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拍几部电影才能总结出我自己的风格

——专访《父子雄兵》监制大鹏

Cine China - - 主编会客室 Dialogue - 文/刘海伟

很多人认为大鹏算是喜剧领域的励志典型。从网剧《 丝男士》系列开始走入公众视野,大鹏不断尝试新角色,其执导的电影《煎饼侠》在2015年暑期档创造了超过11亿元的高票房,此后又在今年暑期档担任影片《父子熊兵》的监制兼主演,与喜剧前辈范伟搭档饰演一对父子。

虽然在喜剧领域有不同的尝试,但大鹏却谦虚表示自己还是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还没有形成一定的风格,“我需要再拍几部作品才能总结出我的喜剧风格”。

我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喜剧风格 这部电影哪方面对您的吸引最大,从而产生了监制并主演的想法?

主要是因为剧本。之前我看了很多剧本,《父子雄兵》是我读过剧本里面最吸引我的,它讲了一个好的故事,非常有潜力拍成一部高质量喜剧。阵容是在确定这个故事之后我们去搭建的,我答应了过来工作之后,帮助导演一起来实现,有范伟老师、张天爱、乔杉啊他们加盟,所以首先是故事特别吸引人。

做监制和做导演在角色上您觉得有什么不同呢?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跟其他导演一起在现场工作,电影是导演的作品,所以要尽可能的帮助导演实现他心目中的画面,有的时候面对和导演的一些创作分歧要帮助导演去解决这个困惑,所以我很感谢袁卫东导演,因为他非常的信任我。

从 丝男士到煎饼侠您为大家塑造的喜剧形象非常深刻,您给自己的定位是怎样的呢?

主要是两个方向。作为一个创作者我想创作出更多有

趣的东西,这种有趣不单单的是指喜剧,是一切看上去很有意思的事情。可能作为导演也可能作为编剧、制片人去创作一个喜剧电影;而作为表演者我希望我可以像一个橡皮泥一样,在不同的导演引导下可以演绎出不同类型差异化很大的角色,我希望能接触更多的导演从他们身上汲取到更多的灵感。

您怎么定义这种大鹏式的幽默呢?

我觉得我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风格,徐峥有他的风格,邓超有他的风格,我只是一个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所以我觉得也许再过几部电影之后才有可能总结出我的喜剧风格,我觉得能让大家笑了就是特别荣幸的一件事,这比什么都重要。

并不是每一个努力都会得到最后的认可 简单介绍一下范小兵这个角色吧?

他是一个东北的小孩儿,老爸在云南当兵,他跟随爸爸一起,最开始在云南上小学,后来爸爸退伍之后就到了北京来闯荡打拼。在北京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做过很多职业,但是很遗憾,他努力了效果并不好,我觉得这跟我身边很多好朋友有相似的地方,大家其实都是在北漂,每个人都很努力,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努力都会得到最后的认可。他在通往得到认可的过程当中,范小兵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小兵这个角色性格中也有很多的层次,有他骗钱不靠谱的这一面也有他对父亲深层次的感情,您觉得您是怎么塑造好这两方面的感情?

我就是想想我爸爸,因为我自己的爸爸跟我的关系其实也是典型的中国的父子的关系,就是很少来表达那种爱,其实父亲对儿子越严厉代表着他越在乎,所以呢,我经常就演着演着就想到现实生活中我跟我父亲的这样一个关系。

基本小兵在电影中大部分戏份都在被追债,您现实生活中有这种经历吗?

没有,坚决不借钱,不向别人借钱,但是我现在也借给别人钱。

如果有朋友欠钱不还,您有什么更好的招去追这个债嘛?

我觉得借钱这件事还是大家都不要借吧,向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也都是一样的,因为要想一些办法自己去解决实际的经济问题,我觉得借钱特别伤感情,现在反而说是欠钱确实不太好要回来,我如果现实当中有这样的事我会选择不要。

在电影演员的选择上您参与了很多,为什么找范伟老师来出演自己的爸爸?

首先范伟老师是我的偶像,我很喜欢看他的喜剧。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我跟他长得有一些像,我们演父子是能让观众信服的。如果找一个长得不像的演员大家可能就不会对父子之间的情感感受那么深。

之前梁龙说您是他喜剧入门的一个老师,您怎么想到找一个搞乐队的呢?

