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遗憾此刻释然

China Campus - - EXCHANGE - 文/念念

我是坐在苏州独墅湖的湖边写这篇读编交流的。晚春的苏州,总会在酷暑来临之前骤起春风,吹皱湖面碧波千顷。大一大二时我常常在此写生,如今年级渐高,竟是许久未曾再来此小坐片刻。

在苏州大学度过了快四年的时光,如果有学弟学妹问起我对苏州和苏大的印象,我会将满腹的赞美之词告知于他。可换作四年之前的我,在那个高考刚刚结束的暑假,苏大于我而言,只是梦想幻灭后留下的满地破碎。

我曾固执地以为,我会在浙大费巩亭下抚卷而览,低头静思;我亦曾以为,我会在武大珞珈山前为一人怦然心动,面红如潮。我爱慕浙大的温润,武大的浪漫,那种融入一所大学骨子里的人文之美。为此我付出了整整高中三年的辛劳,但结局,不过旁人一句“取乎其上,得乎其中”的安慰。

苏大当然也很好,十大最美校园名不虚传,移步便是换景。四年时光匆匆而过,努力、汗水与欢笑让我的大学充实且满足,但夜半时分结束一天的自习,四下无人缓缓踱步于校园中时,我仍会有种莫名的黯然。

这大抵是我埋藏于内心最深处的心结,曾经一有机会就会去杭州、武汉的我,不仅开始只把足迹流连于北京和上海,甚至连与那两所大学正常的校际交流都有意无意地避开。而这一心结最终能够完全释然,要感谢苏大给予我在人生意义上的馈赠,也要感谢那些为《大学生》日复一日写稿的岁月。

漫长的撰稿时光中,我笔下涉足过的选题颇多。其中就曾有两篇,一篇关于浙大女生节,一篇关于武大樱花节。两篇稿子在成稿之前,都需要收集大量的基础资料,比如打电话给校方的相关部门,以及与许 多浙大和武大的同学就活动现场情况进行交流。

在这一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对于苏州和苏大的向往。一开始我很不理解,明明坐拥着杭州西湖和武汉东湖,为何还要跑这么远来苏州看太湖?校史绵长、园林遍地是事实,可任何一座园林每日游客量都是极多的,在小巧精致的园林里看人海,再大的闲情雅致也提不起来。

在写武大的稿子时,一位武大的同学给我讲了一个小笑话。武大樱花盛开的时节,华中农业大学里的油菜花也开始绽放。一天,一位武大的老师开车出城,一位华农的老师开车进城。双方都堵在了隧道里,就摇下车窗问对方开车去干啥。武大的老师说去华农看油菜花,华农的老师说去武大看樱花。然后,双方都默默地摇下车窗,在心里嘀咕一句:是不是脑子有病,有什么好看的……

一笑而过后,我有了些许感触。自幼对于浙大武大的执着,来源于她们是家里长辈的母校,也来源于儿时游历的美好印象。而对于苏大,是不是也是因为它在省内,所以我才灯下黑了呢?她亦有春日的落樱如雪,她亦有秋日的红叶飘零。躺在情人坡上,看天空云卷云舒,看校园草木葱茏,足矣。

在两篇稿子的写作过程中,我和曾经向往却遗憾止步的大学的同学们一起,吐槽自家大学的不是,分享各自学校里最美的风景。留存在潜意识里的心结,也在结稿的那一刻完全释然。大学之大,大在只要努力,皆大有可为。回望在苏大的四年,我无所憾,亦无所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