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白毛女》:见证友好,续写传奇

一部由日本舞者演绎的《白毛女》,留下了中日文化艺术交流的许多佳话,见证了中日关系走向正常化的艰难历程,展示了民间外交的无穷力量,也续写着芭蕾舞经典的不朽传奇。

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 化映像 - 撰文 王众一 续昕宇

站 在话筒前的松山芭蕾舞团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声 音有些哽咽,他对受邀率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演出大型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感慨万千: “能在人民大会堂表演尤为激动,因为旁边就 是人民英雄纪念碑。我仿佛听到不知曾有多少像白毛女一样 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发出他们内心深处的呼喊。” 应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邀请,2017年5月19日晚,日本松 山芭蕾舞团在人民大会堂揭开新编《白毛女》首场演出序幕,这 是松山芭蕾舞团第15次来华演出。不同年龄层的中国观众再次 被这部芭蕾舞剧经典感动,场内不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62年前,清水哲太郎的父亲清水正夫和母亲松山树子,将 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此后,舞团携《白毛女》 等多部芭蕾舞作品前后14次访问中国,受到中国几代党和国 家领导人接见,其演出也感动了无数中国观众。 松山“邂逅”《白毛女》 20世纪50年代初,中日两国邦交还未实现正常化,但两国 人民渴望和平、友好与交流的愿望十分强烈。

1952年,周恩来总理通过日本贸易代表团向日本中国友 好协会(1950年10月成立的日本民间友好团体)赠送了王滨、 水华导演的电影《白毛女》拷贝。日中友协复制了多个拷贝, 使《白毛女》在日本各地巡回上映,引起强烈反响。至1955年6 月,200余万日本观众观看了这部电影。日本进步文艺团体松 山芭蕾舞团也因此注意到了《白毛女》。 1948年,清水正夫和妻子、芭蕾舞者松山树子创建了日本 松山芭蕾舞团,将其艺术宗旨定位为“上演古典芭蕾”和“创 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他们被白毛女的悲惨命运及其不 屈精神深深震撼,联系到战争期间及战后日本妇女的悲惨命 运与卑微地位,从亚洲女性解放的视角出发,二人萌生了将 《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的想法。他们希望借这部作品,让更 多人加深对中国人民的了解,让更多日本妇女勇敢站出来,与 不公命运做斗争。 改编过程中,为更完整地诠释《白毛女》的内涵,二人进 行了各种努力和尝试,几乎看遍了所有与白毛女有关的素材。 1953年底,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先生寄来信件,信 中附有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乐谱及舞台剧照,1954年日本 东京未来出版社出版了岛田政雄等人翻译的《白毛女》歌剧剧 本,都对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创作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经过不懈努力,1955年,松山版芭蕾舞剧《白毛女》完成, 同年在东京的首演令无数日本观众感动落泪。 3年后,应周恩来总理邀请,松山芭蕾舞团携芭蕾舞剧《白 毛女》首登中国舞台《。白毛女》成为松山芭蕾舞团重要剧目之 一,在中日两国民间文化交流,特别是在“以民促官”、推动两 国邦交正常化过程中拉近了两国人民感情,开启了一段中日 “芭蕾外交”的历史佳话。 《白毛女》见证中日“芭蕾外交” 实际上,松山芭蕾舞团与中国的文化交流还要更早。 1955年,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世界和平大会上,松山树 子见到中国代表团团长郭沫若,从此舞团与中国结下了不解 之缘。 1958年,芭蕾舞剧《白毛女》在华首演,座无虚席。然而就 在他们回到日本后第二天,发生了日本暴徒闯入中国展览会会 场撕毁五星红旗的“长崎国旗事件”。中日民间交流一度受挫。 1964年,中日民间贸易组织从中斡旋,双方签署了互设贸 易办事处和交换常驻记者的备忘录。这年9月,松山芭蕾舞团 第二次大规模访华演出。在首都剧场演出的芭蕾舞剧《祗园 祭》,周恩来总理三次前往观看演出。同年11月,松山芭蕾舞团 在人民大会堂三楼小礼堂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 国家领导人演出该剧,再受好评。 1966年9月,松山芭蕾舞团包括清水哲太郎在内的19名团 员组成“日本青年交流团”,与中国青年在北京中山公园露天 剧场参加“青年大联欢”。 1971年9月开始,松山芭蕾舞团进行了为期两个半月的访 华演出。森下洋子接替松山树子,成为第二代“喜儿”。10月1 日中国国庆节这天,第二版《白毛女》在中山公园上演,这一版 《白毛女》的改编,很大程度上又受到了中国版芭蕾舞剧《白 毛女》的影响。10月15日,周恩来总理陪同柬埔寨国家元首诺 罗敦 西哈努克亲王观看了松山芭蕾舞团演出。10天后,中华 · 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1972年7月,上海芭蕾舞团访问日本,演出《白毛女》《红 色娘子军》等中国芭蕾舞剧,而团长孙平化还肩负一项特殊使

