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六兵种万里亚丁湾

China Campus - - CONTENTS - 文/王羽端郭筠(北京大学) 本刊记者尹颖尧

海军沙角训练基地,新兵;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兵;南海舰队演出队,文艺兵;海军作战支援舰第三支队,某补给舰舰员;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政治文化工作组舰员;海军作战支援舰第三支队,某电子侦察舰舰员。北大中文系张赵乐军旅生活很丰富,她大三参军,两年中当过各种兵,去过各种地方——深入广东和广西深山或孤岛,亚丁湾护航……

张赵乐珍藏着一枚重大任务纪念章。2016年12月至2017年7月,张赵乐参加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远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亚丁湾海盗频频。当时一艘外国商船遭到海盗袭击,我舰艇编队收到求救信号,以最快速度驶去,特战队登船抓获了海盗。这是我海军在亚丁湾首次抓获海盗。

真枪实弹抓海盗常年难遇一次,海军舰员更多的是难熬的日常。

在七个月里,近200名舰员待在甲板一圈50米的军舰上,与外界联系只有两部卫星电话,食物每半个月补给一次,发了芽皱巴巴的土豆也是美食……这些还不是最难受的,最令她无法回首的是军舰的“晃”。

“在远航的编队上,老鼠都要跳海。”老舰员曾向张赵乐提醒过军舰的“晃”,当时她不以为然。从南海登舰,12个小时后,张赵乐开始对这句话有了切身的体会。军舰的“晃”是前后左右上下各个方向360度旋转。就拿吃饭来说,餐盘会随着军舰的左右晃动,从桌子的一边“晃”到另一边;刚吃完饭,站起来时遇到军舰先下后上的“晃”,胃中的食物也会一上一下,顿时要吐了。在军舰上走路得走“S”型,因为重心不稳。老舰员又告诉她,新舰员最保险的是尽量躺在床上。在军舰上的第一个星期,张赵乐躺在床上的时间近乎一半。

北大中文系张赵乐军旅生活很丰富,她大三参军,两年中当过各种兵,去过各种地方——深入广东和广西深山或孤岛,亚丁湾护航……

四个月后,军舰驶出亚丁湾,张赵乐再一次“晕”了,军舰前往澳大利亚的途中遇到了暴风雨,当她站在军舰驾驶室,能看见船头猛一下扎进大海,再“游”起来。“有一天晚上我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张赵乐说,全封闭的舰舱里,能听到海浪直扑过来撞门。

初入军营时,北大学生的“光环”曾给张赵乐带来过困扰。虽然不愿张扬,但在她到达部队之前,“有北大学生要来”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大家觉得,哇,你是北大的你就应该会干这个会干那个,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她苦笑着, “不过自己也觉得,不能因为事情没做好而瞧不起北大人。”不管是军事素质,还是生活细节,张赵乐都坚持要做到最好,付出更多的努力。张赵乐在部队期间获得了许多荣誉:“优秀士兵”“荣誉舰员”“精武标兵”队列会操第一名等等。

军舰上的生活平淡,张赵乐和舰上的三个女生为了活跃气氛,经常组织文艺活动,张赵乐在军舰上还负责文字材料和广播的工作,还学会了做饭,学会了蒜不是一瓣一瓣刨,而是用刀面拍一个整蒜;青菜不是一根一根地洗,而是一捆一捆地清理;军舰上的土豆不是几个抄一盘,而是一抄就是三大筐……有空时,张赵乐会去军舰各个岗位向舰员们请教,驾驶室班长教会了她如何掌舵,在标有360度的方向盘上,张赵乐能精准地掌握军舰的方向。张赵乐“小才女”的美称由此传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