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木迪: “一带一路”上的青年力量!

China Campus - - PEOPLE - 搭快车 文/本刊记者 陈思校园记者熊方萍

2017年12月,长沙APEC与“一带一路”对话峰会上,武汉大学大三学生柯木迪做了演讲。柯木迪来自阿富汗,他分享了家族企业一百年来筚路蓝缕的历程。

柯木迪的家乡在阿富汗西部局势较为稳定的赫尔特,大约100多年前,他的曾祖父就在阿富汗的村庄里开始了纺织品销售。到他父亲那一代,他们从韩国等国进口布料在阿富汗出售,业务渐渐扩展转移到了各大城市。后来,柯木迪的大哥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在阿联酋的迪拜开店销售纺织品。他经常来中国江浙地区订购上好面料,最终,家族将业务重心转移到了中国。

柯木迪家已在中国的威海和绍兴开设了纺织品贸易公司。威海的工厂有100多位工人,生产晚礼服、新娘服饰等女装。在绍兴,家族与江浙老板合资的刺绣公司(Zhejiang Newtex Embroidery Company)将威海工厂的产品销往世界各地,美国、土耳其、马来西亚,甚至非洲国家。

在柯木迪看来,家族企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归结于中国的富强和开放政策,特别是“一带一路”的利好。在中国设厂,把中国质高价廉类全的商品销往世界,家族产业搭乘着中国“一带一路”的快

车,日趋壯大。

柯木迪是那次峰会上最年轻的代表之一,他的演讲结束后,人们纷纷与他交谈,阿富汗驻华代表处秘书长更是激动地上前抱住这个年轻人,骄傲地向大家说: “这是阿富汗的代表,也是‘一带一路’上的青年代表,是撑起‘一带一路’合作的青年力量!”

理论联系实际

柯木迪2013年来到中国, 2015年入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中间的这两年,他学习汉语并进行商业实践。

柯木迪原本打算初晓汉语后就申请大学,但随哥哥参访一家浙江大型纺织企业时,企业总经理关注上了这个年轻人。不久后再次见面时,他提出聘用柯木迪负责国际市场的销售管理工作,柯木迪纠结了许久,决定暂缓上大学的计划。 我心中的家乡,不只是大家在新闻中见到的满目疮痍,那里还有神圣的巴米扬大佛、澄澈的班达拉米亚湖、美丽的诗歌、友善的人群,她别有一番风貌。

工作的两年时间里,柯木迪在这家大型纺织企业的高端数码印花部门联系着世界各地的客户,将公司的货品远销中东和欧洲等地区,他真实地感受到,这条古老的丝绸之路复活了。

虽然颇有商业头脑,但在中国读书一直是柯木迪心中的一个梦。2015年,柯木迪做了一个迄今为止最艰难的抉择,回归校园。大学申请并不顺利,他决定申请时很多中国大学申请季已过,武汉大学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从那时起,武大于我而言是一种家的感觉,我终于回家了。”

柯木迪在武汉大学主修工商管理专业,得益于之前的商业实践经历,柯木迪能非常迅速地掌握老师所讲的内容。

“常规的路径是先在学校学习理论知识,再投入实践运用。而我刚好相反,所以我学得很快。理论层面的学习也让我对之前的工作经验有了更新更深的认识,这就是教育的魅力所在。”

工作经历让他收获颇多,“一次,一位老客户来公司签订单,订单数目很大,因为双方已经合作了很多年,彼此信任,一切如常。但是那次,老板就是觉得那位客户哪里不对劲,所以签约后悄悄给那单货品买了保险。没过多久,老客户跑路了。多亏了保险,公司拿回了90%的货品金额。”在生意场上不能一味看重合作时间和情谊,凡事要给自己留后手,是柯木迪从中总结的商业经验之一。

课堂上,老师分享的实际案例分析,让柯木迪甘之如饴。“老师会告诉我,在管理员工时,外国人多直接,有问题直接说出来,但是中国人多婉转,所以在对待中国员工时一定要讲究方式方法。每当听到这种特别实用的管理经验,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转述给我的哥哥。”

“模联”主席

在武大的学习收获,除了专业的提高,还有综合素质的提高。柯木迪如今是武大留学生模拟联合会的主席和留学生会副主席。

“那天我在校园里走着,看见有展台在宣传关于‘一带一路’的辩论赛。我觉得自己还算了解,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就报名参加了。”说起填报名表的情形,柯木迪至今仍然觉得有点恍惚,“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场比赛是模拟联合国组织的初选,我只是对这个辩论赛的题目很有兴趣。”最终,柯木迪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武汉大学留学生模联组织。

“这里带给我非常多的成长,我学会了如何领导和组织一个团队,这是很奇妙的事情。”柯木迪谈及此面露喜色。被问到面对棘手的协调问题如何应对时,他用选拔参赛队伍的事来解释,“我们时不时需要去外地或者国外参加比赛,这就牵涉到人员的选拔问题,一般情况下是十个人的team就足够。这对我来说真是非常大的 考验,一方面我们的成员都非常优秀,另一方面选拔也意味淘汰,还有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是人情的比较。”柯木迪坦言,在当选主席之初,这个问题总是让力求完美的他左右为难。

