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丽:融情于理托起法律的天秤

自 2001年任助理审判员独立办案以来,黄志丽共审结民商事案件5000 余件,九成以上调解撤诉、七成以上自动履行,至今无一错案改判、无一投诉上访。冯翠玲

China Today - - Scene - 文|本刊记者李媛

黄志丽,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民一庭 副庭长。1994 年考入芗城法院,黄志丽扎根基层法院 20 余年, 从最初把“案号”听成“暗号”的门外汉成长为“全国法院办案 标兵”“全国最美基层法官”“CCTV2016 年度法治人物”⋯⋯ 究其原因,前辈们说“小黄办案够较真”;芗城百姓们说“黄法 官把我们的事情挂心上”;年轻同事说“志丽姐总能知道很多新

东西,天天充满正能量”。而黄志丽自己说,“法律是法官脚下最

黄志丽为坚实的大地,我愿一手情,一手理,为一方百姓撑起公平和正 义的天秤。”

办案一时,公正一世

黄志丽是个地地道道的闽南姑娘,1972 年生于南靖,后随父母移居芗城。而从何中虎小痴迷于金庸、古龙武侠小说的她心中却有个“侠女梦”。1995 年,芗城区法院公开对外招考,这让“侠女”

有机会如愿加入了芗城法院。余留芬然而,初入职场,亲眼见到前辈们的工作状态 , 着实让“侠 女”很意外。“20 世纪 80 年代,民事诉讼多是争田分地的案件, 为了厘清分毫的差别,法官们通常要挽起裤腿,一脚土一脚泥 地走到田间地头。这种工作状态和我之前对法官威风神气的想 象相差太远了。”黄志丽笑着说。 黄志丽大学专业读的并不是法律,工作后她利用业余时间 完成了法律专业的学习。然而,随着审理案件数量的增加,黄志 丽愈发意识到法官应该是个杂家,唯有不断学习,才能够在断 案中游刃有余,保证客观公正。 在黄志丽的抽屉里,放着厚厚一摞各种各样的证书。为了 做好当事人的贴心人,准确把握每一个不同对象的心理,她考取 了心理咨询师,将心理学知识应用于司法;为了解决伤者、患者 纠纷,她又自学中医、医药学知识,每每与患者们谈起来总是让 人感同身受;为了查清楚一起工程合同纠纷,她一次又一次带着 书记员到测绘部门,在浩如烟海的旧档案里,找寻当年记载桩 基消失情况说明的图纸;为了解决农村土地、财产纠纷,她把自 1983 年漳州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度以来的各种文件、政 策、法规,翻了一遍又一遍,说出的话、判定的事竟成了当地 的村规民约。 “她比一般人更较真,每接一个案子,都先自学、学透一番 相关知识,这也是她从事司法工作以来,判决案件服判息诉率 达到惊人的99.7%的原因。”芗城区法院民一庭庭长陈志荣说。 “百姓来到法院,最盼望的就是公正。”作为法官,黄志丽 始终把公正视为生命,在深入调查研究、探求案件根源、理清案 件证据上下功夫,让每一个案件都经得起检验。 “办案一时,公正一世”,正是这样的坚守,“侠女”黄志丽 收获颇丰。自2001 年任助理审判员独立办案以来,黄志丽共审 结民商事案件 5000 余件,九成以上调解撤诉、七成以上自动履 行,至今无一错案改判、无一投诉上访。 新时期,新案件、新矛盾层出不穷。现在黄志丽的案头关于 域名、关于网络、关于服务器一类的纠纷多了起来。“近年来的 司法体制改革就是顺应这种趋势产生的,新的审案趋势也要求 法官需要不断学习深造。”黄志丽说。

办案一件,教化一片

现在,黄志丽走在街上经常会被人叫住。“黄法官,你不认 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当事人呀!” 在司法领域干了20多年,黄志丽已经记不清接待过多少当