我看过他们乐队现场的表演感到非常震撼,他有那种指点江山的激情,那种气场让我觉得他非常适合出演一个狠角色,反派,大家看到他就会觉得很害怕。梁龙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在没有被人邀请拍电影之前他可能不知道自己这方面的特质,我相信出演了《父子雄兵》后他一定会接演很多的电影作品。

您也邀请了老搭档乔杉来出演方健这个角色,这是为他量身定制的角色么?

方健是这个戏里面最好笑的人物,电影上映之后观众对他的印象一定是最深刻的。我非常喜欢乔杉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一种革命战斗友情,大概从2012年就在一起拍垚丝

男士,一直成长到今天,被越来越多的观众熟知,基本上这个角色是非他不可。

范英雄和小兵这对父子关系在电影里可谓是相爱相杀,你怎么看待这种关系?

他们之间就是最典型的中国式父子关系,跟现实中的父子是一样的。父子之间看起来有些冷漠,但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一定会冲到前面。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去外打拼,父子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每天都可以见得到,并不了解各自的生活。这种关系来自于彼此心照不宣但是说不出口,也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的父子关系。

张天爱这个角色应该也是您去邀请的,这次与她合作和之前柳岩这种女神的合作感受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喜欢与不同的演员一起拍戏,可以得到不同的刺激。我喜欢小爱身上质朴的性格,与电影里面的形象非常的契合,所以这个女主角非她不可。我们邀约她的时候,她看了剧本也深深的被打动。所以我很喜欢她,很享受跟她在一起工作的时光。

您与她在公车里的感情戏情绪非常饱满,听说您跟她一起散步聊天来帮助她入戏,您是怎样把这样一种心情迅速传递给他的?

对于一个职业演员其实不需要假戏真做,只要找到对方的节奏就好了。正巧小爱跟我说她一直都很喜欢看垚丝男士,对我的表演节奏比较熟悉。所以她很快就融入到我们电影的体系当中了。

电影里像这种需要酝酿感情的戏份其实很多,您是怎样把自己的感情激发出来的?

还好,我觉得通过与不同的导演的合作掌握了一些表演的理论的方法,所以从煎饼侠到现在很多的导演的帮助让我能够有自信去演一个有感情的戏,在这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次和乔杉也有不少暧昧的戏份,捆绑啊 鸳鸯浴啊,这次跟他演戏有什么新的感受吗?

杉子现实生活中更好笑,喜剧演员有两种,一种是和现实生活有着鲜明的反差,比如我和范伟老师,在私下里我们都特别的害羞,在镜头前却可以做很多疯狂的事。杉子是表里如一的另一种喜剧演员,他私底下也很好笑,所以跟他在一起会让人特别开心,一起唱歌,一起聊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所以和乔杉一起拍戏非常的轻松,很快就拍完了。我一直非常欣赏他,他的未来是可以很成气候的大演员。

未来希望尝试一切有趣的东西 您觉得一部喜剧是靠什么来征服观众的呢?

喜剧嘛,肯定是要让人特别开心,让观众笑个不停。选择在暑期档这样一个竞争很激烈的档期, “喜”的含金量一定要高。我想喜剧的最主要的元素肯定还是“喜”,同时很多喜剧忽略了另外一个字“剧”, 《父子雄兵》就很强调剧情,是真正在剧情当中因为人物的故事而发生的喜剧。

这次拍戏您吃了不少苦,对您来说现在都是个阴影吧?

对,终于都过去了,我之前拍过很多的动作戏,煎饼侠的时候跟尚格云顿打,徐克老爷的奇门遁甲也是全程在打,打了四个月,但是这一次确实格外的辛苦,因为在拍徐克电影的时候那种打是飘着的打,这种打是实打实的打。为了追求更真实的效果,我们在现场都是真打,包括吊起来以及浇水泥,从视觉上让观众感觉到主角的危机。看了剪辑之后我觉得这些吃过的苦都是值得的,只要是角色需要其实都可以做,这是演员的本分。我觉得这个不需要放大去讲,是这个职业最基本的一个标配,而不是高配。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只是现在做的人少了,就显得很珍贵。 所以不用说拍戏的那些苦那些累,因为每一部戏的每一个演员,大大小小的角色都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值得。

其实很多戏您都是不带护具,像被汽油桶砸等等,这些有没有给您造成一下身体上的危害呢?

