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前平颗粒治疗糖尿病前期人群临床研究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目次 -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内含全文PDF和增强文件

王兴涌1,许美玲 2

1.泰安市中医二院,山东 泰安 271000;2.泰安市泰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山东 泰安 271000摘要:目的 观察糖前平颗粒治疗糖尿病前期人群的临床疗效。方法 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140 例糖尿病前期患者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 70 例。2 组均行饮食、运动等生活方式干预及健康宣教。对照组予盐酸二甲双胍肠溶片,每次 0.25 g,每日 3次,口服。治疗组在对照组基础上予糖前平颗粒,每日1剂,每日2次,口服。均连续治疗3个月。评价2组临床疗效,观察中医症状积分,血糖、血脂水平及转归。结果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 89.9%(62/69),对照组为 58.8%(40/68),治疗组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本

组治疗前比较,2 组治疗后中医症状积分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 组治疗后比较,治疗组

中医症状积分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本组治疗前比较,2组治疗后空腹血糖(FBG)、

糖化血红蛋白(HbA1c)、总胆固醇(TC)、三酰甘油(TG)、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及空腹胰岛素(FINS)、

胰岛素抵抗指数(HOMA-IR)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组治疗后比较,治疗组FBG、TC

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治疗后糖尿病前期逆转率、糖尿病新发率优于对照组

(P<0.05)。结论 糖前平颗粒干预糖尿病前期患者疗效显著,可有效预防糖尿病发生。关键词:糖尿病前期;糖前平颗粒;临床疗效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09.007

中图分类号:R259.8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9-0026-05

Clinical Study on Tangqianping Granules in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Pre-diabetes

WANG Xing-yong, XU Mei-ling

1. The Second TCM Hospital of Taian, Taian 271000, China;

2. Taishan District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aian 271000, China

Abstracts: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Tangqianping Granules in th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pre-diabetes. Methods Totally 140 patients with pre-diabetes were divided into treatment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through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with 70 cases in each group. Both groups had lifestyle intervention and health education, such as diet and exercise.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metformin hydrochloride enteric-coated tablets, 0.25 g per time, three times a day, orally.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treated with Tangqianping Granules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one dosage per day, twice a day, orally. The treatment course for both groups were 3 months. Clinical efficacy of both groups were evaluated. TCM symptom scores, blood glucose, lipid level and prognosis were observed. Results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was 89.9% (62/69) in the treatment group and

58.8% (40/68)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bett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0.05). Compared with before treatment, TCM symptom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after treatment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0.05). After treatment, TCM symptom scores in the treatment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0.05). Compared with before treatment, fasting blood glucose (FBG), glycosylated hemoglobin (HbA1c), total cholesterol (TC), triglyceride (TG), low-density lipoprotein cholesterol (LDL-C), fasting insulin (FINS),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dex (HOMA-IR) decreased after treatment in both groups,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0.05). After treatment, the levels of FBG and TC in the treatment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with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P<0.05). The rate of reversal of pre-diabetes and the incidence of new diabetes after treatment in the treatment group were bett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P<0.05). Conclusion Intervention of Tangqianping Granules in the pre-diabetic population has significant clinical efficacy, which can effectively prevent the occurrence of diabetes.

Keywords: pre-diabetes; Tangqianping Granules; clinical efficacy

糖尿病前期,即糖调节受损,临床表现为空腹血糖受损(IFG)或葡萄糖耐量减低(IGT)及二者的合

并状态[1]。在中医“治未病”中属糖尿病“未病”阶

段,是介于糖尿病和健康状态的中间状态。2016年,国际糖尿病联盟(IDF)发布了第 7 版全球糖尿病地图,报告显示,当时全球有4.15 亿糖尿病患者,预计到 2040年,糖尿病患者将达到 6.42 亿,2015 年有近

500 万人死于糖尿病及其并发症[2]。因此,积极干预糖尿病前期对预防糖尿病有重要意义。笔者采用糖前平颗粒干预糖尿病前期人群,观察其血糖、血脂水平及转归,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5 年6月-2017年10月泰安市中医二院预防保健科、内科门诊糖尿病前期人群140 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 70 例。治疗组男 36 例,女 34 例;年龄 23~64 岁,平均(43.7±5.8)岁。对照组男 38 例,女 32 例;年龄 25~65 岁,平

