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给人生匆匆设限

China Campus - - LISTEN TO - 文/李宁

2016年我大学本科毕业,那一年临近毕业之际,就业压力困扰着很多人,周围的同学都在匆忙的去找工作,我也愈发感到焦虑。

那时候由于我对自己的能力、性格、特长、喜好和职业规划等认识不足,所以匆匆签下了一家中式餐饮公司。顶着实习经理的光环,且曾被“暗示”将尽快给我转为上海核心商圈的一家店的副经理。但我对自己的选择还是迷糊不清的,完全是薪资、待遇和招聘时间节点赶上了,我才选择这个公司。

餐饮行业的工作繁重而快捷。作为预备餐厅经理,我要学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你必须从最基础的餐点制作、收银、盘点、进货控制、开铺和打烊等学起,然后是人员排班、区域间店铺的协作、顾客关系维护等方面的内容,往后还有成本控制、营收计划以及区域管理等需要学习。

因为我之前对这一行业几乎没有认识,刚开始的时候屡屡碰壁,在工作上遇到了很多麻烦,还有遇人不淑。比如,把饭蒸糊了,忘记/放错配料,操作收银失误等等。而问题的关键是,公司招了很多大学生,但是每家店只有一个,其它几乎都是兼职员工,他们往往身兼多个工作。仅有的2个管理人员,都是从普通员工做起来的,他们不是大学生,没有什么学历,往往对一进来就成为“实习经理”且坐上管理岗位的大学生充满不屑,有时候甚至是敌意,如对我的失误,他们缺乏容忍。而很多生产性的知识,他们往往更不会主动告诉我,当我错了,先是责备我,然后是简单的指导我。他们会认为大学生什么都懂,学得很快,所以得不到他们很好的指导。不仅如此,还会给我使各种绊子,让你难堪。而我之前的专业优势,几乎没有施展的余地。

学了一天“新知识”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往住处,洗漱完已经是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我不断思考自己的工作:这不是我想要的工作,我喜欢与文字打交道,和一群志同道合、学识相当的人一同探讨一个文案,策划一个营销事件,这才是我内心所向往的。

后来放弃工作,选择读研,并且在很多地方实习、兼职、游学。在自己格局和认知的增长中,我才开始明白自己感兴趣的是什么?自己能力的特长是什么?自己的能力边界在哪里?也许读研的意义和价值之一或许在于它能够让你有一段时间去思考:你是谁?你自己能够做什么?适合做什么?

所以,我慢慢也理解了那些在毕业后选择gap year的人,他们不被三方协议所困扰;他们不急于向身边的人证明自己的大学没有白读;他们不给人生匆匆做决定。而是留一段很长的去思考,去认识自己、认识世界。

讲一个故事吧。我认识一个比较好的一本学校年长几级的研究生同学。我读研一那年,他正好毕业留校,主要做学校国际教育方面的行政工作,负责学校境外孔子学院支教老师的选拔。工作很是轻松,也几乎没有什么挑战,无非是重复的干着下发通知,审核材料的工作。最初选择留校,也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国外,错过了春招和秋招,而学校催着三方协议,所以干脆联系导师留校。坚持一年多后,他始终觉得这份工作缺乏干劲,也得不到更大的锻炼,便开始寻觅在市场上的工作。

可他面试了很多短平快的行业,如市场营销、金融、房产中介等,都对他的高校履历不甚满意,有的HR直接问他:“在高校两年你做过什么值得骄傲的项目或工作?”一时语塞。当然也有少数他不是很中意的公司打算签约。

在象牙塔里呆久了,对市场的反映会趋弱,职场规则与高校之间还是很难衔接的,高校工作和职场工作也是有很大差异的。面对就业市场的“反馈”,他很后悔当初自己匆忙的选择。

忆眉说:“在我们还没有理清身上的纹理的时候,就要为普世的价值观去奔走。”这大概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很多年轻人的迷茫、焦虑、担忧和不确定性的根源吧!例如,我们要在尚未明晰自己的阶段去选择自己的婚姻、职业、教育等等。所以,我们很多人也会经历一个价值观从建构到瓦解的过程。

在上海偶然看到一个老师在课上分析一个术语时突然停下来,对着新生说:“同学们,你们刚进入大学,对接触到的一些内容可能会产生疑问,比如我是否该记住这个概念的演变历程?是否应该背诵它?去它的背诵!去它的记住!去它的期末考试!你们只需要跟着我的思路来过一遍即可,不需要记住,不需要背诵,照着我的思路去理解,这样就可以了。”

这像极了多年前看过的一部让人印象深刻的电影《字与画》中女主角的那句:“去他们的吧!别管他们,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成长、学习和创作。作品才是我们最好的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