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杰明: 27岁读大一

China Campus - - OVERSEAS - 文/熊方萍

北京4月的一天,我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附近的咖啡馆,见到了本杰明。他坐在咖啡馆显眼的位置,肌肉结实身姿挺拔,手指正在手机上有节奏地快速跳动,他用流利的中文解释道,“一个朋友对法国文化非常着迷,打算做一个关于法国文化的专题,这两天一直在问我很多问题。”他抬头看向我,“就像十年前人在法国的我,被中国文化深深吸引一样。”

听中文课的学生

说起以27岁高龄就读本科的原因,本杰明讲起一段经历。

早在2008年8月,本杰明就只身前往成都,那时他高中毕业,计划着一边做中小学外教,一边学习中文。他学习中文的方式不太一样,主要通过日常交流和电视新闻、互联网上学习,并不去传统的课堂找专门的老师,也不看常规意义的语言教材。

“电视里有更贴近生活的表达,书面的笔译不如这个(电视表达)生动。”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本杰明的中文学习之路很顺畅,慢慢地开始接一些法国会展的翻译工作。

“法国和中国的合作交流逐 年增多,一些法国企业常常到中国举办活动,成都作为中西部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是法国企业进驻中国的重点。正是这个原因,找上门的翻译兼职也越多来越多,在这些兼职中,我看到了自己未来的从业方向。”

2014年,信心满满的本杰明决定回到法国发展,原以为凭借熟练的中文口译能力,能轻松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然而事实并不尽如人意。求职中本杰明屡屡受挫,“他们觉得我穿得太随意。”本杰明指了指自己佩戴的凯尔特手环和项链。其实并非每一家公司都不能接受本杰明的特立独行,他坦言,真正跨不过去的槛是文凭,这让他很受挫败。

在本杰明郁郁不得志时,朋友邀请他为法国孔子学院的一位中国老师作短期翻译。彼时本杰明只把这次机会当做是曾经做过无数次的翻译工作之一,他不曾想,这会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这位中国老师来自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当时在法国的孔子学院负责对接与二外的留学合作项目。他在接触中发现本杰明的中文应用能力非常棒,也了解到他那时的困境,于是主动建议本杰明申请来二外留学。

对本杰明来说,这位中国老师的提议拂去了那段时间的所有失意。2015年,27岁的本杰明再度来到中国,入读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中文系一年级。

“比起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年龄偏大,心态会比大家成熟很多。”

在二外的学习对本杰明而言比较轻松,除了要努力克服前些年在成都说惯的川普外,其余的学习对他来讲都很easy,成绩基本稳居中文系第一。

讲法语课的老师

问及如此优秀的成绩,有没有同时申请其他奖助学金,本杰明抿了口咖啡,摇头道,“为留学生设立的奖学金倒是不少,但是学校为我提供了一份不错的兼职,足够日常的花销,没有再去申请奖学金的必要。”

聊到这里,我心里的谜团终于解开——采访中,不停有路过的人和本杰明打招呼,好像所有人都认识他。

“你刚才看到这些和我问好的人,他们有的是我的同学,有的是我的学生。说来可能有点奇怪,我既是二外的学生,也是二外的法语选修课老师。”“当时二外刚好在找一个懂法语、中文和英语的外教,那位帮助我回到中国读书的老师当即想到我,就这样,我又捡起了外教的老本行。”本杰明有些腼腆地笑道。

尽管此前在成都有近6年外教经历,但本杰明仍然会为每一堂课认真做准备。上过他辅修课的一位二外同学说,“Ben的课非常有趣,非常实用。从生活出发,并不拘泥于教材。”

“网上有一些填充对话的漫画格子,我会让学生们去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他们可能发生怎样的对话,然后用法语表达出来。他们很喜欢玩这个游戏,他们的回复也总带给我奇妙又惊喜的感觉。有的 对话简直就是脑洞大开。”

除了鼓励学生通过漫画进行法语创作,本杰明还会发动大家参加情境表演。他提前给出一个具体的情境,随机找同学上来饰演其中的角色,在这种高度专注的互动中教会大家实用的法语。比如如何在餐厅点餐,如何在街头与人聊天搭讪等。

“老师非常nice,他的教学方式让我勇于用法语去表达,不会因为担心自己发音是否标准而畏畏缩缩不敢开口。”同学如是说。

本杰明对此也有自己的道理,“如果真的想学会法语,一周一节到两节课完全不够。法语的语法体系和中文不一样,我们的词语还会分阳性、阴性,属于另一种复杂的体系。考虑到这一点,我想还不如教给同学们一些实用的口头表达。另外,我不希望我的课堂死气沉沉,所以会用一些稍微有趣的方式。”

“课上我会放法国电影, 法国电影来说,一些翻译总是不自觉地呈现得非常浪漫,很多中国朋友看了就会觉得法国很浪漫,法国人很浪漫,其实不是这样的。事实上,法国是一个很务实很传统的国家,法国人谈恋爱也没有那么多浪漫的细节,不会像电影里那样动不动就烛光晚餐,男士也不是总穿西装,西装口袋里也不常放新摘的玫瑰。我们会挑选一个氛围不错的餐厅,其他的并没有那么care。”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未来我可能从事和中文相关的工作,贸易或者旅游。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非常好,因为‘一带一路’的缘故,法国和中国各方面的合作也越来越多,我明显感受到这几年来中国发展的法国企业越来越多,去往法国的中国企业也多了起来。法语、中文、英文,我都很擅长,因此对我来说,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在中国,

机会都很多。”

接受采访前,本杰明刚从新西兰大使馆面试回来。这是学校一位老师引荐的,为新西兰大使馆作翻译。因为中文功底扎实,二外的老师经常为本杰明推荐兼职机会,本杰明对此心怀感激。考虑到本杰明即将毕业,这一次老师为他推荐的是一份正式工作,因为是在大使馆,所以各方面的待遇福利都很好。

“原本我的计划是回到法国,或者去一个新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人生前二十年在法国,这十年在中国,下一个十年,去别的国度看一看、走一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到这里,本杰明感叹自己是幸运的,因为父母从不会将自己的人生期待加诸于他身上。“但是这个工作机会很棒,我也很纠结。”本杰明皱了皱眉,放下手里的咖啡,继续说道,“先全力以赴试一试,这样至少以后不会遗憾。”

本杰明更喜欢分享关于未来的plan A展望。

“2015年4月,我在新闻上看到中国老师顾少强写的辞职信,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共鸣。我很欣赏这位洒脱的老师。”按照下一个十年去澳大利亚的计划,这封被称为“史上最具情怀的辞职信”和本杰明的人生展望不谋而合。

“我的性格比较特立独行,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否则我不会从法国来到中国,并且一待就是十年。对我的人生来说,(在中国)这十年非常重要,我的变化也很大。现在我给家人带礼物,都是满满的中国元素。我们家的客厅挂着一幅两米长的山水画,我奶奶现在出门就喜欢用那根刻着龙图腾的手杖……”

本杰明,祖上是法国贵族,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2008年,念完高中的本杰明来到中国,在成都从事了近6年的外教。2014年回到法国,2015年再度来到中国,开始了在二外的求学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