均(42.9±6.1)岁。2 组年龄、性别、中医症状积分

及生化指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泰安市中医二院医学伦理委员会

审批(TSZY2014032)。

1.2 西医诊断标准

[3]

参照《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 制定西医诊

断标准。①IFG:空腹血糖(FBG)≥6.1 mmol/L

但<7.0 mmol/L 且糖负荷后 2 h 血糖( 2 h PG)<

7.8 mmol/L。②IGT:2 h PG≥7.8 mmol/L 但<11.1 mmol/L且FBG<7.0 mmol/L。符合①或②即可诊断。

1.3 中医辨证标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4]并结合临床制定脾虚痰湿瘀滞证辨证标准。主症:形体肥胖、神疲乏力、口渴不欲饮、头身困重。次症:倦怠懒言、脘腹胀满、口中黏腻、心胸烦闷、纳呆便溏或大便失调。舌脉:舌质淡胖、边有齿痕或瘀斑、瘀点,苔薄白或腻,脉弦滑或濡滑。具备以上主症 2项,次症2项,参考舌脉,即可辨证。

1.4 纳入标准①符合上述西医诊断标准及中医辨证标准者; ②年龄 23~65 岁,性别不限;③自愿接受本试验且依从性较好者;④获取本临床试验知情同意书的全程符合 GCP要求,并签订知情同意书。

1.5 排除标准①合并心、肝、肾等急慢性并发症,精神病患者; ②明确诊断糖尿病者或正在应用口服降糖药治疗者; ③准备妊娠或处于妊娠期、哺乳期妇女;④对本试验药物过敏者;⑤试验资料不全,或未按规定治疗者。

1.6 治疗方法

2 组受试者均进行生活方式健康指导,包括合理饮食、规律运动和控制体质量。饮食宜限制脂肪摄入,食物多样化,营养均衡,摄入适量优质蛋白质,根据体质量和劳动强度不同,每日摄入热量控制在25~

30 kcal/kg。运动依据受试者的年龄、性别、生活方式等制定个体化运动方案,每日至少坚持30 min 中等强度有氧运动,如快走、慢跑、游泳、太极拳、八段锦。建立糖尿病前期人群俱乐部,由糖尿病专家定期开展健康宣传教育和系统讲座。

治疗组予糖前平颗粒(黄芪20 g、党参 15 g、苍术 9 g、山药 15 g、丹参 12 g、葛根 15 g、姜半夏 9 g、鬼箭羽 12 g、柴胡 9 g、玉米须 15 g、黄连 9 g,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免煎配方颗粒),每日 1 剂,每日 2次,口服。

对照组予二甲双胍肠溶片(贵州天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批号 20141217),每次 0.25 g,每日 3 次,口服。

2组均连续治疗3个月。

1.7 观察指标

1.7.1 中医症状积分

参照《24 个专业 105 个病种中医诊疗方案》[5]制定中医症状评分表。根据症状无、轻、中、重程度,主症分别计 0、2、4、6 分,次症分别计 0、1、2、3分。各项症状得分之和为中医症状积分。

1.7.2 体质量、身高、腰围、臀围于治疗前后测量受试者体质量、身高、腰围、臀围,计算体质量指数(BMI)及腰臀比。

1.7.3 实验室指标

采用日立 7180 全自动生化仪于治疗前后及治疗期间每 2 周测定 FBG,治疗前后检测糖化血红蛋白

(HbA1c)、总胆固醇(TC)、三酰甘油(TG)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治疗前后采用放免法检测空腹胰岛素(FINS),并计算胰岛素抵抗指数(HOMA-IR)。

1.7.4 安全性指标于治疗前后检查一般体检项目,血、尿、便常规,肝肾功能和心电图。

1.8 疗效标准

参照《24 个专业 105 个病种中医诊疗方案》[5]制定疗效标准。显效:中医临床症状及体征明显改善,

症状积分减分率≥70%;有效:中医临床症状及体征

均有好转,症状积分减分率≥30%但<70%;无效:中医临床症状及体征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症状积

分减分率<30%。基于上述糖尿病前期的诊断标准,根据 FBG 及

2 h PG进行糖尿病前期转归判定。

1.9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18.0 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计量资料以x±s 表示,组间比较采用 t

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临床疗效比较治疗组总有效率为 89.9%(62/69),对照组为