“我希望选上的人是最优秀的,同时我也很担心伤害到朋友的感情。”但这个问题并非无解,一番挣扎之后,柯木迪掌握了要领。“既然是比赛,就应该能者居上。坚持这个原则会让有的朋友感到难堪,但在模联这个组织里,大家都是我的朋友,他们都对我有所期待,因此我更应该做到公平公正。对于非常想参加但又没入选的成员,我会一对一去沟通,努力做到相互理解,这种沟通也有助于彼此的成 长。慢慢地,这形成了我的做事风格,也就不再会感到为难了。”

2018年初,柯木迪带领着10人团队,在亚洲国际留学生模拟联合国大赛中斩获9个奖项,并赴法国参加法国模拟联合国大赛。

出色的组织能力和超高人气还体现在柯木迪参与武汉大学留学生学生会主席竞选时。“当时参与主席竞选的有五六个人,大家都在很卖力地拉票。那会儿刚好碰上斋月节,加上我在准备期末考试,所以没办法像别的候选人那样发起很多活动,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不过柯木迪想到了制作视频的方式来帮助自己宣传,他将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制作成十余分钟的美拍视频,在武汉大学传播开来。

“我在视频里附上了自己的微信联系方式,本来以为不会有很多人注意到,但是出乎意料,有不少同学通过那则视频加了我的微信,对我在视频中提出的一些观点看法提出了很真诚的建议和感受。”

最终,这场竞选柯木迪获得总票数排名第二名,当选武汉大学留学生会副主席。

愿大家走进阿富汗

阿富汗在亚洲的心脏位置,有着灿烂而古老的文明,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重要的一站。

但让柯木迪颇感无奈的是,一提到阿富汗,人们首先最关切的是总是‘阿富汗最近局势怎么样’‘你们那里近况如何’?”

“阿富汗确实有很多问题,这一点我不否认。但你们听过的有关阿富汗的故事,就像那个古老的中国故事‘盲人摸象’一样。”

很多人印象中的阿富汗除了妇女前面的黑纱,便是旷日持久的战争。然后,这些远不是阿富汗的全部。“我心中的家乡,不只是大家在新闻中见到的满目疮痍,那里还有神圣的巴米扬大佛、澄澈的班达拉米亚湖、美丽的诗歌、友善的人群,她别有一番风貌。”

今天的阿富汗,在喀布尔等与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是塔利班活动较为集中的地区,而且喀布尔作为阿富汗的首都,也更加危险。不过在非塔利班控制下的地区,生活正在一天天变好。如果要来阿富汗的话,“推荐来我的家乡赫拉特,它是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有很多历史文化遗产。”

采访进行到这里,柯木迪原本平静的情绪有些激动。他利用调整坐姿的间隙整理了一下心情,继而恢复平静,“希望有一天大家能走进阿富汗看一看,最重要的是——阿富汗人民很友善,恐怖分子只是极少数!” 柯木迪准备毕业后继续深造,正在准备申请就读研究生的材料。而对未来的职业, “我的理想是去联合国工作。”帮助阿富汗和其他像阿富汗一样身陷囹圄的国家和民族,是柯木迪的愿望。“我希望能去联合国工作。我的家乡需要和平和教育,我成长在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国家之一,它也非常需要和平和教育,而联合国可以帮助我的祖国争取和平和教育的机会。”柯木迪说。

采访手记:

8月的武汉大学校园,柯木迪骑着他的电动车远远地从校园内的珞珈路上下来了。一米八几的个头,英俊的脸庞。

我们在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三层的咖啡厅落座,杯里满是冰块的拿铁慢慢变成了常温,颜色越来越深,采访进行了3个多小时。柯木迪几天后便会回家族威海的企业实习。9月中旬,他将奔赴法国,参加纺织品贸易展。

柯木迪的中文熟练到让人惊讶的地步,中文里难度五星的四字成语他心领神会,之前他的微信回复让人丝毫觉察不出手机那头是个外国人。“的地得”使用准确, “吗嘛呢”运用自如,甚至你给他发动态表情,他都会用相应的图回复你。

他知道“香菇、西兰花、咸鱼(一款app软件)等绝对的中文生僻词。他给我讲到曾通过淘宝客服维权的经历,“我现在可是特别会看淘宝上卖家的信誉、评价和购物记录呦!”

采访过程中柯木迪知无不言,言无不细。但说起人们对阿富汗的误解时,声音低沉痛心疾首。他热情地向我推荐一本书《The kite runner》(追风筝的人),说看完此书便能对阿富汗的人民有更准确的了解。

柯木迪说有一年他在家乡听音乐会,距离他50米不到的地方发生了爆炸,那是他第一次如今近距离地感受到了死亡。他说没有过那种濒死体验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到安全的可贵。从小在不安定的环境中长大,他会不自觉地观察和感知周遭的陌生人,关注他们的细节,比如肢体、眼神。来到中国,他觉得非常踏实、安全。

采访中,柯木迪一直反复重复着感谢,感谢中国给了他一张安静的课桌。而我,也要感谢他呢,感谢他对我们面采、电话采访、微信采访的各种配合,对采访中涉及的各种琐碎小内容的认真严谨。

出众的学习能力、优秀的领导才能、英俊的外表,锦上添花的名校背景,低调却懂得感恩,我快被他吸粉了。

“‘丝绸之路’一词,在我家乡使用的一种语言中,发音非常美妙,跟唱歌一样。小时候我常常幻想这是一条怎样美妙的路,从中国西安一直延伸到地中海……”

“推荐大家来我的家乡赫拉特,它是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有很多历史文化遗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