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建军大业》我花了四倍“洪荒之力”

——专访《建军大业》导演刘伟强

Cine China - - Contents - 文/婉婷

——专访《建军大业》导演刘伟强

从筹备到上映,电影《建军大业》都充满了话题。从曾经执导过《古惑仔》系列、《无间道》系列等香港类型片的导演刘伟强执导这部主旋律影片,到欧豪、刘昊然、马天宇、陈伟霆、鹿晗、李易峰、张艺兴等流量“鲜肉演员”出演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再到主旋律电影的商业化改造,几乎每个话题都可以将《建军大业》推到风口浪尖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导演刘伟强面对公众的质疑一一给出了答案。

很多人不看好香港导演拍这个戏,我就告诉全剧组要加倍努力 为什么会找你来拍《建军大业》?

其实这个题材,他找我拍我当时觉得“哈?为什么会找我?”我也会有这个问题。然后他就说这个很适合我拍。我问为什么适合我拍?他说有很多场面是你会懂拍的,我说你先给我剧本我看看。

我看了剧本之后,觉得挺有趣的,很多场面是可以很电影化、电影感地去拍。我就觉得,既然你们这么大胆找我拍,我就去拍吧。然后就要去找很多资

料,找很多专家告诉我,1927年的战况是怎么样,找人说很多故事给我听,我听了之后觉得是有发挥的。我们真的很努力去找很多人去帮忙,我要花很多时间进去那个时代,才能拍出拿手的东西出来给观众看。

在这之前,您对建军的历史背景了解多少?

懂一点点啦,我并不是历史专家,但也能说出那些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您那时候有没有压力和担心?

我自己当然有压力,这个压力大到不得了。其实当时有很多怀疑的声音,有很多人质疑“为什么找一个香港导演来拍,他们懂拍这些内容吗?”我听到很多这些声音。我记得曾经和剧组的人说过,我说你们真的要很努力,我也告诉每一个帮我的人,要真的很努力去帮我去完成这个电影。我的压力就是很多人根本不看好一个香港导演去拍这类电影。

《建军大业》不只是南昌起义 四大历史事件串起整部电影 拍这部戏,您觉得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最过瘾的又是什么?

没有最难,是每一场戏都难。当我接了剧本,感觉剧本是挺长的,我怎么去把一个很长的剧本浓缩为两个小时的电影?这个我就觉得是很难的,把剧本浓缩是花了我和黄建新、编剧们很多时间,因为有些历史内容我不能省略,但是我觉得真的太多对白了,不够电影感,我们就花时间在剧本上弄了很久。

提到建军,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八一南昌起义,但您拍的可不止这一场战役?

我们觉得整部戏应该浓缩为四大部分,就好像一开头,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四一二”中,不光有 关军人,还有很多学生,还有各方势力,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去熟悉资料,了解当时情况是怎么样。

之后,我就定了第二个最重要是南昌起义,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去南昌看,那时候他们怎么去打南昌,我跑去很多很多地方去实地考察。

然后三河坝战役,我觉得这是最难拍的一部分,因为觉得这场仗是在整个电影最重要的靠近结局的一部分。几万人去攻击三河坝,以朱德为首的少量军队怎么去坚守三天。三天说出来很短,但是那三天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都要想办法精彩地将它呈现出来。

然后第四部分就是井冈山会师,我们就将电影分为四大部分。当然过程中还有很多重要的历史事件,我们也要想办法有所取舍地呈现给观众。

《建军大业》不是“数星星”电影 所有年轻演员都拼尽全力 您这次用了很多年轻演员出演历史人物,当时怎么考虑的?

这个我觉得是机缘。因为那时候1927年,毛泽东是34岁,周恩来是29岁,叶挺是30岁,粟裕是19岁,正因为他们当时的年龄是这样年轻,就要求我一定要找些年轻演员去演的,这是顺理成章的。

戏里这么多年轻演员,您觉得他们这次的表现如何?

我很惊讶!这次找来的年轻演员,他们是很认真去揣摩,哪怕他们总共只有两天、三天的戏份,他们都很认真地去了解他们所饰演的人物是谁。

他们其实很努力去看很多书,就好像欧豪就有拿很多书去看,去了解叶挺是怎样的人。刘昊然他才19岁,他也很清楚粟裕这个人是怎样的。因为他爸爸这一辈是军人,所以他对这个角色是重视的。李易峰演何长工这个角色,他也很努力去找很多书,去了解何长工是什么人。何长工在戏里看起来戏份不多,但是这个人是对建

军是有很大作用的,当时的军旗是他设计出来的。所以他们很认真去处理他们的戏份,不是随随便便来客串着玩儿的。这部戏在我看来并不是“数星星”的电影,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努力去演出。

曾鼓励刘烨演《建党伟业》朱亚文很有魅力我跟黄志忠一起哭 这部戏中领袖人物都是年轻的,你有没有告诉演员应该怎么演合适?