58.8%(40/68),治疗组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

意义(P<0.05)。见表 1。 2.2 2组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2 组中医症状积分明显降低

(P<0.05);2 组治疗后比较,治疗组中医症状积分

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6 2组糖尿病前期转归比较

2 组治疗后糖尿病前期逆转率、糖尿病新发率

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P<0.01)。见表 6。

2.3 2组治疗前后体质量指数、腰臀比比较

2组治疗后BMI、腰臀比有降低趋势,差异无统

计学意义(P>0.05);2 组治疗后 BMI、腰臀比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 2组治疗前后空腹胰岛素、胰岛素抵抗指数比较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2组治疗后 FINS、HOMA-IR

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 组治疗

后比较,2组 FINS、HOMA-IR 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

义(P>0.05)。见表 4。

2.5 2组治疗前后血脂、血糖水平比较

与本组治疗前比较,2组治疗后 FBG、HbA1c、TC、TG、LDL-C水平明显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2 组治疗后比较,治疗组FBG、TC 水平

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5。—

2.7不良反应

治疗组1例因恶心、腹胀自愿中途退出,对照组

1 例未按规定服药中途退出,1 例失访,余受试者

在临床试验过程中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2 组治疗前后血、尿、便常规,心电图和肝、肾功能均未见异常。

3 讨论

有研究表明,2015 年我国成人糖尿病患者约

1.096 亿,且糖尿病前期患者近 5 亿,相关医疗费用

约 510 亿美元[6]。著名的“大庆研究”对糖尿病前期人群进行长达 20 年的跟踪随访,发现未进行干预的糖尿病前期人群中有 92.8%最终发展为 2 型糖尿病[7]。因此,早期干预糖尿病前期至关重要。近年来,中医药在防止或延缓糖尿病方面取得了一定优势,已成为治疗糖尿病前期的重要方法之一。本研究将中医辨证论治、西医辨病与“治未病”理论三者结合,着眼于“未病先防”,从糖尿病前期阶段入手,提前干预中医病机转化,阻断或延缓本病向糖尿病发展。

糖尿病前期属中医学“脾瘅”范畴。“脾瘅”首见于《素问•奇病论篇》。《灵枢•本脏》“脾脆则善病消瘅”,即指出脾虚与本病发病密切相关。《素问•痹论篇》有“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素问•奇病论篇》云:“此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此外,情志不遂亦可致脾瘅,《临证指南医案•三消》认为“心境愁郁,内火自燃,乃消症大病”。临床中脾瘅患者大多不伴有形体消瘦、盗汗失眠等阴虚燥热证候,多数患者伴有肥胖、倦怠乏力、头身困重、口中黏腻等脾虚痰湿证候。因此,笔者认为本病是由多种病因导致脾气亏虚,健运失司,水谷精微运化失常,精微物质不能正常濡养机体,反停聚于体内,致使气机不利,气血津液运行不畅,进而形成水湿、痰浊、瘀血等病理产物,三者常相互交阻、互相影响,共同阻碍精微物质的输布和代谢,最终导致脾瘅发生与进展。本病涉及脾、胃、肝、肾,尤与脾密切相关。肝为刚脏,喜条达而恶抑郁,若平素情志不舒,致肝气郁滞,肝木乘克脾土;或思虑过度伤脾,均可致脾虚不能运化。临床上血糖、血脂代谢紊乱即是脾气散精功能失职的主要表现。

本病主要病机为脾虚痰湿内蕴、瘀血阻滞,证属本虚标实。本虚为脾虚,标实为水湿、痰浊、瘀血。治疗宜扶正祛邪、标本兼治,以健脾益气、化痰祛湿、疏肝活血为基本治则。糖前平颗粒中黄芪健脾益气升阳,党参补脾益气养胃、健运中气,山药补脾固精、益气养阴,三药共为君药,健脾益气,以复后天运化之职。苍术燥湿健脾,有“敛脾精,止漏浊”之功;姜半夏性温,功专燥湿化痰;葛根与丹参、鬼箭羽相伍,生津止渴、祛瘀生新;柴胡既能行气疏肝解郁、升提中气,又可寓补于通,使补而不滞。上药共为臣药。佐以玉米须渗湿健脾,利水消肿;黄连清热燥湿,以防后期出现燥热伤阴,同时与姜半夏配伍,辛开苦降、一升一降,以恢复中焦气机升降功能。诸药合用,共奏健脾益气、化痰祛湿、疏肝活血之功,全方标本 同治,补中有泻,泻中有补,使脾虚得补,痰湿得化,瘀滞得消,全身气血津液调达,机体自然康复。

