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防控重大金融风险

中国转向更加开放透明的金融市场是一个长期过程,而非短期之举,但中国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China Policy Review - - CONTENTS -

吴 思 中国经济报告

防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伴随着最近几年国内国际经济和金融形势变化,中国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中共十九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明确提出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其中防控金融风险是重要工作任务。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期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目前中国面临的潜在金融风险主要体现为宏观高杠杆、部分领域和地区金融“三乱”问题突出、少数金融控股集团野蛮生长,但中国有很好的条件做好金融风险防控工作。

中国当前应该关注哪些风险 点?如何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金融与房地产、以及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如何完善金融监管体系?《中国经济报告》邀请四位来自金融服务业的商业领袖,围绕这一系列重大理论和政策问题展开讨论。

中国金融风险点在哪里

中国经济报告:当前中国最应

该关注的风险点在哪里?

易会满:我认为无论在理论层 面是实践层面,中国当前应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问题,防止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引发经济金融风险。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中居民储蓄率 是国内储蓄的主要来源。但2010年以来,中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居民储蓄更多投向理财和房地产领域。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居民杠杆率的快速上升。

在中国整体负债水平上升的情况下,较高的居民储蓄率提供了较大的缓冲空间和较强的安全边际,如果下降过快,势必会带来债务负担的增加,导致金融系统脆弱性上升。此外,储蓄的多渠道分流,造成了金融资源配置的碎片化和低效化,抬高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民储蓄率下降还将放大货币市场波动,加大流动性风险,影响货币政策传导。

奥利弗·贝特:现在全球经济

进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经济增长比较强劲,但相关市场并没有发展得很好。随着紧缩的货币政策逐渐展开,政策制定变得越来越艰难,全球保护主义思潮此起彼伏,不利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长期发展。对于中国而言,主要是避免过冷和过热的风险。

安思杰:与过去十年相比,现

在的金融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金融风险不只存在于金融体系当中,还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影响,甚至带来经济、地缘政治、社会上的不利影响,而金融市场没有足够的能力或经验去吸收或缓冲这些潜在风险。比如在一些国家,民粹主义已经抬头,这对于金融市场可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所以我想强调的是,金融体系的风险其实更多来自外部,政策制定者必须关注未来的趋势,才能更好地保护整个金融体系和社会。

我觉得中国需要高度关注的金融风险是银行业资产负债表外的一些风险。过去几年,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快速壮大,中国也出台了一些规章制度来规范影子银行的发展,但现在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高逸雅:过去 20 年来,我们亲历了席卷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金融危机,危机的影响波及全球。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谁是绝对安全的。每次金融危机都重复着同样模式:关于增长前景的盲目自信,信贷的高速增长造成市场欣欣向荣的假象,到最后却是无可避免的崩溃。

中国过去两年对经济金融政策的明显调整,可以说化解了一场危机,这一成果引人瞩目。就在两年

金融风险不只存在于金融体系当中,还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影响,甚至给经济、地缘政治、社会带来不利影响,而金融市场没有足够的能力或经验去吸收或缓冲这些潜在风险

前,也就是 2015 年底至 2016 年初,人民币急速贬值引发资本恐慌性外流,股市濒临崩盘,经济增长似乎进入了下行通道,金融危机领先指标——杠杆率快速攀升。再看今天的情况,人民币币值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平稳,经济增速有所提高,杠杆率已基本趋于稳定甚至某些部门有所下降。可见中国通过提前采取行动,阻止了危机的发生,而不是坐等危机爆发再想办法补救。现在上述问题仍然是需要关注的风险点,不能因为暂时的成功而转移注意力。

金融应如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中国经济报告: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大量金融资源脱实向虚,流入股市、房地产等领域。金融应如何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易会满: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

金融与房地产的关系十分重大。如果分析近百年来的金融危机,绝大多数都是跟房地产有关。中国房地产健康发展也是防控风险的一个重点。

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控泡沫、去库存、降杠杆。只有把这三个要素平稳处理好,中国的金融和房地产市场才能持续健康发展。当前中国政府的房地产政策非常明朗,第一,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第二,分类调控,因城施策;第三,在一二线城市发挥好租赁住房对一般阶层的托底保障作用。如果这三条政策能够落实到位,就能够比较好地保障房地产和金融的协调发展。

