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最后的情分耗光,我们彼此终将渐行渐远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彭敏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甲,十多年前是死党,十多年来音讯渺茫。一次同学聚会偶然碰见,他已经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遥想当年初中毕业,我一路从高中读到研究生然后进入北京一家事业单位,他则像我们家乡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南下广东,端过盘子干过保安当过学徒,最终通过卖木地板修成正果,在好几个城市都开了分店。那年冬天我是挤火车回的衡阳,甲则开着他的别克小轿车,威风凛凛。

毕业十多年,那是我们初中班级唯一一次像模像样的同学聚会,因此大家兴致勃勃,吃饭唱歌打牌喝酒,连着high了好几天。甲和另外一个同学乙,算是同学里混得最有声有色的两个。尽管聚会征集了所有人一笔资金以供开销,但乙自觉在老家算东道主,抢着买了好几次单,甲则缩头缩脑,不顾旁人起哄,几天下来也没额外掏过腰包。即便在打牌赌钱时,也是输了二百就赶紧起身让出座位,退到一边默默观战。

对他这样克己自律的习气,我当时是有几分欣赏的,心想难怪他能白手起家,混到这个份上。然而很快,甲便让我见识到了他的另一面。

(一)

回北京之后没多久,我便接到甲的电话。“老同学!上次见你,实在是佩服,太有文化了!让我们这些文盲怎么活啊!”热烈的开场白之后他选择很快进入正题,“能不能请你帮个小忙?我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刚生了儿子,特别想取一个有文化的名字,我说这好办,我一同学,北大中文系研究生毕业,我让他给你取!”

我本身就不善于拒绝人,之前那次聚会又算聊得不错,只好答应下来。谁让咱读的是中文系呢?老百姓取不出好名字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到处找咱中文系毕业的人了。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给多少小孩取过名字了,每次都是旁搜远绍引经据典,还得照顾孩子他爸妈五花八门的要 求。每次取名都得修改好几个来回,弄得我心力交瘁,可自始至终这些孩子我一个也没见过,今后也必定是茫茫人海,江湖相忘。

甲的产业全在广东几个城市,他隔三差五便嚷嚷说要我去广州找他玩,然后有天晚上他的电话又来了。这次,是他的公司因为又多开了两家门店,想要改一个更有文化的名字,要得还挺急。我当天晚上没空,第二天不上班,就窝在家里按他提的要求翻遍了《诗经》和唐诗宋词,还真弄出几个自觉有韵味也适合卖地板的名字,比如满庭芳、相见欢等等,供他选择。可任凭我绞尽脑汁,他却总不满意。到后来我已经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还在坚持,并非顾念当年的同学情谊,只是性格中的弱点让我不知该如何冷峻地拒绝人而 已。这事前后折腾我三天时间,终于在我又发过去几个名字之后他没再吱声了。

过了两天我微信问他,最后定了哪个名字?

他说就叫黄家木业!谐音皇家木业,又气派,又尊贵,还把我的姓给嵌进去了!我内心的崩溃无以言表。是的,在折腾我好几天之后,甲自己想出了得意的名字!我恭喜他这么机智,可拜托他下次自食其力的时候,不要再抓我过来做观众了好吗!我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干脆地拒绝?他自己的事情难道不应该他自己去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吗?如果没有我这个中文系研究生毕业的同学,他公司就不改名了吗?

从那以后,他的朋友圈我再没点赞过。

(二)

今年 月,我到安阳录《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第四现场。期间,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毫无疑问,又是想抓我的壮丁。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他的号码,我心里已经开始冷笑了。

果不其然,一阵简短有效的寒暄过后,甲再次夸奖了我的文采并提出了他的请求。如今他公司已小有规模,却始终缺少一份能让客户耳目一新的宣传文案。招聘来的文员怎么写他都觉得差了太远,于是又想起我这个北大中文系毕业的老同学来了。

我用非常冷淡的口气说:“我凭什么帮你写文案?你又不是我老板,又不付我钱。”

他有点意外,但还没有放弃希望:“你那么有才,写这个不是动动手指的事嘛。”

我终于爆发:“我现在跟你很熟吗?我难道整天游手好闲没事干,就等着帮别人义务劳动吗?”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对某个人一再地虚与委蛇或是隐忍退让,总觉得拂了人家的面子以后不好相处,但其实,若此人总将你推向这样两难的抉择,他在心里早就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他早就没打算跟你好好相处了。他对你的唯一需求就只是盘剥你的心力,让你帮他解决这样那样的事情而已。你并不需要那么多总是让你为难的朋友,对这样的人,一定要及时翻脸,及早了断。因为你再顺从再听他驱使,他只会觉得你很好利用,并不会感念你的情分。

