,徐志摩诗中“河畔的金柳”很有可能就是这一棵。这株老柳树在几年前染了病,正在缓慢地死去。国王学院的园丁在老树的树干中扦插了一株新生的柳树苗,希望它能在老树的根基上茁壮成长。(图4)

金庸题词的砂石岩碑藏在圣约翰学院的学者花园( Scholar's Garden)内,上面雕刻着金庸手书的诗句,由他的导师麦大维( David McMullen)立在这里。正面的碑文内容为:“花香书香缱绻学院道,桨声歌声宛转叹息桥”,背面是“桨声书香,剑河风光”,落款是“学生金庸”。(图5)

物和人

夏天是剑桥的旅游旺季,白天的游人多得活像南锣鼓巷,但大多数游人都是在白天时来游览,与众多游客一起走访几个著名的学院,匆匆在河上撑一次船,傍晚便随着旅游大巴离开去往伦敦了。但夜晚的剑桥的美景,实在是不容错过。无人的街巷、圣玛丽教堂尖顶的剪影、幽暗的云层和几处橙色的灯光,没有城市的喧闹,多了一分清净和厚重历史神秘感。如果再赶上一个经典的英格兰雨天,街景倒映在潮湿的石板路上,肃穆的钟声响起,那景色就更灵动了。

剑桥大学有31所学院,每所学院有着不同的建筑风格和运行体系,招学生的偏好也不同,就像31个独立的国家一样。照片中是唐宁学院,非常特别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使它看起来像罗马古迹。(图6)

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晚宴厅内的古董肖像画、精美的彩色玻璃和布置好的餐桌。剑桥传统的“正经饭” ( Formal Dinner)便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进行。(图7)

圣三一学院门口的浮雕和学院内的喷泉雕塑。牛顿曾经是圣三一学院的成员,学院门口栽种着一颗苹果树,据说是当年砸中牛顿的苹果树的“子孙”。(图8)

在圆教堂门口唱歌的人。我曾经住在教堂背后一栋维多利亚时代的老房子里,每天出门都要路过这里,听这位老哥的街角演唱会也听过许多场了。(图9)

剑桥市中心集市上的自行车摊和五点后小摊贩都收摊的冷清模样。这块地方自18世纪以来就一直是市场,从前的人们肉铺、菜摊、水果摊购买食物,今天依然如此,还多了许多各国小吃的摊位,包括中国的饺子和韩国的紫菜包饭。(图10)

街头带着大狗的流浪者、歌手、自言自语的诗人和街头艺术家。他们很多都是造型独特的老哥,有的已经在剑桥待了很多年。英国的老年人都很有趣,他们比年轻人更注重外表,打扮得体面或刻意叛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风格。

在垃圾桶里唱歌的男子。为了能多讨几个小费,真是创意无限。(图11)

1

2

4

3

6

5

11

8

7

9

1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