奥利弗·贝特:在德国,实体

经济与金融业的发展相对比较平衡。如果在一个经济体中金融市场太大,原因就在于过多关注了短期目标。如何进行长期的创新,如何发展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如何让金融市场支持高附加值的实体经济,平衡短期和长期目标是非常重要的。此外,金融市场需要有充分的竞争。我们不提倡过度金融化,但也不希望一家(或只有几家)大型金融机构主导整个金融市场。这一点是应当警惕的。

如何监管科技金融行业

中国经济报告:如何对科技金 融行业进行更好的监管? 易会满:要进一步加强规范互 联网背景下的各种金融行为。货币基金形式各异,有的具有投资和支付双重功能;有的互联网平台无牌经营,高杠杆、高收益、高风险。普通消费者根本无从识别,建议进一步正本清源,厘清金融服务的实质和技术发展的本质。

奥利弗·贝特:在科技金融领

域,金融监管者没有迅速地管理好金融风险。尤其是在一些提供信用

的金融行业,监管并不足够。我们需要认真思考金融自由化的问题。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金融自由化,应该确保资本运营上的改善。在提高生产力的同时,确保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以实现长期发展。

安思杰:技术变化应得到重视。

金融体系的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技术发展。技术发展不仅可以提高金融体系的盈利能力,还可能改变整个经济和社会结构。因此,技术变化肯定会对银行资产负债表产生影响。必须综合看待风险,对银行进行更好的管理。

如何防控重大金融风险

中国经济报告:对中国防控重 大金融风险有何建议? 易会满:金融强监管现在是全 球的一个大趋势,中国也不例外。去年 7月以来,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对金融监管下一步如何加强协调、解决监管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做了很多制度性安排。这次银监会和保 监会合并也是贯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具体行动,核心是加强监管的协调性、整体性、系统性,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监管套利、监管真空、监管重叠以及标准不统一的问题。

对于中国防控重大金融风险,应该从战略层面、宏观调控、监管政策、市场引导等多角度入手,及早应对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的问题。提三点建议:第一,回归资管业务代客理财的本质;第二,进一步规范互联网金融,理清货币基金的真正属性和运营边界,杜绝监管套利,强化持牌经营,控制杠杆,严格流动性管理,引导其规范发展;第三,加快推进银行资产证券化,适应性地调整银行资产负债表,积极应对居民储蓄持续下降的局面。

奥利弗·贝特:第一,进一步

增强金融体系的韧性,构建一体化的监管体系,加强金融机构的风险披露。还有很多流动性风险是游离在金融体系之外的,包括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它们的风险并没有被很好地披露。第二,按顺序推进 金融体系改革,并建立制度来确保改革按顺序进行,吸取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教训。第三,提高监管机构的金融素养,监管机构需要在金融自由和稳定之间进行很好的平衡。

此外,中国在海外还有庞大的投资,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也在很多国家都有业务,如果这些资产出现问题,就不仅仅是中国的风险,而是全球的风险。因此监管者有责任和义务控制这些中国之外的风险。

安思杰:我觉得重中之重是银

行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应该变得更灵活、适应性更强。十年前,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监管者构建了大规模的银行业监管体系,但今天监管体系看上去并不清晰。其次,金融领域还需要更多的竞争,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还有一些银行的回报比融资成本还低,如果在竞争的环境下,这些银行就会被优秀的银行淘汰。

高逸雅:风险总是在黑暗中滋

长的,而公开透明的市场可以为实体经济提供最好的支撑,也是防控风险的最好保障。对于中国来说,中国正在从隐形担保和刚性兑付的融资转向基于清晰风险和回报评估的融资,这一点尤为重要。提高透明度意味着债券和股票市场应当在融资中发挥更大作用。良好的市场透明度能让投资者做出清晰的评估,从而推动更高效的资金配置。提高透明度也意味市场会更加开放,这可以吸引最出色的全球资产管理人,他们拥有追求长期价值的智慧和耐心。当然,中国转向更加开放透明的金融市场是一个长期过程,而非短期之举,但中国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每次金融危机都重复着同样模式:关于增长前景的盲目自信,信贷的高速增长造成市场欣欣向荣的假象,到最后却是无可避免的崩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