1958年,松山芭蕾舞团来华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演员与中国文艺工作者合影留念。 国与日本实现了邦交正常化。 传奇。 本刊资料 命——为实现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做好事前沟通。14日晚, 代表团在东京日生剧场进行首场演出,谢幕时剧场里打出了 “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万岁”的横幅,掌声经久不息。8月14日晚, 上海芭蕾舞团举行告别酒会,中日两位“喜儿”的扮演者—— 茅惠芳和森下洋子热烈拥抱的瞬间被记者定格。这年10月,中 多年来,松山芭蕾舞团与中国保持友好交流,多次见证了 中国与日本、中国与世界互动的历史瞬间。 进入新世纪,松山芭蕾舞团仍心系中国人民。2008年5月12 日中国汶川大地震发生后,87岁的清水正夫拄着拐杖,率领全 体团员70余人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悼念遇难者,并向地震 灾区捐款。同年6月,清水正夫因病逝世后,清水哲太郎继承父 亲的遗志,挑起了松山芭蕾舞团的担子,续写“白毛女”的不朽

周恩来夫妇与“白毛女”们的故事

第15次来华演出,最让松山芭蕾舞团感激的是在人民大会 堂演出。接受采访时,清水哲太郎动情地说:“人民大会堂是周恩 来总理曾工作过的地方,能在这里表演,对我们来说是无上的光 荣与幸福。”森下洋子也表示:“当我们被告知公演安排在人民大 会堂时,像做梦一样。” 1955年7月,松山芭蕾 舞团访华,周恩来总理在北 京饭店招待晚宴上特意“搭 桥牵线”,介绍了中国歌剧 《白毛女》主演王昆、电影 《白毛女》主演田华与松山 树子结识。周恩来总理亲切 地对松山树子说:“下次带 着《白毛女》大家一起来。” 他还风趣地说:“你们三个 ‘白毛女’不能分开。” 此后,周恩来总理多次 观看芭蕾舞剧《白毛女》演 出。1971年,他向舞团赠送 了一整套《白毛女》的服装 道具,这套衣服被精心收藏 至今。 1978年,松山芭蕾舞团 访华,在人民大会堂的招待 会上,中日“白毛女”再度 聚首,但这次和她们在一起 的已不是周恩来总理,而是他的夫人邓颖超。她说:“恩来走 了,我来代替他。” 周恩来总理的人格魅力、周恩来夫妇的深情厚谊深深地铭 刻在森下洋子心中。多年来她一直希望,自己有机会穿着周恩 来总理赠送的演出服演绎喜儿。此次,69岁的她终于实现夙愿。 在结束北京的公演后,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率团赶赴 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江苏淮安参观访问,缅怀他们尊敬与爱戴 的周恩来总理。

《白毛女》中的中日往来

《白毛女》的中日往来,不只是松山芭蕾舞团。 1945年,抗日战争进入最后阶段。为启发广大官兵的阶级 觉悟,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贺敬之和丁毅根据晋察冀边区一带 流传的“白毛仙姑”的传说,创作出中国第一部新歌剧《白毛 女》。歌剧《白毛女》在各地上演,引起群众强烈共鸣。值得一提 的是,当年张家口抗敌剧社上演《白毛女》时,日本美术家小野 泽亘参与了舞美工作。这位小野还是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灯笼 与标语的设计者之一。这一时期,在黑龙江鹤岗滞留的日侨中 间,也排演了歌剧《白毛女》。 新中国成立后,歌剧《白毛女》被改编成电影。在此过程

