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弃了刷夜的喧嚣

China Campus - - LISTEN TO - 文/张建辉

初入大学,新的城市,新的同学朋友,摆脱父母的约束,财务相对独立,课业相对轻松多,面对大把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不知所以的我选择了热闹地挥霍。

“建辉走啊,包夜! ”“建辉快上线! ”大一上学期初到学校,从手游到端游,没有不玩的,不是在网吧就是在去网吧的路上,若是在宿舍那也肯定在开黑啊,后来甚至上课也玩,熬夜玩。朋友很多,一个宿舍一起玩,甚至外宿舍的也来我们宿舍组队玩,半夜两三点宿舍异常喧嚣,游戏音乐,大喊大叫,几个手机屏亮得刺眼,几个人死死盯着手机,时而叹息时而欣喜若狂。我们宿舍是全班最欢快最和谐的宿舍,一起吃饭,一起去网吧坐成一排,一起开黑,一起熬夜,一起不去上课。教室,网吧,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乐在其中。

我偶尔也去图书馆看看书,差不多一周去一次,都是叫舍友陪我一起去,通常就是看一个多小时便开始打游戏,然后回宿舍,继续打游戏,有时也会玩得头晕目眩,但下一局马上就开始了,然后持续兴奋。第二天走出宿舍的一刹那阳光异常刺眼。后来有一次和舍友去图书馆看书,看了一会儿,他耐不住,先走了。我继续看,看了很久,那天我把那本书看完了,抬头望窗外,不知不觉间天都黑了。我记得那天看的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记得书中主人公的一个舍友每天早上会在升旗的时候起来在宿舍做广播体操,每天都很规律地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忽然好羡慕那个人,好向往那种自律生活。

那天我在图书馆想了很多,很久,想我来大学第一天计划的那些生活,自己想要什么生活,两年后送给自己一个怎样的新形象,静静地听自己心里的声音,想父亲从小就教导我的那句话,你觉得对你就去做。

于是,我删了所有游戏,和家里商量报了高自考,是我喜欢的专业《汉语言文学》,给自己定量每天都至少去图书馆看两个小时的书,吃过晚饭就去,不在宿舍磨蹭。从一开始看一个半小时就回宿舍到后来总是图书馆最 后一个走,再到后来早上6点半就去自习室,我享受那种宁静,一片属于自己的乐园,看书成为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也时常问自己孤独吗,孤独啊,一开始朋友们满满的质疑,觉得我就是三分钟热度,每天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穿过喧嚣的学校后广场。渐渐的再没有人叫我组队,没有人约我去吃饭,那天图书馆的老师来提醒我闭馆了,记得那天我看的最后一句“世间万物必然联系,相对独立”,也许孤独也是吧。

大一下学期开始,再没去过网吧,省下网费将所有喜欢好久但没看的书买下,将心仪好久的吉他买下。和老师同学一起成立我们学校的“青年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自习,一个人练琴,一个人奔波于各种演讲和比赛。似乎常常与舍友们不在同一世界,我不理解他们深夜的欢腾,他们不了解我白昼的忙碌。后来有老师同学问我借书,来我的书桌上挑书看,我一个人弹琴,会有不相识的人走进宿舍一起玩吉他。认识了很多我从前在网吧不会遇见的高人,很多时候你放弃堕落的温床,才会遇见那些志同道合的人,那些值得你学习的人。

决定了什么就去做,也许中途会有疲惫的时光,会孤单会疑惑,但只要方向是对的,你总会遇见与你同行的人,你会发现前面有太多的同行者,只是你从前离他们太远没发现罢了。就像你决定一个人去晨跑,你怀疑有没有人这么早去跑步,你害怕别人见了嘲笑你,其实你若是真的去操场,你会发现早有人在那里跑,而会嘲笑你的人还在做梦。很多时候你觉得孤独只是你还没行动时的疑惑罢了。

后来我见过凌晨4点半的天津,见过自己自信满满的当众演讲,见过自已写的诗被刊登,见过从前自己憧憬的那个更自信、乐观的我。如果没有那些孤独的时光,没有一个人走过的路,没有那些第一次的尝试,就没有现在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