要知道,真正的朋友,是会心疼你,为你着想的。

(三)

在我还不善于拒绝人,不懂得如何取舍人际关系和管理自己时间以前,多少平时不怎么联系的人怀揣各自的目的找上门来,我都照单全收了!我给一个高中同学的大学同学写过演讲稿,我跟要演讲的那位根本就素不相识。我花一周时间帮一个年长的朋友修改过一个中篇小说,结果人 家还是觉得自己最开始的版本更好。最荒唐最虐心的一次,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那么不可理喻!

那是2006年9月中旬,我在北大读研的第一个月。一天晚上六点我接到本科同学丙的电话,照例在一阵寒暄后进入正题。事情是这样的:丙在某省城一个要害部门做公务员,整个系统正在为国庆筹备盛大的晚会,他们部门领导就让新来的几个年轻同志出个节目。他们又不会唱又不会跳,唯一的选择就是排一出话剧。经过群组讨论,中心思想和主要内容很快定了下来,说一个大学生刚毕业来到某机关单位,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觉得腐朽陈旧,后来经过工作和生活中一系列变故,才终于深切地悔悟了自己的幼稚和自以为是,发自肺腑地理解了组织的正确和温暖。

为什么找我来写这个剧本?因为同学当中就属我文笔最好。

丙和我并不算特别熟,但也不算特别生疏。这种情况下,最难取舍。搁现在,这种破事儿我早就一口回绝。每个人都应该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揽下了瓷器活,却跑去别人那请金刚钻,谁有这义务来成全你的非分之想?何况这活儿工程并不小,鲁迅先生早就说了,白白消耗别人的时间,那可是谋财害命!

尽管感到为难,我还是答应了丙。当年的我,就是那么不会拒绝人。他提了一个最大的要求,就是一定要幽默,要搞笑,最好让观众从头笑到尾。

丙给了我一天时间来写这个搞笑剧,挂掉他电话大约是六点一刻。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才说两句,我的喉咙就哽住了,用力压制自己才没有哭出声来。

先前,夏天的时候,我82岁的奶奶就已经在老家的医院几度病危。我守了她半个暑假,看她病情稳定才来安心上学。哪里想到,终究还是没能久留。我火速订了第二天早上的机票回衡阳。然而,就在半小时前答应丙的事情怎么办?直接坦白实情,然后撂挑子走人吗?他会不会觉得我推三阻四瞎扯淡?这 同学还要不要做了……

在一阵波澜壮阔的内心戏之后,我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熬通宵写完了那个剧本。

天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一边忍着那样的悲痛,一边绞尽脑汁琢磨着怎样让某个机关的领导全程忍俊不禁。

把剧本发给丙之后的十五分钟内,我就拖着箱子出发了。

丙得知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在三天后,他打电话过来时我奶奶的丧礼已接近尾声。我从他语气里清晰地读出了震惊、感动和歉疚,这让我心里升起一阵温暖。

只可惜,这并不是个同学情深的故事。实际上,那便是我和丙的最后一次联系。9年来,我们没再见过面,也没通过任何音讯。包括他回北京时请了几个同学吃饭的消息,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四)

友情就是这样的东西,并不会因为你委屈自己帮了别人一个什么忙而变得更加醇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摊事儿,都需要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在最有希望获得回报的地方。

真正的朋友,一定理解你的发愤进取,你的只争朝夕,不会平白给你添乱。当有人想要强行征用你的时间来操办他的眼前利益,你必须如此心明眼亮:这世上大多数人都将是你生命中不留痕迹的过客,所以也没几个人值得你这般付出。那人之所以乐于向你提出非分的要求,就是因为他心中早已明了:花光了你们之间原有的那一点点情分后,彼此终将渐行渐远,他也就不用担心会在某年某月某日再来回报你曾经的付出。

当然,我并不是在倡导当朋友遇到困难时拒绝施以援手,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真正的朋友,一定是彼此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而不会是单方面的榨取和苛求。你为朋友做出的一点点牺牲,他也将拳拳服膺地记在心里,只要你遇到困难和挫折,他就像十五的月亮悄悄出现在你身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