我们其实围读(剧本)很多次,我就说,我觉得你们要演的这人物要跟从前银幕上展现出来的他们完全不同。因为那时候是1927年,他们是年轻人,有一帮还是留过洋的学生,用你们自己的想法去想象这个人,要投入自己的想法去演。因为我不想你们把这些人演得很闷,因为那时候他们是年轻人,是有他们的调皮的一面、有活力的一面。我觉得应该要有这些精神面貌给观众看。

说一说主角刘烨、朱亚文、黄志忠吧。

先说刘烨吧,其实《建党伟业》的时候,黄建新导演找他演毛泽东,那时候其实他有点犹豫,他犹豫就是“我像不像毛泽东”。那时候我正在拍《不再让你孤单》,我就跟刘烨说演毛泽东是好事啊,他觉得没信心。然后我就叫来我们画故事板的老师,我给他一张刘烨的相片,我说你看他像不像毛泽东,你就画一个刘烨版的毛泽东出来。然后他就画出来,是挺像的,这个画像我就送给刘烨,鼓励他说“去演吧”。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很多年后我会拍到毛泽东这个人物,真是一种缘分!

这次他演毛泽东,第一天围读剧本的时候,他给我一种感觉,这个刘烨好像跟我从前认识的刘烨有点不同啊,我在想为什么呢。原来是他结婚了,已经有两个小 孩了。他的生活背景有点像我们拍的那个时期的毛泽东,毛泽东有三个小孩,刘烨有两个小孩。跟从前《建党伟业》有点不同,我觉得这次他更稳重了。这个是我觉得挺不错的,他在戏中真的跟《建党伟业》的时候很不同。我觉得他演的挺好,很多细节他都抓得挺准的。可能是年纪的关系吧,年纪大了,看事情角度不同,我觉得刘烨在这部电影里就很稳。

很多人给我推荐过谁演周恩来比较好,但是我一看朱亚文的照片,他真的有周恩来年轻时的神态,所以我就找他碰面。然后他说他曾经演过周恩来,他对如何演周恩来这个人物有很深入的了解,但他觉得演电影中的周恩来又是另外一个事情。他最初还是有点犹豫,但是我就告诉他,你是我心中最好的一个选择。我觉得你在谈吐、耐心方面,其实挺像周恩来的。

朱亚文真的很有演员的魅力,他说的对白,他的形象,都能抓住观众的心。所以这一次选到他也是算我走运吧!

黄志忠,我认识他很多年,我拍《无间道3》时已经跟他合作过。这么多年之后,他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演员。我觉得年龄上他和当时的朱德差不多,然后神态上也有点像朱德。所以我就找他来演,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在演死守三河坝那场戏中,有很多非常精彩的对白。假如是一个演技不好的演员去说那些对白出来,戏是不好看的。但由他口中说出来,你会有感动、有激情。那场戏,他在那里说“父子同军的,爸爸留下,兄弟同军的,兄长留下!”在现场我们全哭了,这就是一个好演员的魅力。我觉得他真的挺好。

那王景春呢,所有人都说他是唯一一个不用化妆就能演贺龙的演员?

王景春,哈哈,他确实是长得最像贺龙的演员。而且他有一种味道就是很适合,贺龙靠两把菜刀拉起一帮

部队,就好像那个时代的古惑仔一样(笑)。王景春有一点江湖气,所以我们找他来帮忙演贺龙。拍摄第一天,需要拍他带兵冲锋,整天晚上就让他跑来跑去,拍得他直喘气(笑),他也是我的酒友,我们收工后,就边喝酒边聊剧本。

这次拍戏花了四倍“洪荒之力”我自己最想演周恩来 您自己给这次的作品什么样的评价?

我觉得每一部电影我都付出很多心血去拍。这次《建军大业》我付出了比平时拍戏四倍的力量去拍,可以说是“花了四倍洪荒之力”去拍,我想要拍出来让观众觉得好看。大家都觉得《无间道》好看,《头文字D》好看,那《建军大业》当然更要好看啦!

其实我想说,拍这个戏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在努力。每一个演员,每一个台前幕后的人都在帮我,所以我很谢谢他们,不光是我们的摄制组成员,其实很多临时演员、跟组演员,他们也很拼、很帮忙。大家齐心合力做成了这样一部戏,我希望观众能够喜欢。

假如在这部戏里面让您选一个角色,您会最想演谁?

我觉得我想演感情很丰富的那个人物。哪一个有点像?这个问题有一个人告诉过我,我的混音师,他说我最像的是朱亚文。我说为什么啊,他说他走路的方法、他压手的动作啊,其实挺像你的。我说是吗?那就好吧,我最想演周恩来!

