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课老师:王志炜刘媛媛(石河子大学)课程:《西域美术掠影》讲课老师:田连元田洁周壮裴冠红(辽宁科技大学)课程:《中国评书艺术》

北疆岩画

China Campus - - 前程 - (根据教育部“精品视频公开课”整理,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陈晓丽

北疆岩画属于北方的草原游牧文化,看起来单纯、古朴和简约,岩画是早期的游牧人因为生活的需求,而对自然界的一种摹写和记录,所以是写实性的,但是由于早期人们的造型能力弱,很难将眼睛中看到的东西逼真地再现下来,加上凿刻工具也比较匮乏有限,所以整个看起来造型简约。

北疆岩画的画面无一定的规则和规律,随性所至,随手在一些岩壁上进行刻画,形象的大小以及姿态没有过多的讲究,这些恰恰就和动物本身的野性习气相一致,感觉非常和谐。

西域先民并不是把所有能画的东西都画在岩石上,当他们在绘画的时候,往往是有一些功利性的需求,并非是以审美为目的,而是将这些图案赋予一定的深刻内容以达到良好的愿望。对当时的社会来说,生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人丁兴旺是非常关键的,这时候也希望打猎能够有丰富的收获,同时也希望某些举动能感动上天带给他们更多的眷顾,所以这时候绘画的内容上面就选择了生育的题材和狩猎的题材,还有一些宗教题材。动物是北疆岩画最喜爱的题材,占全部岩画的90%以上。

在研究北疆岩画时会遇到几个难点。第一,很难去断定它具体是在哪一个时间所描绘的,因为它的手法相对简单;第二,很难搞清楚到底是哪个民族留下来的,展现的又是哪个民族的生活;第三,北疆岩画大多都是在裸露的岩石上,风吹日晒雨淋,时间长了以后,图案就慢慢地破坏了、消失了,所以对它如何保护也是现在研究的一个主要课题;第四,有些图案耐人寻味,具有神秘性,所以很难搞清楚它蕴含的意义。

评书的柁子

柁子是一部评书中多种矛盾的扭结点和高潮,许多人物的错综复杂的命运线扭结在一起形成了许多的悬念。

例如,评书《水浒传》中的三打祝家庄就是一个重要的柁子。因为三打祝家庄是在杨雄和石秀大闹翠屏山之后,路遇时迁,三个人商议去投奔梁山,到祝家庄祝家店吃饭,时迁嘴馋偷鸡,而在过去那个年代,这个鸡打鸣报晓起着闹钟的作用,时迁把祝家店的闹钟吃了,引起了店伙计的不满,就和时迁三人打斗起来,三人一气之下火烧了祝家店。打斗的过程中,时迁嘴特别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梁山好汉,这样一来,祝家庄就和梁山结下了梁子,使得梁山的众位英雄在宋江宋公明的带领之下来攻打祝家庄。

祝家庄有西边的李家庄和东边的扈家庄相助,三打祝家庄首战宋江的大军失利了。梁山大军二次进兵,扈家庄的扈三娘擒去王英,后来林冲又擒住扈三娘,两军均有所伤。宋江正想这破庄之计时,母大虫顾大嫂、孙新孙立两兄弟携带着一帮好友来投靠梁山大军,这时吴用想到了一个计策:让病尉迟和孙立假投祝家庄,病尉迟和孙立就带着这帮人去祝家庄了。最后,里应外合,大破祝家庄。

为什么说三打祝家庄是《水浒传》的一个重要柁子呢?因为三打祝家庄将本部评书推向了一个高潮,奠定了梁山大军的军事基础,扩充了梁山大军的军事实力,使得梁山的头领从四十九位增加到六十位,也巩固了宋江在梁山的地位。

还有一些经典的评书,比如说评书《西汉演义》的九里山十面埋伏困项羽、《东汉演义》的二十八将闹昆阳、《隋唐演义》的李元霸锤震十八国、《三侠五义》的五鼠闹东京、《济公传》里的八魔炼济癫都是相应评书的重要柁子。

新疆哈密市白石山上的岩画群,岩画以北山羊等图形为主形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