中,当时东北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前身)的日籍留用 人员岸富美子等人在剪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芭蕾舞剧《白毛女》由松山芭蕾舞团根据电影改编而成, 上海芭蕾舞学校受松山芭蕾舞团改编的启发,耗时5年创作出 中国版芭蕾舞剧《白毛女》,并于1965年在上海首演,这是两 国艺术家互学互鉴的成功范例。 周恩来总理曾对中国文艺工作者说:“最先把《白毛女》 改编成芭蕾舞并搬上舞台、最先对芭蕾舞进行改革的不是我 们,而是松山树子和松山芭蕾舞团,只凭这一点,就应该向他 们学习和感谢。” 此次松山芭蕾舞团排演的新编《白毛女》是清水哲太郎在 2009年改编的第三版。此版完全采用了中国版同名芭蕾舞剧的 原创音乐,而故事情节则大量保留了日本艺术家的想象。比如 新编《白毛女》开头以卢沟桥为背景拉开序幕,恶霸地主捧着 日本刀、践踏着贫苦人民上场的场景强调了当时的阶级矛盾和 民族矛盾;身材肥硕的恶霸地主黄世仁和凶狠狰狞的黄母、面 目不明的小喽啰等人物设定难免会让熟悉上海芭蕾舞校版《白 毛女》的中国观众产生些许违和感;此外,新版白毛女的群舞不 仅充满幻想,还带有鲜明的百老汇音乐剧或宝冢少女歌舞剧元 素;皑皑白雪中生存下来的白毛女化着浓浓的白妆,仿佛日本 民间传说中的雪妖;而喜儿将红头绳托付给张二婶转交大春, 以及两人后来完婚等设定,则突出了爱情的美好。 从歌剧、电影到芭蕾舞《,白毛女》在每个演进阶段都有中 日交流的佳话贯穿其中,成为中日民间交流与文化交流的象征。

《白毛女》的故事仍在继续

2017年5月19日,在人民大会堂上演的新编《白毛女》再 次引起不同年龄层的中国观众的共鸣。演出结束时,舞团和台 下观众齐唱《义勇军进行曲》,将演出推向高潮。 一位观众带着学习芭蕾舞的侄女来看演出,她说,松山芭 蕾舞团的《白毛女》公演令她深受感动,演员们泪流满面的动 情演出配合中国芭蕾舞剧的原创音乐和精美的舞台设计,处 处引发共鸣,直抵人心。一位带着孙子来观看演出的老奶奶表 示,芭蕾舞剧《白毛女》勾起了她曾经的回忆,休息时她还向 孙子进行讲解,只为让年轻人能更多了解历史。她希望《白毛 女》的故事能够继续传承下去,继续见证中日友好。 清水哲太郎表示,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这一重要节 点,松山芭蕾舞团携新编《白毛女》开启第15次访华公演并将 北京首演安排在人民大会堂就显得有更为重要的意义。 清水哲太郎说:“如果亚洲与世界真正实现了和平,也许 我们的故事就没必要继续讲下去了。但现实并非如此,也许现 在恰好是继续讲好白毛女故事的时候。我们的世界还有很多 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喜儿在呐喊,我们要替 她们道出渴望和平的呼声。” 把白毛女的故事放在更大的时代背景下思考其普遍意 义,是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对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事业的 继承与发展,也使人们能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重新发现《白毛 女》的当代意义与永恒价值。

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供图

身材肥硕的恶霸地主黄世仁和凶狠狰狞的黄母、面目不明的小喽啰等人物设定,与中国观众熟悉的《白毛女》有所不同。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曾多次来华演出,《人民画报》在1958年6期、1972年2期及1979年2期都曾对其进行过报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