没事,大家放心,我现在活灵活现的,活蹦乱跳的。

您觉得哪场戏是最难熬的?

被灌水泥那场最难熬的,拍摄的时候本来没有想会那么痛苦,剧本里写浇到脚脖子,最后直接浇到了脖子。我觉得一定要让大家感觉到危机,到脚脖子没劲,所以就弄个浴缸整个都倒在身上,但没想到道具水泥杀伤力会那么大,身上接触到的地方都被灼伤了,拍摄的过程一直到杀青疤都没好。

我们也知道您稍微有些恐高,这一部戏的很多的高空场景,您是怎么克服的?

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作为一个职业的演员,其实你不用克服只能面对,应该做的。

作为一个同样经历过北漂的演员,您对范小兵这种耍小聪明不走正路的年轻人怎么看?

我不觉得小兵没走正路,我们不能以自己的标准去评判别人的生活,生活当中可能有很多我们不理解的人,他们那么做是因为他们坚信自己那么做是正确的, 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去评判别人的路是不是正确的。我觉得中国人喜欢影响别人,喜欢被别人影响,喜欢听别人怎么讲,然后做自己的判断,但是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这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所以我们不评价别人的生活也不评价别人的选择,当你对得起自己选择的时候就是问心无愧的,我相信无论别人怎么去看范小兵这个角色,在他自己的认知范围内他都觉得自己是努力而且坚持的。所有北漂的人们,希望大家能够坚持应该坚持的,不要太在乎其他人对你的指点和评价,能够到达最后你希望的目的地。

您对未来规划是一直走喜剧路线?

我希望创造有趣的东西,它不一定仅仅是喜剧,一切有趣的我都愿意去尝试,甚至纪录片。

名气越来越大 心理上恐高 你现在还在为是否是屌丝身份而困惑?

我没办法摆脱这个关联,你已经被大家定位为这个群体,我乐在其中,我依靠自己的努力让大家改变这个看法。但每当大家在网络上搜索垚丝这个词的时候,还是会首先搜到我,因为我拍了一个网剧叫《 丝男士》。

其实这也是很多人担心的,你的很多作品是站在普通人的立场上,触摸到了他们的笑点和痛点,有人担心你越来越红,是否还能这么接草根的地气,你自己觉得呢?

卓别林、憨豆、赵本山、周星驰,他们经典的角色都 是小人物。那时候没有垚丝这个词,如果有的话,周新驰也是小人物,他们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我会坚持去拍摄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当然有的艺术大师负责站在一定高度引领大家,这是社会需要,但有一部分人只负责大众审美取向,我就是后者,我来自于一个特别平凡的家庭,到现在我的生长环境都是这样的,我倒是不担心,因为它并不是随着你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的变化就会改变,我只能拍这些东西。

你天生恐高,这是生理上的,现在名气越来越大,有没有一种心理上的恐高?

有,一直都有。(怕什么呢?)不是怕什么,就是大家的热情就扑面而来,我很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状态,我自己待在哪都行,但是只要我一出门就会被人认出来,他们就会很热情地找你签名、合影什么的,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有的时候你没洗头,没洗脸,然后他们说,来来照相照相,你要拒绝了人家会觉得你装,你要不拒绝吧,真的不好看。

很多人把你当做励志典型,你怎么看待自己的成功?

我是一个没有什么目的性的人,所以从最开始出发一直到现在,你如果问我明天做什么,我很难告诉你。我从04年到达北京就没有想过未来我应该做什么,我只是把手头这件事做好,明天自然就来,所有的机会取决于你今天给自己争取了多少。我是不信奉速度的一个人,我信奉的是方向。我做网络视频到现在做了十几年,在过去的可能十年别人都不知道我是谁,直到最近的两三年你们才知道有一个人叫大鹏的,他拍了一个什么东西。你在产生质量变化的时候,你一定要经历一些数量的积累。所以当很多人在数量积累的阶段,其实他们就已经放弃了,或者是觉得好苦,或者我看不到明天我换一条路吧,结果到最后什么都不行。所以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一件事儿是比较重要的。

《父子雄兵》大鹏范伟“父子冤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