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需担当气候行动领导责任

现在要依靠G20的力量顶住美国的压力,坚持推进气候行动

China Policy Review - - 目次 - □特蕾莎·里贝拉(Teresa Ribera) (作者为法国可持续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王艺璇译)

特蕾莎·里贝拉(Teresa Ribera)法国可持续发展与国际关系研究所

在2016年,美国仍被公认为最有资格领导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之战。2016 年 12月,德国接替中国担任 2017 年二十国集团(G20)主席国。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一直期望美国协助推动全球经济的深层次转型。即使在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默克尔仍然对美国在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领域发挥领导作用抱有一线希望。

但默克尔和特朗普首次的会晤未能发表任何实质性的声明,他们的肢体语言(拍照时)也显示出未来对话的前景并不明朗。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 (America First)似乎意味着“只考虑美国”(America Alone)。

通过扭转前任总统奥巴马的二氧化碳减排政策,特朗普正在推翻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所体现的新的全球合作治理模式。签署该协定的国家曾承诺分担全球经济和技术转型的风险,并共享由此带来的收益。

特朗普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对美国及世界民众而言绝非好的征兆,许多美国民众现在正在抵制特朗普内阁。但世界其他国家仍将建立有弹性的低碳系统。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和私营部门参与者正在积极推进不可避免的经济转型,其议程绝不会因为美国政府的反复无常而改变。中国、印度、欧盟以及许多非洲和拉美国家仍然采用清洁能源系统。

只要这种现状得以维系,企业、 当地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将继续推行低碳战略。无论是对美国内部还是外部而言,特朗普的政策必然会带来新风险和新成本,他也无法成功延长人类使用化石燃料的时代。

美国从实际上退出巴黎协定仍然是一种颇具威胁性的行动,如此重要的参与者缺席应对气候变化之战,有可能破坏新形式的多边主义。

更加迫在眉睫的是,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带来了重大金融风险,有可能阻碍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特朗普提出的预算将限制美国对清洁能源开发和气候研究的资助。同样,他近期的行政命令将最大限度地压缩美国企业用于减少碳足迹的财务成本,因为他改变了“碳社会成本”的计算方式。而且,他的内阁坚持认为,应当将应对气候变化从G20财长联合声明中删除。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不久前所指出的那样,这些不明智的决策对美国经济和全球稳定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美国金融系统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着主导作用,而特朗普却希望将我们带回一个在进行金融决策时丝毫不考虑气候变化风险的时代。

2008 年以来,美国和 G20 所采取的监管措施一直致力于提高透明度,并促使我们更好地理解气候变化可能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的系统性风险,特别是与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相关的风险。制定更为严格的透明度规则和开发更为准确的风险评估工具, 一直是金融界自身的首要任务。实施这些新规则和新工具可以加快从化石燃料项目撤资的总体趋势,确保向更有弹性的清洁能源经济平稳过渡,并给长期投资者提供信心,明确对未来的预期。

2017 年 2月,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和总统备忘录,拟放松对金融业的监管,为华尔街除去金融危机后被迫戴上的“枷锁”。鉴于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金融风险不断增加,抵制特朗普撤销华尔街透明度规则的行政命令应当成为我们的首要任务。沃伦·巴菲特和美国黑石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就有关气候变化的投资风险提出了警告,事实表明这场战役还没有失败。

成立 G20是个好主意,但是却面临着极大的挑战,G20决不能在挑战面前退缩。要依靠G20 领导人顶住美国(和沙特)的压力,并坚持推进气候行动。他们可以依靠世界某些大型投资机构,这些机构一直具有对自我监管框架转型的需要。世界其他领导人也有义务对特朗普采取一致的对策,并继续推进形成兼容不同金融体系的新发展模式。

现在有机会思考希望建设什么样的未来。我们正处于一个困难的时刻,我们仍然可以决定自己希望在怎样的世界中生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