事人,但每个当事人都会记住她,甚至当事人的家属都没忘记这 位外表文弱,说起话来却丝丝入理,掷地有声的女法官。 “我是在妹妹的离婚法庭上认识的黄法官。妹妹的婚姻在 她的调解下破镜重圆,当时我在旁听席上,黄法官开导我妹妹 的那些释法析理的话让我也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至今记忆犹 新。”一位当事人亲属说。 黄志丽告诉记者,民商事案件的背后其实折射的是各种社 会关系—民间借贷案件涉及的是诚实守信,赡养抚养案件涉 及的是敬老爱幼,离婚案件涉及的是夫妻间的忠诚和义务,乡 邻之间涉及的是守望相助。“法官像医生一样修补各种社会关 系,同时也是在召唤道德的回归。” 在审判一线,很多案件黄志丽通过庭前调解就完成了,因 此不计入工作量。有人说她这样做不够专业,然而在黄志丽看 来,这是对民事案件的不了解。“民事案件纠纷中往往夹杂着大 量情感因素,调与判的尺度一定要拿捏好。” 这样的领悟源自她初任审判员时的一次经历。当时,黄志丽 受理了一起土地纠纷案。由于事实清楚,她很快就依法作出了 判决。然而,她回访时发现,案子虽结,当事人心结难开。争议双 方是手足至亲,判决生效后,双方“老死不相往来”。为此,90 多岁的老祖父含恨而终。一个小小纠纷,毁了三代人的亲情。 “到底什么样的公正才是群众需要的?”这件事深深触动 了黄志丽。从此,她对法律有了新的认识:既要解开当事人的法 结,更要解开心结。 “形式上判了没有用,老百姓不服。”芗城区政法委书记邱 晓辉认可黄志丽的做法。案结、事了、人和是最高宗旨,而要做 到人和,技巧和真心缺一不可。 冰冷的法条在黄志丽释法析理、亲和调解中变得有了温 度—她曾行程40 公里,谈话 33 小时,先后 8 次调解花甲老人 遗产之争;她曾经关心一个伤残的 80 岁独居老人3 年,直至老 人去世;她多次申请社区街道、民政部门和社会救助机构对生 活困难的当事人提供帮助,让司法权威在具体的人性关怀中得 以彰显。

希望法官工作室遍地开花

芗城区人民法院管辖区域大,案件多,任务重,案多人少一 直是困扰法院工作发展的“瓶颈”。为了积极主动回应群众对 司法的新要求、新期待,芗城区人民法院先行先试,于 2012 年 6月在南坑街道设立全省首个以法官个人名字命名的“黄志丽 法官工作室”,以最接地气的方式为群众服务。但是,她还是担 心群众打电话没人接,就把 24 小时开机的手机跟办公室电话 绑定。 “民事纠纷中的很多矛盾,当事人到法院以后难免会‘较 真’,但如果到法官工作室,对立情绪相对弱化,往往能在诉 前调解中将矛盾化解,法院的人财物力成本也降低不少。”黄 志丽说。 截至 2016 年 2月底,“黄志丽法官工作室”已有5 个,巡回 办案和法律服务 229 次,帮助解决实际困难 129 件次,诉前联 动化解民事纠纷1132 件。“从它受欢迎的程度来说,这条路子 是走对了。”黄志丽说。 在黄志丽眼里,法官工作室不仅仅是百姓家门口的法庭, 还是一个很好的党建平台,年轻法官的“训练营”。“在这里, 老法官通过言传身教,把经验传授给年轻党员,教会年轻人如 何放下身段,深入群众,打通党员和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肩负起更神圣的使命

2017 年,黄志丽当选为十九大代表。赴京前,一位老奶奶 给黄志丽端来一碗糖水鸡蛋,“甜甜嘴,帮我们百姓多说几句好 话。”糖水煮鸡蛋,这是福建民间表达感情的一种特殊方式。 面对群众淳朴的信任,黄志丽心里满是感动和幸福。 十九大开幕第一天,黄志丽就作为首批亮相人民大会堂“党 代表通道”的党代表,让境内外媒体听到了来自基层法官的心 声:“十几年的法官生涯,办了5000 多件案件,没有被改判发回, 在上万名当事人如释重负的笑脸里,我收获的是满满的幸福。” 开幕式上,黄志丽认真聆听习近平总书记所作的十九大报 告。当听到习总书记讲到“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 战,我们不能因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 追求”时,黄志丽颇有感触。“十九大报告是史诗般的,我从中 读到中国社会发展的诗和远方,这是对我人生观的重塑。”她用 “总结过去很客观,总结不足有勇气,展望未来气象万千,部署 决策睿智有前瞻性”来评价这份史诗般的报告。 作为来自基层法院的代表,黄志丽最关注全面推进依法治 国和全面从严治党,以及党章的修改这三方面的内容。在小组 讨论中,她提出两项建议:一是建议中央综治委要进一步推进 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畅通纠纷解决渠道;二是建议 完善员额法官与其他工作人员动态管理制度,科学确定员额法 官的考核标准。从人民群众不满意的问题改起,树立起人民法 官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良好形象,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提供强 有力的支持。 谈到未来,黄志丽说作为这个伟大时代的亲历者,她为十八 大以来“法治中国”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自豪,这是司法改 革举措最集中、最有力的五年,人民法院在新的起点上创造了 新的辉煌。“我感到肩头的担子更重了。在未来的工作中,作为 法官,我将不忘初心、秉公执法,尽最大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 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黄志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