点评年轻演员 开玩笑要“火烧张艺兴”他拍中枪戏差点脑震荡

张艺兴是演卢德铭,他很拼命。他其实没有拍过太多动作戏,我记得他拍一场中枪倒地的戏,这个镜头他没用替身,他真的很拼,因为是拍摄全景,地上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他就“砰”地倒下去,不小心头撞到地上。我吓一跳,我怕他真的脑震荡。但是可能他年轻吧,也可能他有一点跳舞的底子,所以人没事。其实拍另一场他是有点惊慌的,是我拍用火烧他。他问我, “导演怎么拍?”我说“你站在这里我就用火烧啊”,他说“真的吗”,我说“真的用火烧。”(笑)当然不是啦,我是用真的火+假的火夹杂着烧他,其实很安全的。我觉得他们也都是一帮挺好玩的年轻人。大概是他 拍到第三天的时候,他来找我,我说“有什么问题”,他说“导演为什么你们拍戏拍的这么好”,(笑)我说我是导演,导演当然拍的好。我说从第一天开工之前我们就筹备了很久,每一场我都想好了怎么拍,每一场我们都有一个大概的概念,然后就把它实拍出来。他说哈?导演拍戏是这样的?我说要这样的。他有学习的精神,我觉得他是有想法的,也想当导演的,所以他就问我这些问题。他看见我准备很多资料,他才了解真的要拍一个作品是要筹备很多东西的。我看出来他是一个很有兴趣学习拍戏的小朋友。

马天宇树林上演“跑酷” 我欣赏他们真的很拼

马天宇,我对他很欣赏,我拍一场在树林的戏,有很多爆点,他要连续跳过很多洞、很多树,就像跑酷一样,那些动作要一气呵成,但是也很危险。我说马天宇你行不行的,他说“来呗”!我拍到第二条,就知道他真的很可以的。其实他们这帮人很拼的。我的想法就是拍这帮年轻人,要拍一个很拼命的精神出来,有他们这些演员和这个精神出来,你会觉得这帮年轻的人戏里戏外都真的是拼的,所以你会相信他们的角色,那些人物都是很有能量、很有动力的感觉。

最开始找邓小平演员很头痛 董子健演得很有趣

最开始我其实很头痛,找谁演邓小平呢?有谁像他呢,想了很久。工作人员给我看董子健,我说董子健像吗?然后找很多资料,拼出来看,真的有点像。我觉得

他虽然戏份不多,但是他演的很有趣,当时他有场戏是跟毛泽东碰面,因为毛泽东是不懂用刀叉的,那时候邓小平就教毛泽东怎么去弄刀叉。我觉得他演得很自然,虽然只有一天的戏,但他很快就进入状态了。

白宇担纲全片最难一个镜头 “蔡晴川”既激情又伤感

白宇是挺重要的,因为在三河坝最后一天朱德说我们要留下200个人去死守三河坝,白宇演的蔡晴川就是死守三河坝的其中一个人。这个人物不但是有激情,我觉得也是蛮伤感的。他叫陈毅他们赶快走,他说你们是未来中国的希望。这段文戏我觉得他演得很好。当然我觉得他也很拼,有一个镜头就是一个爆破爆他出来,滚到山头再回去按引爆器。这是我全片最难拍的一个镜头,当时大概我们有200个爆破点。能顺利完成我是很开心的。

很多人担心“万万没想到” 我认为他们完全没问题

其实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说,我们应该找一些年轻的演员,去演这个戏,拍之前我就跟白客、子墨、小爱他们碰过很多次面。很多人跟我说他们是专演搞笑的戏,可能对这个角色不合适。但是我跟他们接触之后,我说他们没问题,他们是完全可以演很多(这类的角色),他们演瞿秋白、蔡和森、叶剑英是完全可以的。

杨开慧是很有力量的女性 李沁让我非常感动

李沁跟很多演员一样是做了很多功课来的,杨开慧是谁可能她比我更加清楚。有一场戏是杨开慧带三个儿子送毛泽东去闹革命,这场戏虽然很短,我觉得拍得非常感动。

尤其她有一句对白对毛泽东说,“不要回头,走”,三个儿子就在喊“爸爸”。这个场景我是很感动,我要求李沁不要演那种很套路的哭戏,我说杨开慧是一个很有力量的女性,支持丈夫去搞革命,她不能哭得很有戏剧性。这场戏在拍的过程中就感动到我。

周冬雨关晓彤张天爱都是我喜欢的演员 她们很敬业

周冬雨就是我一直以来很喜欢的一个演员,最后我就找她来演周恩来在香港疗伤时照顾他的人。

关晓彤,我也是很喜欢的。我看了她一部电视,我觉得她在未来中国电影界会成为演戏很厉害的人,所以我要找她来帮我客串邓颖超这个角色。

我们想要找一个很好的演员去演宋美龄这个角色,他们给我很多选择,最后就挑了张天爱。她跟霍建华在戏里很配,在神态上我觉得很像的。张天爱和霍建华有一场戏是跳舞,我到了现场发现他们很早就开始在练跳舞了,我觉得这些演员的敬业精神都是挺好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