现代医学认为,糖尿病前期由多种因素共同导致,包括遗传因素、环境因素、胰岛β细胞功能障碍、

胰岛素抵抗、肥胖等[8]。有研究认为,胰岛素抵抗是糖尿病前期的重要发病机制,随着IRI 的增加,糖尿

病前期的发病率明显增加[9]。现代药理研究表明,黄芪、党参、黄连、山药、鬼箭羽、柴胡、玉米须和半夏均有良好的降低血脂和控制体质量的作用;党参、苍术、葛根、玉米须、鬼箭羽、丹参、黄连可降低血糖,黄连中小檗碱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起到调控糖

脂代谢、改善胰岛素抵抗的作用[10]。

美国糖尿病 DPP/DPPOS 试验结果表明,与生活方式干预相比,二甲双胍能有效降低糖尿病前期发展

为糖尿病的发生率[11]。2013 年,IDF 发布的2型糖尿病指南推荐,预防糖尿病最好起始生活方式干预,但对于 IFG、年龄<65岁的肥胖人群,可予二甲双胍干

预[12]。同时指出,对生活方式干预后不能有效控制血糖的糖尿病前期患者,建议给予二甲双胍。故本研究采用二甲双胍肠溶片作为对照,所纳入观察病例均有积极预防糖尿病的意愿、有较好的治疗依从性,并自愿接受二甲双胍干预治疗,同时有条件按照医嘱定期接受糖脂代谢等指标的评估。

本研究显示,2组治疗后 FINS、HOMA-IR 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但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提示糖前平颗粒和二甲双胍肠溶片在改善胰岛素抵抗和降低 FINS 方面作用相当。本研究发现,2 组治疗后 BMI、腰臀比降低,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可能与样本量小、观察时间较短有关。

综上所述,糖前平颗粒可有效降低血脂、血糖水平,提高糖尿病前期的逆转率,降低糖尿病的新发率,改善胰岛素抵抗及症状体征,从而逆转糖尿病前期阶段,有效预防2型糖尿病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吴春,徐寒松.糖尿病前期的中医辨证施治[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2012,18(7):316-318.

[2] 吴佳玲,程康耀,吕伟波.自我血糖监测的国内外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

进展[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7,34(21):35-39.

[3] 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国 2 型糖尿病防治指南[J].中国糖尿病

杂志,2012,20(1):1-37.

[4] 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

出版社,2002:233-235.

[5]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4 个专业 105 个病种中医诊疗方案[M].北京:中

国中医药出版社,2011:216-217.

[6] 逄冰,赵锡艳,林轶群,等.近 10 年中医药治疗糖尿病前期的文献计量

分析[J].河北中医,2017,39(3):444-448.

[7] 张晟,程雯.糖尿病前期人群的中医药干预现状[J].心理医生,2017,

23(34):331-333.

[8] RAMIREZ C E, NIAN H, YU C, et al. Treatment with sildenafil improves insulin sensitivity in prediabetes :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5,100(12) :

4533-4540.

[9] KATAYAMA H, TACHIBANA D, HAMURO A, et al. Sustained decrease of early-phase insulin secretion in Japanese women with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who developed impaired glucose tolerance and impaired fasting glucose postpartum[J]. Jpn Clin

Med,2015,6:35-39.

[10] 李骋,何金枝,周学东,等.黄连素调控胰岛素抵抗相关 2 型糖尿病的

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17,42(12):2254-2260.

[11] 王娟,顾红霞,陆帅,等.糖尿病前期患者不同干预手段的疗效观

察[J].山西医药杂志,2017,46(2):170-173.

[12] 母义明,纪立农,宁光,等.二甲双胍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6 年

版)[J].中国糖尿病杂志,2016,24(10):871-884.

(收稿日期:2018-04-04)

(修回日期:2018-04-24;编辑:季巍巍)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0.05,**P<0.01;与对照组治疗后比较,△P<0.05

注:与本组治疗前比较,*P<0.0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