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大城市交通拥堵之我见

China Policy Review - - CONTENTS -

雷玛·汉娜(Rema Hanna)哈佛大学

大的征地拆迁,第一次是在2000年前后中国农业大学征地,被征地的村民转为居民;第二次在 2010年之后,北京大学大规模征地。经历过多次征地和拆迁之后,原来的肖家河村集体经济组织留下的土地和集体资产很少,目前只有少量的房屋出租。肖家河的户籍人口中绝大多数已经转为城镇户口,肖家河村也转为肖家河社区。肖家河社区与原村集体经济组织不再有关系,完全分离。

从经济后果来看,征地拆迁模式与产业升级模式相反。征地拆迁使得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资产规模大大减少,以至于不再重要;而村自治组织则转为社区,继续承担基层公共服务。村集体经济组织在失去重要性之后,与新建的社区实现完全分离。在征地拆迁模式中,由于地方政府承担社区的公共服务投入,社区比之前的村自治组织能够更有效地服务辖区居民。

村民内部利益冲突推动村级组织分化

在北京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过程中,一些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内部出现利益冲突,这些冲突推动了村民的经济权利与户籍、就业方式分离,推动了村民获得个人股的完整所有权,从而推动了村级组织分化。

2002年,朝阳区十里河村进行了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直接目标是实现集体资产的保值增值。当时,并没有考虑历史上已转为居民的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益,结果引发了内部矛盾。这些矛 盾没有被村里重视,引发了转居村民的大规模上访,最终导致十里河村的第一次股份制改革失败。矛盾激化之后,朝阳区政府总结教训,在改制中重视了对已经转居的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的保障。到2007年,十里河村最终完成了集体经济组织改制。在最终的改制方案中,村民个人无论是否保留本村户口都具有村集体经济的股份。这样一来,十里河人的村民身份和股民身份就发生分化,分别属于不同类型的村级组织。

地方政府如何处理村级组织分化

从北京市农村改革的历程来看,村级组织分化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调查发现,在村级组织分化的过程中,北京市形成了以下较为成熟的工作经验。

1.保持改革敏感性,重视并及时回应基层农村出现的问题。20世

纪 90年代,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开始改制,北京市领导高度重视,从区县、到乡镇、到村,不同层级都设立了股份合作制改革领导小组,由专门的领导和机构来实际推进。

2.坚持多样化试点,由点到面稳步推进。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改

制过程中,丰台区针对改制中出现的一些问题,鼓励和支持不同情况的村进行新的尝试,不断总结经验,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做法。随后,丰台区的成熟经验再向全市推广。这种由点到面、逐步深化的改革方式可以降低改革风险、更快地积累经验,也有助于观察改革在不同情况下的适用性并及时完善改革措施。

3.重视总结基层创新经验,及时出台相关政策。北京市和丰台区

政府在集体经济组织改制的每个阶段都出台了相关政策,保证了改制的顺利推进。地方政府在改革中及时出台政策文件进行支持,可以赋予改革合法性,保障了改革成果的可持续性,也为改革经验的推广提供了便利。

4.通过培训、讲座、考察等方式交流经验和凝聚共识。在集体经

济组织改制过程中,北京市相关部门对各区县工作人员开展了股份合作制方面的培训,各区县、乡镇和村也分别邀请先进单位介绍经验。不仅如此,一些乡镇和村还赴外地进行考察和学习。这些交流学习开阔了相关人员的眼界,吸取了其他地区和单位的改革经验,也凝聚了在改革目标、改革方法等方面的共识。

(作者单位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

地方政府在改革中及时出台政策文件进行支持,可以赋予改革合法性,保障了改革成果的可持续性,也为改革经验的推广提供了便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